用好三支箭,拓寬民營企業融資途徑

沒有融資就談不上貴。對很多民營企業而言,相比融資貴來說,解決融資難更為緊迫。如果過度地關注融資成本而忽略融資可得性,會破壞金融機構的風險定價的自主權,形成逆向刺激,導致金融機構不敢貸、不願貸,反而加劇融資難。只有在保證融資可得性的前提下,給金融機構適當的風險補償,增強金融機構的內在激勵,才能形成服務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長效機制。

把融資難的問題解決了,再繃著「商業可持續」的弦,著力解決融資貴的問題。除人民銀行和金融系統外,有關部門將在減稅降費、強化融資擔保、財政貼息、優化信用體系等方面,積極出台政策措施,加大支持力度,切實降低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人民銀行在幫助解決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融資困難方面,做了哪些工作?人民銀行下一步有何計劃?」

「‘三支箭’已離弦 直擊融資主管道」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從宏觀上營造了一個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環境,使流動性合理充裕。人民銀行年內四次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共釋放流動性約4萬億元,對沖部分中期借貸便利後,淨釋放流動性2.3萬億元。在金融政策方面,人民銀行還聯合多個部門發文,從貨幣政策、監管考核、內部管理、財稅激勵、優化環境等方面提出了具體措施。

截至9月末,普惠口徑小微貸款餘額7.73萬億元,同比增長18.1%,前三季度新增9595億元,增量相當於去年全年水平的1.6倍。截至8月末小微客戶授信1570萬戶,比上年末增長18.5%。

目前,貨幣「池子」裡的水很多,但需要讓資金流到「缺水」的民營企業手裡。為此,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部門,從債券、信貸、股權三個融資主管道,採取「三支箭」的政策組合,支持民營企業拓寬融資途徑。

第一支箭——信貸支持。人民銀行對商業銀行的宏觀審慎評估(MPA)中新增專項指標,鼓勵金融機構增加民營企業信貸投放,並通過貨幣信貸政策工具為金融機構提供長期、成本適度的信貸資金。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增加再貸款、再貼現額度3000億元,是歷年來額度增加最多的一年;自三季度起下調了支小再貸款利率0.5個百分點,適當放寬了支小再貸款申請條件。如果將來額度用完,人民銀行還可以應市場需求再增加額度。

第二支箭——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10月2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由人民銀行運用再貸款提供部分初始資金,由專業機構進行市場化運作,通過出售信用風險緩釋工具、擔保增信等多種方式,為經營正常、流動性遇到暫時困難的民營企業發展提供增信支持。

目前,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已經開始試點運作。前不久,浙江榮盛、紅獅集團、寧波富邦等三家民營企業,通過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募集資金19億元。三只債券認購倍數均超過2倍,遠高於今年以來民企發行債券1.24倍的平均認購倍數。

下一步,人民銀行將進一步擴大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試點,目前已有30家民企正抓緊準備債務融資工具的發行工作。

第三支箭——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今年以來,受股票市場持續下跌影響,部分民營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由於股票質押比例較高,面臨平倉風險,有必要對金融市場的非理性預期和行為進行引導。

為此,人民銀行正在推動由符合規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證券公司、商業銀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等機構,發起設立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由人民銀行提供初始引導資金,帶動金融機構、社會資本共同參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為出現資金困難的民營企業提供階段性的股權融資支持。

「央行在制定和執行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政策措施時,如何防止出現一些初衷是好的政策產生相反作用的情況?」

「關注政策效應疊加 執行避免‘一刀切’」

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慮不周、缺乏協調、執行偏離,強監管政策效應疊加,導致了一定的信用緊縮,加大了民營企業融資困難。近期,人民銀行會同相關部門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的政策措施,在政策制定和執行過程中,要吸取相關經驗教訓,把握好結構性去杠桿和強監管、穩增長的平衡性。

今後,在制定政策過程中,人民銀行將注重實地調研,充分聽取民營企業和金融機構的意見;對需穩妥實施的政策,採取先試點再推廣的方式;對利於長遠的規範措施,設置合理的過渡期,避免「一刀切」,便於企業適應調整。

同時,人民銀行將加強與各部門的溝通與協調,統籌好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金融監管政策,既要防止「運動式」收緊,也要防止「運動式」放鬆;要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防止行政干預和道德風險;注重加強市場溝通和政策解讀,及時回應市場關切,使市場主體形成穩定預期;抓好已出台政策的貫徹落實,讓民營企業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近期,金融委辦公室正牽頭開展深化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實地督導檢查,對相關部門、金融機構和地方政府落實政策的情況進行督導,推動解決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中存在的堵點、梗阻和瓶頸問題,切實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打通「最後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