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中法院駁回張扣扣父親申訴

漢中法院駁回張扣扣父親申訴
法官就熱點問題作出回應 行兇者案發時確系未成年 不存在「頂包」情節

一牆之隔的兩家(右為張扣扣家,左為王家)

張福如至今仍保留著22年前命案的所有相關資料

2018年2月15日,陜西漢中市南鄭區新集鎮發生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張扣扣持刀將鄰居王自新及其長子王校軍當場殺死,三子王正軍(39歲)被刺傷後因搶救無效死亡。案件隨後引發眾多關注。與此同時,一樁舊案也被重新翻出。

1996年,因一場口角,王正軍失手打死了張扣扣的母親。據目擊者介紹,22年後,張扣扣行兇時,曾表示,「終於報了仇。」 張扣扣落網後,其父張福如以「原審判決定案證據不確實、充分」等為由,就致妻子死亡案向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並申請國家賠償。

10月19日,漢中中院發布通報稱,駁回張福如申訴,對其申請國家賠償不予受理。

舊案重提

「冤案」導致兇案

2018年2月15日,農歷除夕,35歲的張扣扣在王家父子祭祖回來的路上,持刀砍向了他們。71歲的王自新、47歲的長子王校軍當場死亡,三子王正軍也在被刺傷後因搶救無效死亡。

2月20日,漢中南鄭區政府新聞辦就該案發布通報稱,據公安部門調查證實,張扣扣於2001年至2003年在新疆武警部隊服兵役,退役後外出務工,於2017年8月回家。其對1996年王正軍故意傷害其母致死一事懷恨在心,伺機報復王家。2018年2月15日,張扣扣在自家樓上觀察到王自新、王校軍、王正軍和親戚都回到其家中並準備上墳祭祖,遂戴上帽子、口罩,拿上事先準備好的單刃刀尾隨跟蹤伺機作案。在王校軍、王正軍一行上墳返回途中,張扣扣持刀先後向王正軍、王校軍連戳數刀,此後又持刀趕往王自新家,持刀對坐在堂屋門口的王自新連戳數刀,致兩人當場死亡,一人重傷搶救無效死亡。張扣扣返回自己家中後,又拿菜刀和事先裝滿汽油的酒瓶,將王校軍的小轎車玻璃砍破,在車後座及尾部潑灑汽油焚燒。張扣扣在作案後逃離現場,於2月17日7時45分到漢中市公安局南鄭分局新集派出所投案自首。

通報中「其對1996年王正軍故意傷害其母致死一事懷恨在心,伺機報復王家」的說法,此後得到張扣扣姐姐和父親的證實。姐姐張麗波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回憶,事發時,自己和母親剛從村裡的水渠洗完腳往家走,路過鄰居王家門口時,母親與王家老二王富軍發生口角,此後王家老三王正軍及其父親王自新也參與進來,母親在拉扯間被對方用木棒打中頭部。

申訴緣由

張家人稱當年存「頂包」行為

姐姐張麗波認為,正是22年前案子的判決不公才最終導致張扣扣走向殺人的結局。「是老二打的人,但因為當時老三未成年,所以王家選擇讓老三頂了罪。」

7月31日,其父張福如以「原審判決定案證據不確實、充分,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應予排除;認定王正軍犯故意傷害罪定性錯誤,王正軍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影響公正審判」等為由,向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並以漢中市南鄭區人民法院對(1996)南刑初字第14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即張扣扣母親被故意傷害致死案判決書執行錯誤為由,向該院申請國家賠償。因南鄭區法院未在規定時間內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後又向漢中中院賠償委員會提出賠償申請。

駁回申訴

原審並無不當

10月19日,漢中中院就此事發布通報稱:依法駁回申訴人張福如(陜西漢中市「2·15」故意殺人案嫌犯張扣扣之父)對原南鄭縣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提出的申訴,對其申請國家賠償不予受理,並向其送達了駁回申訴通知書和不予受理案件決定書。

漢中中院表示,法院依法審查後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原審附帶民事賠償部分判決符合當時的相關規定和實際情況,並無不當;審判程序合法。張福如的申訴理由均不能成立,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之規定,駁回申訴。

對張福如申請國家賠償,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審查認為,漢中市南鄭區(原南鄭縣)人民法院(1996)南刑初字第14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宣判後,該判決書確定的民事賠償款項被告人已履行完畢,張福如作為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亦領取了全部賠償款。該案不屬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國家賠償案件立案工作的規定》第一條規定的賠償案件範圍。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國家賠償案件立案工作的規定》第九條的規定,決定對賠償請求人張福如的國家賠償申請不予受理。

法官釋疑

張扣扣母親死亡案審理始末

張扣扣殺人案發生後,其母被故意傷害致死案也隨之進入大眾視野。一時間,為什麼打死人僅被認定為故意傷害致死而不是故意殺人、行兇者王正軍案發時是否已經成年、王正軍此後到底服刑幾年等問題,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昨天,漢中中級人民法院就上述問題一一作出解釋。

疑問一

張福如申訴原審判決內容為何?

1996年12月5日,陜西省南鄭縣人民法院對王正軍故意傷害(致人死亡)一案作出一審判決([1996]南刑初字第14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法院經審理查明:張福如的妻子汪秀萍過往與王正軍的母親楊桂英關係不睦。1996年8月27日19時許,汪秀萍路過王正軍家門前時向王的二哥王富軍臉上吐唾沫,引起爭吵後王正軍聞訊到現場,同汪秀萍爭吵撕打。汪秀萍持扁鐵在王正軍左額部及左臉部各打一下後,王正軍隨即撿拾一木棒朝汪秀萍頭部猛擊一棒,汪倒地後於當晚22時許死亡。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王正軍的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但鑒於其在犯罪時未滿18周歲,且能坦白認罪,其父也已代為支付死者喪葬費用,加之被害人對引發本案有一定過錯,故應對被告人王正軍從輕處罰;同時王正軍因其犯罪行為給張福如造成的經濟損失也應賠償,但鑒於王正軍系在校學生,且家庭經濟困難,故可酌情予以賠償。

依照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相關條款規定,原審法院判決:被告人王正軍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由被告王正軍的監護人王自新一次性償付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福如經濟糾紛損失9639.3元(除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喪葬費人民幣8139.3元外,其餘1500元限王自新在本判決生效後十日內付清)。1997年1月6日,張福如已將剩餘的1500元在原審法院領取。

疑問二

案發時王正軍是否是未成年人?

經法院審查,該案案發時農村戶口管理機關為鄉鎮人民政府,案發後公安機關提取了戶籍管理機關王坪鄉人民政府出具的「王正軍於1979年4月23日出生」的戶籍證明,證明王正軍案發時年齡17歲零4個月。該案在南鄭縣人民法院審理期間,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福如和相關證人均未對王正軍年齡及該份戶籍證明提出異議;本次申訴期間,張福如亦未能提交相關證據推翻該戶籍證明,所以原審法院認定王正軍作案時不滿18周歲證據確實充分。

疑問三

是否存在為他人「頂包」的情形?

經漢中中院審查, 認定被告人王正軍故意傷害被害人的證據,除證人李麗萍、郭自忠、王富軍、王自新、楊桂英的證言及被告人王正軍的供述外,案發時張福如及其女兒張麗波也在現場,公安機關案發後及時對張福如及其女兒張麗波詢問取證。 張福如於1996年9月1日、10月18日證明:「案發時, 看見汪秀萍用扁鐵在王正軍頭上打了一下,後王正軍迎面用棒朝汪秀萍頭上打了一下,致汪倒地後於當晚22時許死亡。」 張福如女兒張麗波於1996年9月1日證明:「她回家拿來了一根扁鐵和一根扁擔,將扁鐵交給她媽,將扁擔交給她爸, 她媽用扁鐵打在王正軍頭上,王頭上流著血在路邊的柴堆裡撿了一根木棒,迎面朝她媽的頭上打了一棒,她媽當場就倒在地上。」被告人王正軍亦供述汪秀萍持扁鐵擊打其頭臉部後,其持木棒擊打汪秀萍頭部一下,致汪秀萍倒地。證人李麗萍、郭自忠、王富軍、王自新、楊桂英均證明傷害致死汪秀萍系王正軍一人所為。故現有證據能排除王正軍、王富軍共同毆打被害人以及王正軍替王富軍頂包的情形。

疑問四

王正軍為何以故意傷害罪定性?

經漢中中院審查,從該案起因及案發過程來看,案件系鄰裡之間因瑣事引發;案發當天,被告人王正軍是在汪秀萍先持扁鐵打傷其頭臉部並流血後,才臨時起意從現場撿拾木棒擊打汪秀萍頭部一棒,致汪倒地後,再沒有繼續實施加害行為。故原審判決支持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王正軍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適用法律正確。王正軍的行為不符合故意殺人罪犯罪構成,不能以故意殺人罪定性。

疑問五

是否存在影響公正審判的情形?

法院申訴審查階段發現,原審法院在審理本案過程中確實存在公告填寫、庭審筆錄簽字不規範等情況,但不屬於違反法定訴訟程序的情形,沒有影響對本案實體的公正處理。漢中中院已要求原審法院加強司法規範化建設工作。

1996年,南鄭縣人民法院宣判時,張福如雖口頭表示上訴,但之後始終未向該法院或者上級法院提交書面上訴狀,也未口頭闡明上訴理由和請求,且張福如在原審上訴期滿後也領取了判決確定的民事賠償部分餘下的1500元賠償款。判決生效後,王正軍被送交刑罰執行機關執行。張福如在領取賠償款後長達近22年時間內,從未向原審法院或上級法院反映過其不服原審判決、人民法院有剝奪其訴訟權利的情形,更未向有關部門提出申訴,因此不存在原審法院剝奪張福如上訴權的情況。

疑問六

賠償9639.3元是如何確定的?

原審法院在審理該案時,依照1979《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一條「由於犯罪行為而使被害人遭受經濟損失的,對犯罪分子除依法給予刑事處分外,並應根據情況判處賠償經濟損失」的規定,和人民法院在確定賠償經濟損失具體數額時,對喪葬費一般參照當年當地人民政府頒布的職工喪葬費標準,最終作出判處賠償的數額。陜西省人事廳、陜西省財政廳陜人險發[1995]107號《關於調整省級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死亡後喪葬費標準的通知》規定,陜西省1996年死亡職工喪葬費標準為1500元。所以,原審法院根據王正軍的監護人王自新已實際支付被害人家屬喪葬費和其他費用8139.3元之外,再賠償1500元(共計9639.3元),是符合當時的相關規定和實際情況的。

疑問七

王正軍為何被準予假釋?

經審查原卷宗及西安中院減刑假釋卷宗,本案判決生效後,南鄭縣法院於1997年3月19日向南鄭縣公安局送交了執行通知,王正軍當日被送到陜西省少年管教所投勞服刑。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於1999年7月5日作出(1999)西刑二執字第787號刑事裁定書,對罪犯王正軍準予減刑一年六個月,餘刑執行至2002年2月28日止。2000年7月15日,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0)西刑二執字第984號刑事裁定書,對罪犯王正軍準予假釋。2000年8月18日予以釋放。王正軍實際服刑3年11個月20天。

大陸1979年《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一款、第二款規定:「被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如果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的,或者有立功表現的,可以減刑」「減刑以後實際執行的刑期,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於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第八十一條規定:「被判處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執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如果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假釋後不致再危害社會的,可以假釋。」王正軍的減刑、假釋符合以上法律規定。

本組文/本報記者 孔令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