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基文:為可持續發展的世界創造新文明城市

潘基文:為可持續發展的世界創造新文明城市

11月4日,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在北京舉行的「2018相預未來:新文明城市與可持續發展論壇」上回答記者提問。張蕾/攝

由清華大學全球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和韓國財團法人與時齋共同主辦的「2018相預未來:新文明城市與可持續發展論壇」4日至5日在北京舉行。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在論壇上呼籲,為可持續發展的世界而創造新文明城市。

潘基文在論壇上指出,工業文明的大城市如今變成了不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原因。首先,大城市是全球氣候變暖的主要原因。其次,大城市正在進一步加劇不平等。倫敦不動產的60%是極富裕的10%的市民財產。第三,過高的生活費正在剝奪年輕人的夢想。過高的居住成本,使年輕而有創造力的人才無法在城市生活。最近,甚至在美國矽谷,也因高房價與高物價迫使人才與企業離開那裡。第四,大城市使人生變得荒廢,上下班使得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路上。在大城市,工業文明的無限競爭,使人類的靈魂也正在死去。在世界各大城市,越來越多的人在孤獨地死去。在韓國,最近5年間,「孤獨死」人數增長了2倍。所謂超越工業文明、創造新文明,就是指跨越「偉大而又致命的大城市」。

以富有創造力的新城市創造新文明

是否富有創造力,是新文明的核心。潘基文認為,文明的創造力在城市裡產生。唯城市才能集聚人和知識而使創造變為可能。歷史證明,新文明在城市誕生。中國的西安和羅馬曾主導了農業文明,並影響到世界。倫敦和紐約曾主導過工業文明,並波及世界。城市引起的問題,要通過城市來解決。為可持續發展而進行的鬥爭,將在城市一決勝負。「創造可持續的中小城市是核心所在。」潘基文說,「我們必須為即將匯入城市的25億人提供新的生活環境,即新文明城市。」

新文明城市應該是什麼樣子?潘基文說,首先,要克服工業文明的最大矛盾即大城市帶來的不可持續性危機。導致氣候變化的元兇溫室氣體,70%是由城市排出的。其中,約30%是交通運輸工具所排放出的。人們的上下班時間浪費了1~3小時,這是因為職場與居住地分開了。新文明城市要創造出職場與居住地相鄰的生活方式。我們必須創造能阻止全球變暖、阻止浪費人生的新文明城市。

其次,我們必須在城市推廣數位技術。數位技術引領的新文明的曙光已經來臨。在工業文明時代,人們向知識與信息聚集處匯集。人們向有老師的學校、有醫生的醫院、有錢的銀行、有貨物的百貨商店、有工作的工廠集聚。數字化技術革命使各種要素均觸手可及。在自己的家中,我們就能與職場、醫院、學校以及購物中心相連。作為居住空間的家正在成為新的平台。工作、教育、醫療的60~70%都可以在家中進行。預計二三十年後,每家中將有200~300個數字化設備,未來的居住空間會與現在明顯不同。現有城市的構成要素都將變化,新的城市的誕生是大勢所趨。19世紀出現的學校、醫院、議會等,將不過是工業時代的遺物。舉例來說,無人駕駛汽車無法在現在的城市中行駛。無人駕駛汽車和無人計程車只能在新的城市出現後才能正常發揮其功能。引領數字時代的新文明城市的誕生是大勢所趨。

第三,必須在城市構建新的價值。在龐大的現代城市中,人類共同體正在走向崩潰,剩下了孤獨的個人。美國自2000年之後自殺率增加了25%,日本的孤獨死成為極大的社會問題,抑鬱症患者的比例也在逐年增加。我們雖然生活在社交網路的洪水中,卻過著越來越孤獨的日子。我們需要與所愛的人們一起生活的新的溫暖的共同體——新文明城市。我們要使人類的勞力重找價值。

世界的東西方在融合。只有構建能使世界變得和諧的新的價值,人類才有未來。人類在三大方向上期昐偉大的創造力。在大批量生產、大量消費的工業化時代,大城市是主角。而今後在適量生產、適量消費的時代,富有創造力的中小城市與農村應成為主角。我們要創造出生活質量和創造力絕不亞於大城市的可持續的中小城市,要創造出引領數位技術的新文明城市,要創造出東西方融合的新文明城市。

需要建立能共同創造未來的革新組織

城市是人類匯集並生活的空間,需要能誕生巨大科學的世界性的企劃、創造組織。世界性的創造成為必然,我們必須跨越個人、企業以及國家單位,開啟全人類攜手進行的有計劃的創造時代。歷史上已經有過全世界為人類的進化而共同努力的事例。以維基百科為例,由世界7000萬名志願者自發參與,編輯了24億篇文字;以人類基因組計劃項目為例,由美國、中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等6個國家參與,歷經13年的合作結果顯示,人均遺傳基因分析費用由1兆元降低為100萬元;以在法國進行的國際熱核反應堆實驗項目為例,包括美國、歐盟、中國、韓國等共同參與的工程已經完成了50%。

世界各地正在為克服工業文明城市的弊端而進行各種嘗試。全世界有180個項目正在進行「智慧城市「的實驗,比如微軟在亞利桑那州、Google在加拿大進行的新城市試驗,中國在雄安新區、新加坡在雙胞城市、韓國在世宗市挑戰新型城市的試驗。

我們要把分散在全世界的各種努力整合在一起。分散作戰,無法改變人類命運。要超越個人、企業、個別國家,共同攜手創造未來。

「現在,我們需要創建全世界的偉大的創造者們共同創造未來的革新組織。為此,時代要求我們作出決斷。像林肯通過南北戰爭維持美利堅合眾國統一並廢除奴隸制的決斷;像毛澤東‘宣布新中國成立’的決斷;像鄧小平通過深圳,成就改革開放的決斷。開啟新時代,需要新的決斷。要創建創造新文明的創造性組織,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粉碎威脅人類命運的危機。」潘基文說。

中國應主導並引領新文明城市之夢

有未來學者曾預言:「在亞洲的某個城市,將會誕生新文明。」潘基文認為,這個城市在中國的可能性極高。他說,今後,中國將有5億人進入城市,這相當於歐洲的總人口。中國的變化對世界變化具有決定性意義。中國能否創造可持續的變化,將決定人類的命運。

中國的主管層也渴望新文明城市。中國向著智慧城市、人文城市、生態文明城市建設不斷挑戰。如果說,過去深圳是學習西方工業文明的示範城市,那麼,浦東現在是與西方競爭的城市。我認為,為了中國,為了人類,需要創造融合東西方的、新文明城市的時代已經到來了。

在有計劃創造新文明城市中,中國應該發揮核心作用。如果中國與世界共同努力,創造出世界人喜歡、願意生活其中的新文明城市的話,中國夢將成為世界夢。中國應主導並引領新文明城市之夢。

新文明城市夢需要有計劃創造的組織。世界性的創造者們必須攜手共進。首先必須集中力量推進創造示範城市,我們可以與聯合國和國際社會合作共進。

當示範城市獲得成功的時候,它會得到世界人民的喜愛,通往新文明城市之路也因此而打通。「中國作家魯迅先生曾說過:‘其實世間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們要走從來沒有走過的路,我們要懷抱未曾懷抱過的希望。懷抱希望的人越多,希望就越大,也會成為現實。我會走遍全世界進行呼籲,請各位能成為時代的主角。」潘基文說。

本報北京11月6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張蕾 薛一博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