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濯童山披綠裝滿眼青翠醉人心

濯濯童山披綠裝滿眼青翠醉人心

黃河風情線小景觀

到處可見小遊園

綠樹湖水相映

城區綠化篇

「這兩年的蘭州不像處在乾旱地區的城市,更似一個山青水秀的小江南。」蘭州地處西北內陸乾旱半乾旱地帶,屬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地理條件特殊,土壤貧瘠,乾旱少雨、蒸發量大,十分不利於植被的生長。但隨著多年來播綠計劃的有力推進,蘭州在城市綠化方面取得了卓越成就,昔日的濯濯童山也已經變為豐草長林。

看青山綠水 幸福感都提升不少

「遠山含黛,近水如煙,如此氣質的蘭州才招人喜歡。」9月1日,蘭州細雨朦朧,綠意盎然的南北兩山和水帶鑲嵌的黃河風情線讓蘭州成了一幅富有詩意的水墨畫,在蘭州生活多年的網友「越鳥巢南枝」在朋友圈發出如此感嘆。

不僅在蘭州的外地人感受到了蘭州的生態和氣候變化,老蘭州人更是十分清楚今昔的差別。「生態環境好了,幸福感都提升了不少。」家住安寧區萬里廠的何大林一家幾輩人一直生活在蘭州。從伏龍坪到龔家灣再到安寧,從原先滿眼黃土到如今的出門見綠,何大林對現在的居住環境越來越滿意。「每天晚飯後到蘭州植物園遛一圈,滿眼的花花草草,心情暢快得不得了。」何大林說,居住在萬里廠十幾年,他親眼見證了蘭州植物園和周邊生態環境的改善,「如同是自家的後花園,周圍越來越美麗,越來越好了。」

因為拆遷改造,何大林70多歲的父母幾年前住進了安寧沙井驛的新安置房,當初還擔心離市區遠配套環境差,沒想到正式搬進去的時候才發現,周圍環境早已有了巨大變化。「出門四季有綠、三季有花,人少環境好,黃河風情線就是我們最大的後花園。」何大林的父親何老先生對現在的居住環境十分滿意,北濱河路春天的櫻花大道、玉蘭大道、海棠景觀已經成了蘭州聞名遐邇的賞花景點,盛夏時節的黃河風情線更是柳絲絳絳、涼風吹爽,就連蕭瑟的秋冬時節,風情線也是綠意盎然。何老先生說,在蘭州生活了一輩子,親眼見證了蘭州從黃土坡一步一步發展到了現在的「小江南」,「居住環境改善了,住在這裡,感覺好幸福。」

升級「綠」模式 蘭州步入「國家園林城市」

蘭州園林規劃設計院副院長行勝志稱,他1985年大學畢業後分配到綠化科工作。當時蘭州市的傳統樹種是刺槐、楊樹等,綠化也是採用傳統的模式,基本形式上都相對單一,小遊園也開始剛起步。「記得是1986年,我市第一個小遊園——深溝橋小遊園才開始設計。此後,蘭州的綠化開始與南方一些城市的綠化風格相接軌。到1992年的時候,濱河西路模樣初顯,濱河綠化帶增至16公里長。到2000年的時候,開始建設40公里黃河風情線,直至現在,風情線規模長度已達百裡,已經成為蘭州的名片。」

行勝志說,經過40年的發展,有幾個指標可以看出蘭州綠化的改善,一是蘭州種植樹種的增多,已經由原來的刺槐、柳樹等樹種增加到櫻樹、銀杏樹、玉蘭樹、紅楓、紫薇、北美海棠、西府海棠等幾十種名貴樹種;二是人均公共綠地已經從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不足3平方米增至現在的11平方米。

2002年至2008年,蘭州市生態建設管理局進一步加強了城市園林綠化項目建設,按照「兩山建園、兩線景觀、公園提升」的思路,實施了城市近郊山地公園建設,並強化城市住宅小區、公共設施單位的綠化美化,園林綠地大幅增加,城市環境得到顯著改善。

據蘭州市生態建設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2009年至2012年是蘭州市生態環境快速發展的階段,通過構建山、河、路為主的城市綠地生態體系,形成了以南北兩山為屏障、以城市主次幹道為骨架、以黃河風情線為主線、以單位庭院綠化為基礎、以遊園廣場為景點的城市綠化新格局。「從2013年開始,蘭州的生態環境進入了全面提升階段,先後改造提升了五泉山、白塔山、金城、雁灘等4個重點公園,建成了馬拉松公園、灘尖子濕地公園、廉政文化公園等大型城市公園,啟動了雁灘中心公園、彭家坪中央生態公園、城區綠化全覆蓋、蘭山花海景觀等項目,特別是按照市民出行‘300米見綠、500米見園’的要求,建成了一批綠量豐富、景觀優美、便民實用的小遊園、小廣場和小綠地,同時,大力推進單位庭院、居住小區、公共設施單位綠化建設,為市民打造了分布廣泛、便捷可達、功能齊全的休閒場所。」

據介紹,2017年,全市新增、改造園林綠地201公頃,拓建、改造小遊園45處,並成功獲選「國家園林城市」。目前,建成區範圍內擁有各類公園綠地148處、綜合性公園15個,主城四區人均公園綠地面積最低值達到8.48平方米,萬人擁有綜合公園指數達0.062,公園免費開放率達95%。全市主次幹道基本形成林蔭路系統,城市道路綠化普及率達到95.2%,城市道路綠地達標率達到84.25%,林蔭路推廣率達到73.07%。

「三北」防護林 打造城市生態屏障

蘭州地處蒙古、青藏、黃土高原交匯區,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蘭州的生態保護和建設對黃河中上遊和整個國家生態安全具有至關重要。域內降雨偏少,蒸發量較大,森林覆蓋率低,生態環境脆弱。在這片「栽活一棵樹比養活一個娃娃還難」的黃土高原上,蘭州的林業人自1978年開始就積極推動、實施著「三北」防護林工程,推行荒山造林和天然林保護。

今年5月25日,記者跟隨蘭州市生態建設管理局工作人員去榆中縣郝家營山採訪,到達地點後,只見當地數十名工作人員在光禿禿的山頭上,頭頂驕陽,挖土栽樹。「我們這兒的樹是今年4月份開始種的,目前已種了6萬多株了。」榆中縣南北兩山環境綠化工程指揮部指揮李學榮告訴記者,年前,一位專家曾來過這裡,看到當地的環境後直言「這兒沒法種,成活率最多40%。」但李學榮在基層從事林業工作已30多年,他有著自己的技巧。「這地方缺水,我就先在荒山上挖好坑,等到一場透雨過後,再將事先選擇好的抗旱性較強的側柏種上,如今,這些新苗生長旺盛。那位專家後來又來考察,說成活率應該在90%以上。」對於自己的「業績」,李學榮很是自豪。

在沒有樹的地方植樹造林,在原有的天然林地區護林。甘肅連城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蘭州市最大的國有天然林區,也是蘭州地區重要的生態屏障。種峰林是保護區竹林溝保護站的一名普通護林員。從1997年到2018年,老種已經在這片林區守護了整整二十多年。種峰林曾經開玩笑地說,既然我叫「峰林」,那可能這輩子也離不開這座山、這片林了。種峰林每天清晨從保護站出發,拿著幹糧,騎上摩托車,邊走邊巡視,邊走邊宣傳,保證管護區的森林資源不會被破壞,有時巡護連續要走七八個小時,沿線沒有人煙,渴了喝點雪水或者泉水,餓了吃點幹糧。「只要有時間,我會每家每戶去做宣傳,耐心的給農牧民講防火形勢、防火知識,向他們宣傳森林保護和防火的重要性。」種峰林說,護好這片林區,就是護好蘭州的生態屏障。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據蘭州市生態建設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實施三北防護林工程建設是改善蘭州市林業生態環境的主要依托,為了抓好工程建設,讓蘭州的濯濯童山披上綠裝,蘭州的林業人經過40年的艱苦奮鬥,相繼完成了「三北」防護林工程的一、二、三、四期工程建設,目前五期正在建設中。從第一期開始到目前為止,全市「三北」工程共造林138879.98公傾,投入資金總額2.65億元,保存林地97215.98公傾。工程的建設極大地改善了我市的生態環境和生產、生活條件,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明顯。

曾經,著名作家李敬澤在黃河的一座小島上望著乾枯的北山曾發愣嘆息,「要是南北山上都是原始森林,一條大河穿流而過,那樣的話,蘭州就是一座花園般的仙境城市了。」我想,如果李敬澤再來蘭州,一定會感嘆蘭州離他心目中的花園城市已經不遠了吧!蘭州晚報記者譚安麗/文馬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