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男子騙保詐死追蹤:四個月前夫妻發生激烈爭吵 妻子揚言跳樓

10月15日夜,何某夫妻曾在此租住2年2個月的民宅。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在湖南新化縣城鬧市區的一棟6層高的老住宅樓裡,何某和戴某花在此曾租住了兩年兩個月,他們的房間裡有兩幅壁畫,一幅畫是「巴黎之愛」,一幅畫的主題關乎富貴。

愛與富貴只在牆上。

「何某騙保詐死致妻兒投塘自盡」事發前4個月的2018年6月,夫妻倆再次爆發激烈爭吵,戴某花站在樓梯拐角處抽泣,並揚言跳樓,直到民警趕來,她才被勸回房內。何某見這一幕埋怨妻子「太丟人」。

這次吵架的後一個月,戴某花的手機上收到了銀行催款簡訊。

「他們搬走後,我把他們打架打爛的門換掉了。」10月15日晚,房東對上遊新聞記者(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說。

和爛了的門一樣,何某夫妻的婚姻早因疾病、網貸等多種因素產生的債務而千瘡百孔。

何某夫妻租住房間牆壁上的貼畫。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富貴和愛

新化橋東街兩側,聳立著數不清的民房。從道路一側走下去,拐進一個小院,再上到三樓,有一間約60平米的房屋。從2016年7月15日起至2018年10月2日,夫妻倆租住在此,每年的租金是5000元。

這是一棟修建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樓房,牆外表的色調是黃色和灰色。

胡某夫妻的臥室臨著喧囂的橋東街。2016年7月23日,戴某花在朋友圈說,住在新化購物雖方便,但顯然沒家裡安靜。樓下菜市場、廣告音樂聲、汽車的喇叭聲很吵。

房屋的客廳上有一幅壁畫,4條灰色錦鯉和5條紅色錦鯉在荷花間嬉戲,它們搖曳著尾巴。畫的上端有這樣一句話:「天河碧波泛金光,今日奉旨到凡間,追求富貴和吉祥。餘有富貴。」

臥室的床頭還有一幅畫,埃菲爾鐵塔邊,一個女孩牽著心狀氣球,蝴蝶圍繞在她的身旁,女孩的頭上寫著英文字母:paris love(巴黎之愛)。

房東介紹,2016年7月13日,何某看到招租啟事後,付了一年的租金;7月15日,夫妻倆搬了進來。夫妻倆的家當很少,「帶著幾個箱子,幾件家具和兩個孩子,就住了進來。」

這一年,夫妻倆很恩愛。何某在外跑車,戴某花在家帶孩子。

一樓大姐說,一家四口在傍晚時分,時常出來散步,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去資江邊走走,有說有笑。戴某花很熱情,見人會問好;何某很安靜,斯斯文文的,很少說話,通常微笑著點點頭。

2018年8月13日,戴某花在朋友圈裡發了四張照片,附上的文字說,好美的一橋,好美的新化,更美的是這一排排的江景房。

這句話映襯出了她所租住的老樓的破敗。

何某夫妻曾租住在新化縣城的房間內景。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跳樓和離婚

房東對一件驚動了民警的「跳樓事件」記憶尤新。

「跳樓」事件發生在6月一天的傍晚。

「我住在4樓,三樓傳來敲牆發出的‘咚咚’聲和爭吵聲,我下樓看到,兩口子又在吵架,兩個小孩扯著嗓子在哭。吵著吵著,戴某花走到二樓和三樓的拐角處,一邊哭一邊說要跳樓,我勸她回去,勸不回去,只好報警。警察來了,把戴某花送回房間。何某埋怨妻子,說她‘現世’,就是丟人的意思。何某覺得夫妻吵架,驚動了民警,很丟人。」

這次並不是夫妻倆第一次吵架,也不是最後一次。

2017年冬天的時候,房東路過三樓時,看見戴某花和何某吵架。何某拿著一本離婚證向房東哭訴:「大姐,我們倆是離婚了的,你看看這個離婚證,我們是離婚了的。」他們離婚並沒離家,而且在2018年1月8日就很快復婚。戴某花告訴房東復婚的原因:孩子需要一個完整的家,而且女兒病的很重。

2018年7月的一天,夫妻倆再次吵架。房東勸架時,戴某花遞過來了手機,手機上有一條信用卡催款簡訊:再不還款,將面臨起訴。

「戴某花說何某辦了信用卡,她的手機收到了簡訊,她想不清錢去了哪。我看了簡訊,讓她不要管這是詐騙簡訊,她說不是的,是銀行發來的。」房東說。

還有一次,何某在長沙給房東發來微信,稱戴某花在打孩子幫忙勸勸,「吵架了,何某不回來。戴某花打孩子拍視頻逼他回來。何某看到視頻後,第二天就回來了。打孩子不是真打,我去勸的時候,兩個孩子一點事沒有。」

打孩子逼何某回家一事,上遊新聞記者從何某摯友處也得到了證實。

「2016年吵的少,2017年和2018年經常吵。」房東說,夫妻倆雖然常吵,但多數情況下會很快和好。

何某夫妻曾租住房間新換的防盜門,房東說夫妻倆吵鬧打爛了原來的門。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牛泰

拮據和搬離

按照約定,今年7月15日,夫妻倆要交第三年的房租。可夫妻倆拖了兩個月。「9月初的時候才來交的,沒有交5000塊,只交了3000塊錢。我知道他們兩口子難,經常要帶女兒去長沙看病,就說緩緩不要緊。2017年的時候,我在網上看到他給女兒看病眾籌,還捐了200塊錢。」房東說。

據瀟湘晨報報導,何某曾在9月7日從中國平安人壽保險公司購買保險,保單在次日就已經生效,戴某花事前實際上已經知情——在何某失蹤後,戴某花曾登錄何某的微信,問經辦人員什麼時候來拿保單。

房東介紹,何某在9月13日離開租住處。9月18日,何某夫妻倆微信視頻通了話,戴某花讓何某回來,何某不回來。9月19日,戴某花聯繫不上了何某,她給他發了100多條信息都沒回。

據新化警方通報:9月19日正是何某偽造汽車墜河詐死騙保之日。

房東介紹,9月23日,戴某花的公婆來到租房處接走了戴某花。10月2日,戴某花的公婆再次來到租房處,將所有物品搬走。此前一天的10月1日,「墜河」車輛被打撈上岸。

「走的時候算下幾年欠下來的水電費,3000塊錢的房租都不夠,我還便宜了30塊,我和他們兩口子就兩清了。我在打掃房間時,看見木門的下面被他們打架打爛了,換了一個新門。」房東說。

房租沒交清,水電費欠繳,這幾年夫妻倆是拮據的。

10月11日,戴某花的遺體被打撈上岸,她的身上只有30多元現金。

來源:騰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