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基本養老保險企業繳費率調降空間較大 但繳費基數須夯實

[摘要]配合降低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未來應盡快做到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在全國範圍內統一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

騰訊財經《灼見》特約作者 薛惠元(武漢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10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面對外部環境變化等對大陸發展帶來的諸多挑戰,要按照黨中央、國務院要求,加大優化營商環境工作力度,想企業所想、急企業所急,抓好各項政策落實,消除制約企業發展的各種障礙,增強企業信心和競爭力。其中,就包括要進一步減輕企業稅費負擔,抓緊研究提出繼續降低企業稅負和降低社保費率的具體辦法。

那麼,當前企業社會保險費負擔的實際情形與企業壓力如何,降低社會保險費率有何影響及該如何應對,合適的社會保險費率該如何確定?

一、當前企業社會保險費負擔的實際情形與企業壓力分析

關於「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問題,10月22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並不是第一次提出。其實,早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就明確提出,「適時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重申「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為了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五中全會精神,自2015年開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財政部先後出台了一系列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政策文件,如表1所示。

在多次降低費率後,社會保險總費率由原來的41%~42%(見表2),降為了目前的37.25%~38.25%(見表3),總費率降低了3.75個百分點。其中,職工個人繳費率降低的幅度不大,僅失業保險降了0.5個百分點;企業繳費率降低的幅度較大,從原來的30%~31%,降為了當前的26.75%~27.75%,降低幅度為3.25個百分點。可見,國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重點是企業。

不過,進一步分析發現,當前社會保險費率降低幅度較大的險種均為小險種,如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分別降低了2%、0.25%和0.5%,費率最高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僅降低了1個百分點,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沒有降低費率。

表3中的數據顯示,雖然經過多次下調,當前企業社會保險繳費率還高達26.75%~27.75%,這意味著企業需要承擔企業薪水總額的26.75%~27.75%的社會保險繳費。對於經濟效益較好的企業和國有企業來說,還可以承受,但對於中小微企業、經濟效益不好的民營企業來說,存在較大的下調空間。

二、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影響及應對措施

降低企業社會保險費率可以減輕企業負擔,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會對社會保險基金的收支平衡造成壓力。

根據社會保險基金收入的計算公式:社會保險基金收入=繳費薪水×繳費人數×費率,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勢必會減少社會保險基金收入,在剛性社會保險基金支出下,將不利於社會保險基金的收支平衡。

不過,拉弗曲線告訴我們:當稅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時,提高稅率能增加政府稅收收入,但超過這一限度時,再提高稅率反而導致政府稅收收入減少。因為較高的稅率將抑制經濟的增長,使稅基減小,稅收收入下降,反之,減稅可以刺激經濟增長,擴大稅基,稅收收入增加。因此,根據拉弗曲線的原理,目前國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不一定會減少社會保險基金收入,如果通過降低社會保險費率,降低了企業成本,增強了企業活力,進而刺激了經濟增長,擴大了繳費基數,還有可能會增加社會保險基金收入。

圖1 拉弗曲線

退一步說,如果降低社會保險費率會帶來社會保險基金收入的減少和基金收支缺口,該如何去彌補因為少繳社會保險費而產生的基金缺口呢?筆者認為,可以通過做實繳費基數的方法來解決此問題。

表4的數據顯示,2014-2016年間,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人均繳費基數僅為上年度在崗職工平均薪水的68.4%~69.6%,並且還有下降的趨勢。其他社會保險項目的繳費基數基本都參照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基數。這反映出當前社會保險繳費基數不實,實際繳費基數與上年度在崗職工平均薪水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低了30%-32%。也就是說,目前企業為了降低企業負擔、少繳社會保險費,普遍存在瞞報繳費基數的行為,實際繳費基數與真實繳費基數相比低了30%-32%。

從2019年1月1日開始,社會保險費將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由於稅務部門對企業薪水、職工個人所得稅稅基的掌握情況要遠高於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並且稅務部門征收的強制性也高於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因此,在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社會保險費之後,做實繳費基數,讓企業及其職工根據薪水收入情況據實繳納社會保險費將變為現實。

三、合適的社會保險費率的確定

(一)確定一個合適的社會保險費率應考慮的因素

社會保險費率的確定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考慮很多因素,並通過精算方法確定而成。

(1)社會保險的保障水平。如果要求一個很高的保障水平,卻確定出一個很低的繳費率,這明顯是不符合精算平衡原則的。首先確定出一個適度的社會保險保障水平,然後通過構建精算模型,就可以倒推出一個適度的社會保險費率。

(2)企業和個人的承受能力。社會保險費的費基是薪水,繳費率過高,會導致企業的用工成本增加,利潤減少,產品競爭力下降,甚至可能會導致企業破產。同時,過高的繳費率也減少了個人的薪水,使個人可支配收入減少,進而引起職工的不滿。

(3)當前社會保險基金的收支平衡情況。如果當前社會保險基金的收支平衡情況良好,基金收入大大超過基金支出,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對當期基金收支平衡影響不大,這時就可以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

(4)社會保險基金的累計結餘情況。如果社會保險基金累計結餘非常多,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後,即使當期收不抵支,也可以通過動用往年基金累計結餘的形式來彌補當期的基金缺口,進而做到當期的基金收支平衡。

(5)從制度外獲取資金的能力。一般而言,從制度外獲取資金的能力越強,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空間就越大。這裡的從制度外獲取資金,包括各級財政對社會保險的補貼、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劃撥的資金等。

(二)當前的社會保險費率定為多少比較合適

筆者認為,不能籠統地說確定一個合適的社會保險費率,應分險種分別來確定費率。當前失業、工傷和生育保險的費率已經非常低了(分別為1%、0.75%、不超過0.5%),基本沒有降低的空間,維持現在的水平,並保證基金的長期收支平衡,就已經很不錯了。至於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其繳費率為8%左右,降低費率的空間也非常有限。因此,如果要繼續「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只能在費率最高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上做文章了。

表5顯示,2003-2016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實際繳費率在19.9%~23.7%之間。也就是說,當前的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是名義繳費率虛高,而實際繳費率卻沒有這麼高,僅為名義繳費率的71.1%~84.6%。其主要原因還是前面提到的繳費基數不實。據此,筆者認為,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還存在著降費率的空間;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繳費率可以從目前的27%~28%逐步降至20%~24%,其中個人繳費率不降低,維持在8%,企業繳費率降至12%~16%。

表6的數據顯示,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實行低費率的省份——廣東省和浙江省已經做到了此目標,這兩個省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為22%,其中企業繳費率為14%,個人繳費率為8%。

當然,配合降低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未來應盡快做到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在全國範圍內統一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