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督察掀起「綠色風暴」

環保督察掀起「綠色風暴」
地方官員戴上環保「緊箍」 整改落實到百姓家門口

歷時數月的第一批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陸續揭開了各地環保整改的面紗。

「一些地方和部門推動整改態度不堅決、在處理髮展與保護關係時態度仍不夠堅決、出現虛假整改、表面整改、敷衍整改的情況……」督察組的督察意見言辭犀利,直指環保整改存在的問題。

今年5月30日至7月7日,6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分別對河北、河南,內蒙古、寧夏等10個省(區)開展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並同步安排相關領域環境保護專項督察。從10月16日開始,各督察組陸續向相關省(區)反饋「回頭看」和專項督察意見。

中央環保督察自2016年啟動,兩年來,被稱為「環保欽差」的督察組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了環境整改的「綠色風暴」。

從1978年新中國第一次在憲法中對環境保護作出「國家保護環境和自然資源,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的規定,到如今中央環保督察制度的確立,改革開放40年來,大陸環保力度不斷加強,建設美麗中國的腳步堅定地向前邁進。

從查企轉為督政

中央環保督察的出現被稱為中國環境監管模式的一次變革,從查企轉為督政,環保的主體責任落實到黨政部門,地方官員戴上了環保「緊箍」。

長期以來,環保治理通常把責任歸咎於企業,黨政主管幹部不當干預環境保護的事件時有發生。有關部門次次查,企業表面改,「一陣風」式整改成為通病。有些地方政府甚至為了當地GDP縱容或者以觀望態度對待污染企業。

在某種意義上,中央環保督察的產生就是為了斬斷「黑色GDP」的錯誤做法和思維,將督察對象定位為省區市黨委和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並下沉至部分地市級黨委政府部門,強調「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地方黨委與政府一道接受監督。尤為重要的是,督察結果成為主管幹部考核評價任免的重要依據。

這一制度直接推動了環保工作的改變,從省委、省政府到市委、市政府再到村縣一級,環保成為主管幹部的重要工作。河南安陽市一位分管環保的市委主管坦言,環保是當前的重要工作,經常通宵加班盯著環保數據。

通過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和「回頭看」督察,壓力層層傳導,地方政府緊盯企業整改已成為常態。

與此同時,中央環保督察的頂層設計不斷完善。2017年,中辦、國辦印發《主管幹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規定(試行)》,規定主管幹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主管要離任要先過「生態關」。今年6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又發布《關於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將「全面加強黨對生態環境保護的主管」獨立成章,並且強調生態環境保護出了問題,首先要問責省、市、縣委書記,問責省、市、縣長。同年,生態環境部新成立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生態環保督察工作進一步升級完善。中央環保督察常態化格局基本形成。

數據顯示,2016年啟動的第一輪督察共約談黨政主管幹部18448人,問責18199人。此次「回頭看」共立案偵查543件,行政和刑事拘留610人;約談3695人,問責6219人。

問責手段越來越嚴厲,倒逼著地方政府更加重視環保、積極整改。曾被稱為「最嚴環保問責風暴」的祁連山事件,就給地方政府狠狠地敲響了警鐘。

長期以來,祁連山局部生態破壞問題十分突出,經過中央督察組的專項督察後,祁連山生態環境的問題清單被公之於眾。甘肅省218名主管幹部被問責處理,其中3名副省級、6名正廳級官員受到處分,4名正廳級官員被行政撤職。

嚴肅問責之下,當地環保整改提速。張掖市把祁連山生態環境問題整改整治作為「一號工程」,每個市級主管負責5~8項問題整改。高壓之下,一批長期懸而未決的生態問題迎刃而解。整改1年後,祁連山生態得到有效恢復。

倒逼地方優化產業結構

改革開放40年來,大陸經濟發展成為世界矚目,但同時也埋下一些生態隱患。如何處理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係,越來越被重視。中央給出的「答案」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在「回頭看」督察意見中,多省市存在的保護與發展問題不斷被提及:寧夏在處理髮展與保護關係時只算小帳,不算大帳,自治區經信委將生態環境保護視為工業增長的負擔;廣西林業廳擬將保護區面積平均減少46%,還支持相關地市將43處采礦區、探礦區和風電開發等項目以「開天窗」等方式調出自然保護區,一旦通過,必將造成有關自然保護區支離破碎……

這些保護與發展的問題被一一列出,也在不斷倒逼和督促各地加快調整產業結構。

對此,江蘇徐州某鋼鐵廠的一名負責人深有感觸。10年前,徐州市招商引資,從事鋼鐵產業的他在市區周邊蓋廠,度過了「平穩」發展的幾年。直到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開始,鋼鐵廠不斷接受整改。

該負責人坦言,過去幾年,鋼鐵生產過程的確對環境存在很大危害,露天環境下生產,廢氣大量排放。中央環保督察開始後,地方政府陸續向企業下發整改要求。為了達到要求,廠區投入了上千萬元,「現在看,這些確實該做」。他說。

內蒙古科爾沁草原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就進行煤礦開采,40多年來,礦區累計占用草原面積超過10萬畝,曾經碧綠的草原被挖出兩個深度超百米、面積逾50平方公里的大坑。類似這樣粗獷式破壞生態環境換取經濟的發展模式,一度是內蒙古的常態。

隨著中央環保督察開展,一系列生態問題被挖出,內蒙古加快調整產業結構,走可持續的經濟發展道路。近年來,呼和浩特、鄂爾多斯等盟市陸續引進高新技術產業,成立大數據中心,發展新動能。

將整改落實到百姓家門口

對於老百姓來說,「家門口的環境」是否改善,是評判環保工作做得好不好的直接標準。為此,中央環保督察和「回頭看」督察始終把工作重點聚焦群眾舉報,推動解決懸而未決的問題。

在「回頭看」期間,督察組受理了37640件群眾生態環境問題舉報,並且已基本辦結,共責令整改28407家,立案處罰7375家,罰款7.1億元,推動解決了3萬多件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

2016年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廣東期間,督察組曾接到群眾投訴,揭陽市揭東區桂嶺鎮柏旺村的電路板提煉黃金廠沒有任何生產及環評手續,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危險固廢隨意傾倒,惡臭難聞,嚴重污染地下水。固廢堆放地已發生兩次自燃並引發山火,村民損失嚴重。2018年6月「回頭看」期間,群眾再次投訴。

經過督察組現場檢查,揭陽市產業轉移工業園存在非法掩埋危險廢物的情況,原廢樹脂粉堆存量遠大於3000噸,實際掩埋危險廢物數量仍待進一步查清。

在督察意見反饋中,督察組直指這一問題,稱「揭陽產業轉移工業園管理委員會、桂嶺鎮主要主管對待群眾環境訴求思想上不重視、態度上不堅決,責任不落實、整改打折扣。甚至企圖通過覆土植綠等手段應付檢查,敷衍整改,造成嚴重污染,失職失責明顯」,並要求當地政府迅速整改。

按照督察要求,各地方省委、省政府應根據督察反饋意見,抓緊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個工作日內報送國務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實情況要按照有關規定向社會公開。

目前,生態環境部在組織開展第二批「回頭看」的各項準備工作,將針對此次「回頭看」指出的問題整改情況進行督察,群眾舉報問題仍是重點督察內容。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張敏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