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殺手!「一枝黃花」滅了滿山鮮花

說起「一枝黃花」,可能很多人都不了解,但說起入侵性植被,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它的來歷。在碟子湖大道與文化大道交會處附近,有一塊未開發的土地,這裡原本種滿了各種美麗的鮮花,然而今年下半年開始,這裡卻被入侵植被「一枝黃花」占領,以前的鮮花已不見蹤影。

【市民反映】

滿山鮮花變野花無人管

昨日,市民胡先生向本報來電反映稱,他每天從新建區經由文化大道前往紅谷灘新區上班。近段時間,文化大道與碟子湖大道交會處的山丘上出現了大量黃色鮮花,這些黃色鮮花所到之處,周邊的綠植和其他花卉都消失殆盡。

「慢慢地,我發現其他地方也出現了這種黃花,而且不到一個月,整座山丘上已經布滿這種鮮花。根本找不到其他植被的影子,後來才知道這就是之前泛濫成災的入侵植被‘一枝黃花’。」胡先生向記者說道,雖然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但一直沒有相關工作人員來處理這些「一枝黃花」,之前種植的花卉也已枯死。

【現場調查】

「一枝黃花」泛濫成災

昨日上午,記者來到文化大道與碟子湖大道交會處西北面的空地上,這片空地內有一個小山丘。山丘上漫山遍野都是黃色的花,一陣風吹來,遠遠望去猶如一片水稻。隨後,記者試圖走上這座山丘,發現山丘上最高的「一枝黃花」比人還要高,高度近2米。除了「一枝黃花」,這裡的其他植被均出現了枯黃現象,有的枯了一半,有的則已枯黃,甚至枯死。

記者了解到,這處山丘在2017年時種植了大量鮮花供市民觀賞,不少人到此處拍照取景,一時間成為市民「打卡」勝地。然而時過境遷,此處如今變成了「一枝黃花」泛濫成災之地,其他鮮花都被「一枝黃花」擠占得沒有立足之地。據了解,「一枝黃花」的繁殖能力非常強大,一株花就能產生2萬多粒種子,隨風飄散的種子能隨處播種生長,因此傳播速度快,生長優勢明顯,生態適應性廣闊,與周圍植物爭陽光、爭肥料,直至其他植物死亡。可謂黃花過處寸草不生,被稱為「生態殺手」、「霸王花」。

【部門說法】

市園林局:失管土地容易造成植被入侵

記者就此事找到了南昌市園林局科研所的鄧書記,鄧書記表示,這主要是涉及土地管理問題,目前我市不少土地屬於失管狀態,這些土地的原始植被已遭破壞,但是後期由於沒有開發、也沒人管,就變成了荒地,很容易造成植被入侵。

「‘一枝黃花’的種子就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容易飄散,但是在城區範圍內還是屬地管理,相關部門只要進行局部控制就可以消除隱患。只要控制這種入侵植被不進入山區及生態敏感區,就可避免造成生態災害。」鄧書記說道。

紅谷灘交通局:會聯繫沙井街辦拔除

記者了解到,「一枝黃花」這種入侵性植被由農業部門管理,而紅谷灘新區對接市農業局相關工作的單位是紅谷灘交通局。記者就此事找到了紅谷灘交通局羅富春主任,羅主任告訴記者,「一枝黃花」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主要由紅谷灘交通局聯繫相關部門處理。

「我們會聯繫沙井街辦相關部門對‘一枝黃花’進行拔除處理,處理後再向媒體反饋。」羅主任說道。

沙井街辦市容所:具體情況先找紅谷灘城管局

隨後,記者聯繫了沙井街辦市容所鄧副所長。他表示,去年沙井街辦市容所的確在這塊空地的山丘上播撒了很多鮮花種子。既然是沙井街辦市容所播撒的種子,為何沒有進行日常管理?為何任由「一枝黃花」肆意生長?對此,鄧副所長稱,具體情況還是要先找紅谷灘新區城管局反映。

紅谷灘城管局:此處屬沙井街辦市容所管理

記者又找到紅谷灘城管局陶姓工作人員,對方表示此處屬於沙井街辦市容所的管理範圍。他會聯繫鄧副所長,再由市容所對「一枝黃花」進行處理。昨日下午,記者又多次撥打鄧副所長的電話,其中1次被掛斷,其餘4次均未接聽。

【專家釋疑】

「一枝黃花」為惡性

外來入侵雜草

究竟「一枝黃花」為何物?江西農業大學植物學的季春峰博士告訴記者,「一枝黃花」是一種來自於北美加拿大的菊類植被,也被稱為「加拿大一枝黃花」,原先引入大陸的最初用途是用於花店裝飾。但是由於其種子可以在空氣中傳播,因此傳播和生長能力非常強,在大陸華東地區十分普遍。這個原產於北美加拿大的植物,自從引進大陸後,展現出巨大繁殖能力,雖然有一定藥用作用,但其所到之處,其他植被均無生存之地。因此,全國各地尤其是南方城市,都會對「一枝黃花」進行定期清除。

「這些植被所在的地方,搶占了本地植物的生存空間,是一種惡性外來入侵雜草。如果土壤上的植被不能快速適應環境,就會被‘一枝黃花’所替代,產生枯黃枯死的現象。因此,園林方面應該在設置綠化的時候,多種植本地植物,這樣就能降低被‘一枝黃花’取代的概率,或者直接對其進行拔除。碟子湖大道周邊一直都存在這樣的入侵植被,需要進行處理。」季博士說道。

【記者手記】

每年10月,「一枝黃花」進入花期便開始向四周蔓延,相關責任部門已不是第一年處置「一枝黃花」。然而,位於紅谷灘新區主幹道路旁空地上大片的「一枝黃花」,為何遲遲沒有得到處理?直到記者介入之後,才表態會聯繫相關責任部門處理?

沙井街辦市容所在2017年播撒鮮花種子種得滿山鮮花之後,為何沒有對其進行日常管理,任其自生自滅直至被「一枝黃花」啃噬殆盡?日常監管和處理措施在哪裡?在記者採訪表明來意之後,對方還推諉先去找其他部門了解情況,如此工作態度和處理問題的方式實在讓人難以理解,相關部門究竟是怕作為還是假作為?本報將繼續關注此事的後續整改情況。

南昌晚報全媒體首席記者 萬珺 文 馬悅 圖 見習記者 熊錦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