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明朝的遼東人對滿清更加親近?


明朝的遼東是一個在當時與後世都備受爭議的地方。當地人在明清戰爭中的表現,讓同時代的明朝官員痛心,也讓後世的明粉皇漢們氣的跳腳。

因為那些有戰鬥力的遼東漢軍,都是站在滿洲一邊服役的。而留在明朝陣營的遼東軍戶,則在戰鬥中表現差勁,絲毫不如從內地調派的南方士兵。

不少明末的遼東漢人 更願意為清軍服役

曾經略遼東的名臣熊廷弼這麼吐槽過與他同時代的遼東漢人:丈夫被韃子殺死,婦人沒有半滴眼淚。但要是丈夫被官府征兵帶走,就會而痛哭流涕。

或許文人出身的熊經略用詞略有誇張,但這種情況也很好地體現了遼東本地人對明朝官府的厭惡。這種憎恨甚至超過了可能隨時來對殺戮他們的滿洲人。為了解決這個讓士大夫們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熊廷弼拍腦袋給出了自圓其說的答案:漢人移民和當地土著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導致生活習慣與文化認同接近,反而對同種同文的關內人排斥無比。

熊廷粥這樣的士大夫文官 看遼東的本地人非常不順眼

古人的眼光難免流於表象,卻也道出了部分真相。遼東漢人和滿洲人的確存在互相影響的現象。

明朝在設置遼東的各衛所時,並沒有將其作為一個完整的行政機構布置。當時在法理上,遼東地區的司法、行政全部是由海對面的山東省管理。這種隔海相望的情況,難免造成信息傳播的滯後。再加上東北地區嚴酷的自然環境,讓必須嚴格進行務農生產的軍戶,生活困苦。

明朝的遼東是對岸山東省的一部分

這讓遼東的軍戶成為了雖有軍事份地,卻還要依賴朝廷提供生活物資的尷尬群體。由於明朝軍政結構的典型性低效,朝廷的接濟往往很難被落實到基層。很多漢人軍戶借著管理上的漏洞,紛紛逃往明朝的轄區之外,形成了獨立的村寨。為了生存,他們就必須通過與女真人貿易獲得生活物資。

也是因為遼東地區氣候寒冷,當時的糧食生產只能確保每年種植一季。漢人流民根本無法像關內人那樣純粹靠農業過活。學習女真人的狩獵、采集和捕魚技術,就是必要的生存技能。久而久之,這些漢人的定居點就逐步變得和女真人的城寨類似。但熊廷弼再不喜歡他們,也得承認他們是明朝最好的騎兵兵源。能用來對付滿洲的,基本就是這些朝廷最不待見的編外漢人。

脫離編戶齊民的漢人 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社區

但在此背景下,這類人也有了很多不同於編戶齊民同胞的特質。先輩遭遇的緣故使他們特別厭惡權威的壓迫,對於依然喜歡指手畫腳的文官士大夫有抵觸情緒。讀管了孔孟聖賢書的士大夫,也鄙視這類人沒有太強的家國情懷。

哪怕是被明朝的將領招募為精銳侍從,也只是對發給薪水的將領個人忠誠。一旦將領決定投奔滿清,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跟著剃發。絲毫沒有一點正統體制內成員的心理負擔,不需要在改換門庭前表演的死去活來、扭扭捏捏。

明朝空養百萬兵 還需要從編外人員中招募騎兵

如果繼續留在明朝的遼東軍政體系內,這類人就會感覺時刻被束手束腳。但加入清軍,甚至被抬籍編入八旗軍後,就感覺如魚得水。這也是此類人在明清兩支軍隊中,表現迥異的重要原因。前一刻的綿羊老油條,完全可能在瞬間就完成病貓到老虎的蛻變。

在17世紀使用15世紀的武器 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隨著滿清勢力在遼東地區的擴張,越來越多的遼東漢人成為了清軍的重要組成部分。有的人甚至在入關前,就已經完全融入了八旗體系。至於那些沒有逃出遼東衛所體系的人,即便加入了清軍也難以獲得如此高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