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藏醫學府裡的「逐夢人」:傳承經典 做草原好「曼巴」

卓瑪科來自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南縣,父母以放牛、羊為生,今年作為全村唯一考上大學的學生,他選擇學藏醫,「家鄉醫療條件不太好,人們已習慣走很遠的路,到大城市去看病,學醫不僅對自己有益,也能解除身邊人的疾病困擾。」

正在研習《藏醫藥學史》《藏醫藥學概論》等入門課程的卓瑪科,初窺門徑,便有點迫不及待,「現在,我就希望自己能給病人看病,但是老師說,還不到時候。」

捧著一大本《藏醫藥大典》檢索資料的普措拉藏來自三江源頭的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她說,藏醫藥對於草原牧民來說,「接地氣,療效明顯,副作用少,大家都信賴。」

大學本科畢業後,普措拉藏來到玉樹州雜多縣藏醫院工作,「到了挖冬蟲夏草的季節,我們組成醫療隊,每天坐很久的車到各個鄉鎮巡診,一天平均得看六十多個病患,回到駐地,可能就是凌晨一兩點。」

「但我發現那時候對藏醫藥學理論認識比較淺,考慮問題太簡單。」工作一年後,普措拉藏再次考到母校攻讀藏醫養生保健與公共衛生方向的研究生,「藏醫講究通過飲食、起居來研究養生。」

普措拉藏跟著導師研究傳統典籍裡的專業詞匯,隨著學習深入,「越來越感覺藏醫藥學體系龐大,我學得還不夠,只能繼續。」

為培養青、藏、甘、川等地藏醫學生,青海大學藏醫學院建立藏藥分析、藏藥藥理等實驗室,發展藏醫藥學繼承與創新研究等學科,每年都會舉辦傳統開學、畢業典禮,如誦讀誓言,並向《四部醫典》作者宇妥·元丹貢布像進獻哈達,激發學習熱情。

卓瑪科以欽佩的神色,看著教室牆壁上懸掛著的「曼唐」(即以藏醫藥為主要內容的唐卡類醫學掛圖),他說,傳承千年的藏醫藥學體系龐大,現在看來,還是很有科學性,「學院裡的學長學姐和同學們,都很努力,有些人清晨五六點就起床,在沒人的地方背誦經典。」

如今,青海省官方出台政策,卓瑪科和同班同學免費攻讀藏醫藥學,畢業後,根據協議,將回到指定地點當曼巴(藏醫),「希望我們能充實家鄉的醫師力量,讓患病牧民少跑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