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羅永浩記者會道歉了,但沒有回答這五個問題

「今晚最後一次相信羅永浩,希望不會讓我失望。」11月6日19點,微博網友 @heqin495在原成都大魔方演藝中心曬門票稱。

這場原本應於19:30分開始的「錘子2018秋季新品記者會」,在諸多網友「老羅重新定義19:30」不滿彈幕之後,才在20:08分羅永浩姍姍登場後開始。

「很抱歉,我們開場晚了一些,非常非常的抱歉。涉及到一些機構的問題,在未來寫回憶錄的時候,或許我會講明原因。」登台後,情緒明顯波動的羅永浩,連道了幾次歉,嘆了幾次氣。

在這場記者會上,羅永浩發布了與錘子科技「無關」的三個產品:1999元的空氣加濕器、899元的智能音箱、地平線8號商務旅行箱(旗艦版旗艦版1999元,標準版299元-1199元),沒有手機。

現在,面對這三款產品,那些花800元買票進場的錘粉失望了嗎?

1/「與錘子無關」的記者會

11月6日的成都,陰轉小雨。天氣預報提醒,市民「裹好秋衣秋褲」。

對羅永浩來說,這或許同樣是一個略感「寒冷」的記者會。

或許因為急轉直下的冷天氣,或許因為遠赴成都並且接受高達800元門票的錘粉並不多,羅永浩的這場2018秋季新品記者會,不僅在預定時間50分鐘之後才開始,成都演藝中心(現更名為五糧液演藝中心)觀眾人數並不算太多。

原本預計要直播的騰訊視頻,也擺了老羅一道,放棄了直播。而且,除了因為記者會延遲過長道歉,老羅還因為PPT的頻頻出錯 、黑屏而幾次道歉。

但很快,他開始習慣性的展現自己的桀驁不馴與誰都不放在眼裡。面對上座率不理想,門票賣不動票的說法,「我不覺得自己過氣了,賣不動了。」羅永浩說,現在有各種各樣的網紅出現,但自己是第一代網紅,紅到現在都沒有第二個。

不過羅永浩承認,2018年是他最艱苦的一年,還對成都分公司倒閉傳言進行了澄清:「四地分公司研發資源分散,導致研發效率很低,成都研發團隊已進行內部整合,之後上海研發部門將並入北京研發部門。」

「或許到年底,又有傳言說,上海分公司倒閉了。」他說。

他還習慣性的懟了蘋果,在展示外界對錘子手機的好評時,當讀到「在交互上是中國的蘋果時」,他說,如果是喬布斯時代的蘋果,他感謝這樣的評價,如果是現在蘋果,為了得體,他不方便多講。

在產品發布重頭戲環節,羅永浩首先表明有三款產品發布,沒有錘子手機——這個結果並不讓人意外,意外的是盡管這三款產品都由錘子科技產品定義和工業設計,但都是由錘子科技子公司、控股公司和合資公司推出。

第一款產品,暢呼吸智能落地式加濕器,售價1999元;桌面版加濕器為999元;暢呼吸藍牙溫濕度計,99元,擁有「1200毫升業界罕見加濕量、9L超大水桶、水泵式製作」、「完善智能化」等諸多優勢。該產品由成都暢呼吸科技推出。值得注意的是,暢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此前曾被傳聞倒閉,於去年8月11日在猛追灣街道完成工商註冊。

第二款是錘子科技控股的聲盼網路科技(上海)推出的智能音箱,老羅為它取名為David&Sheiyl(大衛和希瑞),售價899元,宣稱支持自定義喚醒詞或無需喚醒詞可進行多輪對話——這款音箱,正是前幾日羅永浩在微博轉PO的海報中,表示讓人眼前一亮的產品。而其海報,目前來看則有諷刺友商,暗示錘子的智能音箱不需要喚醒。

「聲盼網路」成立於2017年10月,網路上關於這家公司的資料寥寥無幾,相比較下,關於公司股東「錘子科技」的資料倒顯得十分詳盡。2018年7月12日,「聲盼網路」工商信息發生變更,註冊資本由100萬元增加111.11萬元,增幅達到11.11%。同時,公司新增11名個人投資者和1名機構投資者,個人投資者中包括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陌陌科技CEO唐巖、出門問問創始人之一朱禕舟等,11位投資人均通過錘子科技持有「聲盼網路」股份,且該公司法人也由耿達維變為錘子科技法務總監金揚。

第三款是成都遠行客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旅行箱包,滿足收納狂人的大滿足。地平線8號商務旅行箱(旗艦版旗艦版1999元,標準版銀色1199元、標準版銀色999元,299元的黑色和灰色版本),來自Smartisan的頂級工業設計,擁有同尺寸最大的收納空間。2019年4月起售,後三款現貨銷售,將在京東雙十一當天降價200元。

相關資料顯示,遠行客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8年3月。公司註冊於成都,商務運作基地位於福建廈門,產品製造基地位於福建和廣東,是一家箱包品牌製造為主的公司。

「工匠羅」和工匠精神,是他給自己以及錘子手機設定的形象。所以,他不吝誇張地盛讚錘子:「我找來的3個國內UI設計師,都認為自己可以滅掉蘋果,只是需要一點點時間,比如半年。」

那麼現在,在2018年秋季產品記者會上頻頻的嘆氣中,這樣的產品記者會,真是他內心想要的記者會麼?這幾款產品,真的能做到老羅記者會結尾的「代表中國製造走出國門」麼?而且對於事關錘子生死存亡的未來幾個問題,他並沒有任何回答。

2/與錘子有關的五個問題

1. 錘子核心生態到底是什麼?

從目前來看,羅永浩最想做的,是向小米一樣建立自己的生態產業鏈。

目前,小米建立了龐大的生態體系。除了在港交所上市的小米,小米生態企業中,有兩家也已經在美國上市,一家是華米科技,一家是雲米科技。而帶有小米logo的產品,不但有手機和筆記本電腦;還有淨水器、路由器、電磁爐、投影儀、體重秤以及各種廚房用具和生活用具;也包含箱包服飾、牙刷、玩具、毛巾等產品。

錘子科技也對外投資了很多生態企業。除了堅果手機,還有TNT工作站、子彈簡訊、空氣淨化器、汽車空調濾清器、襯衫、帆布鞋、衛衣,甚至有文具記事本。現在又加上了空氣加濕器和智能音箱。

從小米和錘子兩者布局生態行動來看,兩者有相似之處,那就是做粉絲經濟,兩者都擁有魅力獨特的掌門人。但最大的問題是,作為生態的核心,小米手機已經牢牢占據國產手機市場前幾位地位,小米電視、掃地機器人等也占領市場前列,「第三方生態鏈」都是以手機作為整個生態鏈的主要入口和控制中心,哪怕是第三方企業的產品,也可以通過手機中的APP進行集中控制。

但是錘子呢?找不到一個支撐起生態產業的核心——除了銷量慘淡的錘子手機,頻頻跳票的TNT,迅速沒落的子彈簡訊,你甚至很難想起其他具體產品的名字。而且,羅永浩也不是雷軍,僅僅在融資這一項,兩者就有天壤之別。

2. TNT真的不會再跳票了嗎?

2018年5月,羅永浩在北京鳥巢舉辦了一場規模盛大的記者會,推出一款搭載AI功能的筆記本電腦「堅果TNT工作站」,羅永浩稱之為「定義下一個十年」的產品,但截至目前。關於網傳堅果TNT訂單量太少,合作工廠不願意生產消息迅速傳開。羅永浩對此在微博上稱:「堅果TNT死不了。」

在成都2018年秋季產品記者會中,羅永浩表示,TNT硬體沒有問題,是因為軟體配套問題遲遲不能發售,目前已有一部分人「寫血書」爭取在12月31日之前發布。

留給外界的懸念是,TNT又會再次跳票麼?實際上,從目前來判斷,老羅「定義下一個十年」的夢想基本破滅。面對這個可能是2018年科技圈最大笑話,我們仍然想搞清楚其中原因:這一偉大的革命性的消費產品是不是徹底涼透了?假若涼透,是因為太過超前,導致產業鏈上下遊、市場都沒有準備好,還是只存在於老羅的PPT之中?

在偉大的企業,也有產品失敗的時刻——比如蘋果,就有PowerBook Duo系列等11款產品被列為失敗。我們期待,有一天,不用等到回憶錄,羅永浩就能對外界講講TNT夢想。

3. 錘子帳戶上還有多少錢?

眾所周知,錘子科技資金鏈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2015-2016年,錘子公司一直處在虧損之中,據媒體報導,2015年錘子科技虧損4.62億元,2016年虧損4.27億元。截至今年三季度,錘子科技利潤總額依舊虧損1億元。

而從錘子科技自誕生至2016年,融資總額不超過4億人民幣。即便2017年有了成都成都政府和當地國企10億資金的注入,也很快燒完,據《財經》披露,今年5月,錘子科技帳上的可用現金僅剩5000萬元人民幣。

從資本市場來看,以目前錘子科技的體量,風投基金已經基本沒有投資的可能性,只能尋求大型科技公司的並購途徑。此前根據鋅刻度(ID:beefix)調查情況來看,羅永浩曾找過小米、百度、阿里巴巴等公司,但在深入了解錘子的業務情況後,幾家公司均選擇放棄。

另外,辟謠成都總部解散後,網上曝光了一份錘子科技北京公司向成都遷入的《企業遷入登記申請書》,其中出資人、控股股東欄,密密麻麻排了37個企業和個人。而錘子科技的工商資料顯示,從羅永浩700多萬元(27.81%),到郝爽0.19萬元(0.01%),其有50人之多的股東信息。

那麼,資金鏈的問題,是不是導致錘子的成都記者會,與錘子「無關」,沒有手機的原因之一?畢竟,按照此前堅果100萬台銷量,平均每台1000元的物料成本,錘子這條產品線投入的備料資金至少都要幾億元。

4. 巔峰到沒落,子彈簡訊未來如何定位?

8月20日,錘子科技投資的全新社交軟體子彈簡訊上線,不久一路領跑各大App下載榜單,後又攀居至App Store免費總榜第一名。幾天後,羅永浩在微博上透露,已經確認子彈簡訊上線短短七天,快如科技已完成第一輪1.5億融資,預計估值6億。

好景不長,子彈簡訊在經歷短暫榮光後就陷入了斷崖式下跌,從9月份開始下載量就明顯回落。更尷尬的是,10月9日,子彈簡訊被蘋果商城下架一天,此後猶如曇花一現般逐漸淡出公眾視野。

從10月底開始,老羅為了維持子彈簡訊,不得不採用最原始、高成本、低效率的「撒紅包」方式進行引流。

不過,從鋅刻度(ID:beefix)記者觀察來看,記者群所在的幾個簡訊群,有時連紅包都沒有領完,而且領紅包必須和支付寶授權綁定——有消息稱,子彈簡訊已擬好將分六個月燒掉10億用以拉新1億多用戶計劃。無疑,這對子彈簡訊是一次豪賭。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子彈簡訊的用戶定位,一直不明。「顛覆微信」更像一個口號,還因為沒有支付牌照,也無法完成支付轉帳,甚至因為功能不完善,也無法完成資源對接、信息分享等功能。

5. 錘子手機還能掀起多少浪花?

從全球知名市場研究調查公司IDC早前公布的數據來看,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已經連續四個季度出現下滑,但國產手機廠商中華為、小米和Oppo依然穩坐在全球市場份額前五的「第一陣營」;而Counterpoint針對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的最新調研數據則從側面印證了這個結果,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國內智慧型手機出貨量份額前六分別為華為、Vivo、Oppo、小米、蘋果和三星,其中除華為和Vivo出貨量較去年同期分別提升13%、4%以外,其他廠商均為持平或減少。

對於錘子而言,確實不易。在競爭激烈的手機領域,蘋果、三星、華為死守高端領域,小米、vivo、魅族瓜分中低端市場,內外交困的錘子手機,一旦對羅永浩的情懷消磨殆盡,未來該如何尋找到自己的生存之地?甚至,還能等來新的錘子手機麼?

一個錘粉的說法很是傷感,他說:自己在很多場合和不同的人說過,希望羅永浩發布只更新硬體的「復刻版」T1。現在呢?T3可能等不來了,「復刻版」T1可能也等不來了。

聯繫我們

本文由鋅刻度記者(微信號:beefix)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