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在東亞地緣價值的演變

根據孫曉光先生所著《琉球救國請願書整理與研究(1876-1885)》(2018年10月版),以向德宏等為代表的琉球上層高官開展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琉球救亡圖存的請願運動,歷時10餘年之久,以漢文向清政府上呈「救國請願書」30餘封。從請願人數來看,至1884年請願人數已達124人(根據沖繩縣令西村舍三的統計數據)。請願對象是福建布政司、中國駐日公使、北洋大臣李鴻章、總理衙門等部門及清朝重臣。請願書的主要內容包括如下幾個方面:介紹日本侵吞琉球的慘烈狀況,請求清朝出面干預;強調琉中歷史友好關係、琉球的戰略地位及琉球存亡對中國的利弊分析;反對琉球「分島方案」,請求清政府派遣遠征軍以武力攻打日本,收復琉球全境等內容。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請願書分析了該時期東亞地緣環境的變化,對琉球產生的深遠影響進行了細致分析,認為琉球不能淪落為大國在東亞權力鬥爭的「犧牲品」。琉球請願人重點強調了琉球的戰略地位。向德宏等人向督辦福建軍務左宗棠提交的請願書中稱:「竊以四海趨開化,敝國遭滅亡。日本豈惟欲敝國一隅之地?其心勢必大有為。蓋外夷海道,與中國所屬之琉球、朝鮮、越南以及台灣,內地近可相通。狡焉思啟者,必日本為首……自閩台灣經敝國屬島八重山、太平、姑米、馬齒等山,直達琉球,實與中國氣脈貫通,外各國往來中國者,均通敝國洋面。」由上分析,向德宏指出了琉球不僅在軍事戰略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而且在經濟貿易上也具有很重要的橋梁作用和價值。

1609年,位於日本九州的薩摩藩侵入琉球,將琉球國王尚寧以及官員百餘人作為俘虜帶回日本,導致琉球主權受到嚴重侵害,領土被侵吞。而對於琉球遭到薩摩藩的入侵,作為宗主國的明王朝並未馬上知曉。從此,琉球實質上陷入中日「兩屬」的狀態下,一方面,琉球國仍然延續著對宗主國的封貢關係,是中國中原王朝的藩屬國;另一方面,琉球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被薩摩藩所控制,成為「附庸國」。明清易代,東亞地緣政治發生了新的變化。鴉片戰爭成為一個重要轉折點。此後,清朝不斷簽訂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作為宗主國的清朝已經極度腐敗無能,更別提對周邊藩屬國的保護義務了。最終,導致琉球被日本所吞並。一般認為,琉球滅亡的原因有三個方面:一是西方勢力對東亞大環境的改變;二是封貢體制自身功能的喪失;三是日本的壓榨和侵吞。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5月8日,國內有媒體提出了「琉球再議」的主張。同年5月15日,「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會」在琉球成立,該研究會的成立或許為探求琉球的歷史本源、宏揚琉球的民族文化、繼承琉球的獨立自主之精神提供了一種平台和園地。長期以來,琉球民眾對日本逐漸產生了失望的情緒,這種情緒已經形成了一種集體意識。琉球民眾一直在積極維護琉球人的尊嚴,並希望贏得世人對琉球的尊重。正如「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會」成立宗旨所指出的那樣,撤除美國一切軍事基地,讓新琉球和世界各國、各地區、各民族建立友好關係,用自己雙手建立琉球民族長久盼望的和平與希望之島。

21世紀是海洋世紀,東亞各國將發展重心逐步轉向海洋,琉球處於島鏈的關鍵位置,琉球的地緣戰略價值會越來越重要。中國與琉球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關係,我們應該深入了解琉球的歷史,充分尊重並大力支持琉球人民的選擇。

(作者為國際問題專家、曲阜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本欄目特約評論員)

李敦球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