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做了大半輩子傀儡,但卻有最硬氣的時刻,可惜只有短短的八天


1908年11月14日,光緒皇帝病死。很快,年僅3歲的溥儀被慈禧太后定為大清帝王的繼承者,並在光緒死後當晚就被抱入宮中。從1908年登基,到1911年退位,再到1924年被馮玉祥趕出紫禁城。

悲劇遠遠沒有結束,被趕出紫禁城後在日軍的誘導下,溥儀從天津逃往長春,做了偽滿洲國的皇帝。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直到日本投降,溥儀都是一個傀儡皇帝,沒有真正的尊嚴可言。

那麼,作為末代皇帝的溥儀,在61年的人生中,有沒有真正的尊嚴時刻,或者說最有硬氣的時刻呢?有的,可惜只有短短的8天時間,就是以證人身份出席遠東軍事法庭的8天時間。

1945年日本投降後,溥儀乘坐小型飛機來到瀋陽,準備在瀋陽機場換乘大的飛機出逃日本。然而,幾乎在溥儀乘坐飛機抵達瀋陽機場同一刻,蘇軍就占領了機場,並將溥儀一行人俘虜。

不久,溥儀被送到蘇聯關押,開始了長達5年的俘虜生活。與其說俘虜生活,不如說是「療養生活」,因為蘇軍的戰俘營從來沒有關押過皇帝,他們給溥儀特別對待,比如單獨房間、一日四餐、不限制溥儀在戰俘營的人身自由等等。

1946年春夏之交,蘇方多次詢問溥儀關於日本關東軍如何扶植他當上皇帝,以及關東軍在東北的暴行等。剛開始,溥儀不知蘇方這樣做的緣由,直到當年8月蘇方通知他將到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當證人。

溥儀才明白緣由,「原來是為出庭當證人做準備」。1946年8月15日,溥儀在兩名蘇方軍官的陪同下,來到日本東京。清朝末代皇帝將在法庭上作證,在世界審判史上也是史無前例,這引起了各國媒體極大的關注。

當時,日本《朝日新聞》將溥儀出庭稱為「一個劃時代的日子」。8月16日上午,溥儀身穿一套淺藍色的西裝,白襯衫,黑領帶,在兩名美國憲兵和一名蘇聯軍官的陪同下,來到了法庭。

在出庭的8天時間裡,溥儀痛斥自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完完全全的傀儡皇帝。所謂‘自由’一詞,十幾年中與我毫無關係,簡直就是猴戲。」說到情緒激動時,溥儀還用手拍面前的桌子。

可以說,在東京出庭的8天時間,是溥儀最有尊嚴的時刻。作證結束後,溥儀又回到了蘇聯。1950年7月31日,溥儀登上了回國的列車。

參考資料:《我的前半生》(溥儀)、《溥儀出席遠東國際軍事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