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一店主代購境外服飾犯走私罪 逃稅三百萬被法院判刑十年

  新京報訊 (記者 曹林華 實習生 王瑞琪)11月2日,珠海一淘寶店主的道歉信在網路流傳引發關注。該店主遊燕自稱因進口代購被判刑十年,罰款550萬,現正在廣州女子監獄服刑。

遊燕的丈夫萬祈成告訴新京報記者,此事屬實。根據萬祈成提供的刑事判決書,遊燕自2013年5月起,開始在香港向多家服裝公司通過刷卡支付的方式大量採購各種服裝,並通過快遞郵寄,雇請「水客」偷帶及自行攜帶等方式走私進境,並由其網店「TSHOW進口女裝店」在境內銷售。經統計,遊燕在香港購買並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共計11400558.93元,偷逃稅款共計3005187.33元。

2017年3月20日,遊燕在九州港口岸被九洲海關緝私分局抓獲。2018年2月24日,珠海市中級法院判決遊燕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550萬元。遊燕不服判決,表示量刑過重,提出上訴。2018年7月18日,廣東省高級法院作出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中對遊燕的量刑部分。萬祈成表示,因為支付律師費、退還貨款,目前已經沒有經濟能力再申訴。

據萬祈成介紹,遊燕自十幾年前開始經營淘寶店鋪,最開始只在廣東省境內的工廠批發服飾,2013年後,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從香港帶貨進關。萬祈成告訴新京報記者,遊燕基本上是通過順豐快遞進行境外直郵,但在此之前並未履行相應報關手續,「海關抽查的時候才會補交相應的稅款」。

《海關法》第九條規定,進出口貨物,除另有規定的外,可以由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自行辦理報關納稅手續,也可以由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委托海關準予註冊登記的報關企業辦理報關納稅手續。進出境物品的所有人可以自行辦理報關納稅手續,也可以委托他人辦理報關納稅手續。

新京報記者致電順豐香港客服,對方稱,如果委托順豐辦理,則需要提供收件方的進出口經營許可證、貨品的品牌、品名、規格、件數、申報價格等。而萬祈成告訴新京報記者,遊燕經營的網店並未取得營業執照及進出口經營許可證。

代購:逐步走向嚴控

根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年(上)中國跨境電商市場數據監測報告》,2018上半年中國跨境進口電商交易規模達1.03萬億元,同比增長19.4%,預計2018全年將達到1.9萬億元。在用戶規模上,截至2018年6月底,大陸經常進行跨境網購的用戶達7500萬人,預計到2018年底用戶數量將達8800萬人。

在日趨增長的跨境交易需求下,政府對市場的監管也更加嚴格。據法制日報報導,2018年9月28日,上海浦東機場出現了大規模代購開箱排隊,等待過機審查的場面。上海海關回應媒體時表示,國慶長假期間不存在「嚴查」,因為要嚴一直嚴。上海海關更強調,個人攜帶入境物品的政策近期未有變動。

通過刑事打擊來治理代購市場也並非近期才開始。早在2012年9月,離職空姐李曉航因自2008年起多次攜帶從韓國免稅店購買的化妝品入境而未申報,共計逃稅113萬餘元,一審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罰金50萬元。2013年5月,北京高院二審將此案發回重審,12月17日,判決李曉航有期徒刑3年,罰金4萬元。

即將於2019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電子商務法》第二十六條則對跨境電商交易進行了更明確的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從事跨境電子商務,應當遵守進出口監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此外,第十二條還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從事經營活動,依法需要取得相關行政許可的,應當依法取得行政許可。

專家:代購活動應在法律許可範圍內進行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認為,隨著海外代購、電子商務的發展,雖然關於代購的法律規範有待完善,但它不是一個法律上的灰色地帶。代購存在一定的差價就不是單純的委托行為,而是經營行為,受相關法律約束。「代購本身不違法,但代購行為是有可能觸犯法律的。即使是完全真實的產品,在代購行為的過程中也可能涉及走私、逃稅;或因未經許可銷售特殊商品涉及非法經營。」

彭新林指出,從境外代購商品,如未向海關申報,達到一定數額,即可能涉嫌走私罪。《刑法》 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三百四十七條規定以外的貨物、物品的,偷逃應繳稅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對於跨境電商交易日趨嚴格的管控是否會重創這一行業?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薛軍認為,目前許多代購者在入關時未履行申報手續,通過這種方式來逃避關稅,屬於違法經營,應當取締並依法追究相應責任。薛軍指出,國家目前鼓勵跨境電商貿易,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紅利,如將單次交易限值提高至2000元,個人年度交易限值為20000元,在限值以內進口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關稅稅率暫設為0%等,「但這一切必須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進行。」

新京報記者 曹林華 實習生 王瑞琪

編輯 潘佳錕 校對 王心

作者:曹林華 王瑞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