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產房:妻子九死一生產下男嬰,丈夫為何偷偷拔了新生兒的一根頭髮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那是今年4月份的一個夜晚,4床的孕婦小李,因為肚子里的胎兒過大,在順產過程中,怎麼也生不下來,胎兒有窒息的危險,小李呢,也出現了大出血,我們產房的薑醫生當機立斷,馬上進行了順轉剖的緊急剖宮產,小李的情況才轉危為安,止住了出血,娩出了一個8斤多重的男寶。

按照慣例,我們把新生兒簡單的擦拭一下後,就抱給在產房外邊的家屬看,小李的丈夫小石看了看嬰兒,發現孩子的頭髮是彎曲的,臉色就變了。

「這是我的孩子嗎,怎麼一點都不像我呀,你看,我的頭髮是直的,這孩子頭髮是彎曲的。」

小石是我們醫院網路辦公室的工程師,平時哪個科室電腦、網路出故障了,都是找小石來解決,也算是半熟臉。我說:「小石,不會錯,今天就是這一台手術,我們給孩子洗了洗後就給你抱出來了。」

由於是剖宮產,產婦小李還需要在產房休息幾天,丈夫小石呢,也在產房里陪護。

等到小兩口的親友來探望,七嘴八舌的談論著孩子像誰的時候,都說孩子像媽媽,這讓小石臉色更難看了。

到了中午,小石找到了我,說:「小紅姐,不行,我得弄個水落石出,我想給這個孩子做個親子鑒定,需要辦些什麼手續,要帶什麼東西,要是不是我的兒子,我不是白疼白養了?」

 

 我哭笑不得,勸他說:「孩子現在還小,像誰不像誰的,很難說,長大了就好了,我們產房沒有親子鑒定的業務,那是檢驗科小胡他們的業務。」

小石不知道從那里看到,說是只要取得嬰兒的一根頭髮,就能做親子鑒定,他就找到了檢驗科的小胡,從兜里拿出了一根頭髮來要求鑒定,搞得檢驗員小胡苦笑不得。

「大哥,雖然頭髮也可以做鑒定,但必須要求連根拔起,頭髮根部的那個「白點」,就是毛囊,這里才能提取到足夠的DNA。剪下的頭髮沒有毛囊,是做不了親子鑒定的。」

「好的,我再取幫你拿。」

這天晚上,他趁著妻子小李和嬰兒都睡著了,偷偷的拔了新生兒的一個頭髮,沒想到,因為疼,小寶寶哭了起來。

小李也驚醒了,當她看到小石的舉動後,驚訝的問:「你說,為什麼拔新生寶寶的頭髮。」

「我。。。。。。」小石啞口無言。

「你是不是還懷疑這孩子不是你的,是別人的?」在病房里,夫妻兩個吵了起來。

聽到動靜,我和薑醫生跑過去勸架。

小李哭著說:「小紅姐,薑醫生,他老懷疑孩子不是他的,懷孕的時候,就疑神疑鬼,說我和隔壁的大汪哥不明不白的,大汪哥頭髮是彎曲的,所以,他看孩子頭髮是彎曲的,更懷疑了,你說,這日子,還能過嗎?」

聽了小李的哭訴,薑醫生勸說說:「就憑頭髮是彎曲的,斷定孩子不是你的,太武斷了,小石,你要相信你的妻子。」

小石呢,看著薑醫生,吐露了真情。

原來,小石和妻子小李在去年8月份結婚的,當月,小石只在小李經期時同房過,其餘時間都在南方出差。到了9月,小石出差回來,又與小李同房了一次,之後,小李對小石說,自己懷孕了。  

小石說:「薑醫生,你說,現在是4月,孩子就出生了,如果我妻子是去年9月份受的孕,為什麼孩子只在肚子里待了8個月就出生了?而你們還說孩子是足月兒。」

薑醫生說:「這沒有什麼奇怪的,你妻子小李是在去年8月份懷孕的。」

「經期可以懷孕嗎?」小石問。

薑醫生解釋說:「絕大多數女性在月經開始後的第14天左右排卵,醫學上稱此前後一周為‘危險期’,也就是容易懷孕的時段。事實上,這只是針對排卵規律的女性而言。有些女性的排卵時間並不限於該周期。如果排卵提前,而男方的精子生命力旺盛,這些精子可以在女性體內生存3天左右,最後很可能讓女性受孕的。」

小石懷疑的說:「可是,就算是8月份懷孕,到現在4月份生產,也不到十個月呀,怎麼還是足月兒呢,不都是十月懷胎嗎?」

薑醫生笑著說:「十月懷胎,並不是指足足的十個月,也就是300天,而是以一個月28天計算而來,大約在37周至42周之間,也就是說,孕期實際上是9個多月。並且,醫學上的孕周是從末次月經開始計算的。

 實際上,從醫學角度上,人類繁殖的分娩周期,從精子真正到女子體內和卵子結合,胎兒成熟到分娩,只有266天,不到9個月。這是經過長期研究得出的公認的一個數字。由於人們很難知道到底哪天精子和卵子結合了,所以,計算女性懷孕時間或者推算預產期都是由最後一次女性月經來潮的第一天算起,也就是280天。雖然這280天里包括了尚未懷孕的日子,這些都是正常的。」

聽完了薑醫生做的詳盡的科普,小石這下子沒話說了,乖乖的給妻子小李陪了不是,道了歉,取得了小李的諒解。3天之後,夫妻兩個抱著孩子回家了。

後來,聽檢驗科的小胡說,小石還是做了親子鑒定,鑒定中心采集樣本後,進行了DNA提取並做了檢測,最後發現,嬰兒所檢測到的基因都在小石的基因中找到,也就是說,小李所生的孩子與小石存在生物學上的親子關係。小石是孩子的父親。這下子,小石才算真正相信了薑醫生的話。

當檢驗科的小胡告訴了薑醫生這件事後,薑醫生淡淡的說:「夫妻之間了解一些懷孕的知識是必要的,更重要的是,彼此的信任,這才是夫妻感情的基礎。親子鑒定只能鑒定出孩子的父母是誰,可是,卻鑒定不了夫妻感情的真與假。」

深夜的產房,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麼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