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發布職務犯罪審判白皮書 :35至45歲最易發生

  10月31日,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職務犯罪審判白皮書》,白皮書顯示,1995年至今,北京一中院共審結一、二審職務犯罪案件1802件,先後共判處罪犯2306人,從犯罪年齡看,35歲至45歲是最易發生職務犯罪的年齡段。

數據

23年追繳沒收66億

白皮書顯示,1995年至今,北京一中院共審結一、二審職務犯罪案件1802件。先後共判處罪犯2306人。從數量上看,自1998年之後,職務犯罪案件的數量開始攀升,2003年達到年收案132件的最高點,反腐敗鬥爭力度不斷加大。

在罪名分布上,一中院審理的職務犯罪涉貪污賄賂類案件1724件,占職務犯罪案件總數的95.67%,瀆職類案件78件,占4.33%。在審理的貪污賄賂類案件中,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為涉及的主要罪名,分別占該類案件的;在瀆職類案件中,玩忽職守罪和濫用職權罪為主要涉及罪名。

在涉案金額上,一中院審結的職務犯罪案件犯罪金額普遍較高,100萬元以上的案件共計845件,占案件總數的46.89%。一中院判決沒收贓款物、追繳經濟損失共計折合人民幣66億餘元,實際追繳到位共計44億餘元,執行到位率達67.1%。

在刑罰裁量上,一中院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被告人占此類罪名中被告人數的32.57%;五至十年有期徒刑的占18.13%;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占43.02%;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的占6.29%。

特點

職務犯罪 35歲至45歲最易發生

白皮書顯示,在一中院審結的職務犯罪案件被告人中,科級及科級以下的為1756人,占被告人總數的76.15%;處級421人,占被告人總數的18.26%;司局級107人,省部級以上的22人。科級及科級以下的「小官」是涉及職務犯罪的主要群體。

從犯罪時間跨度看,被告人犯罪的時間跨度為5年以內的1766人,占被告人總數的76.58%;5至10年的432人,占18.73%;10年以上的108人,占4.68%;犯罪行為時間跨度平均為7年,最長的22年。犯罪時間跨度最長的是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處原主任李柱。公訴機關指控,李柱於1989年至2011年間,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款,犯罪時間跨度長達22年。從被告人年齡來看,首次實施職務犯罪行為時55歲以上的為179人,占被告人總數的7.7從被告人年齡來看,首次實施職務犯罪行為時55歲以上的為179人,占被告人總數的7.76%;45歲至55歲的707人,占30.66%;35歲至45歲的866人,占37.55%;35歲以下的554人,占24.02%。35歲至45歲,年富力強、掌握一定權力的群體在各年齡段中占比最高,而35歲以下的被告人占到24.02%,呈現出「初犯」低齡化的趨勢。

白皮書顯示,權力集中、資金密集的部門和崗位成為職務犯罪的「重災區」,一些關係國計民生的重要、關鍵領域,出現了多人涉案的「塌方式」貪腐枉法。有的機關、單位風氣敗壞,甚至出現了大面積貪腐問題,往往是「拔出蘿蔔帶出泥」,查處一個案件牽出一窩人。

原因

權力過於集中 缺少制衡

一中院總結審理的職務犯罪案件發現,職務犯罪發生的原因多為理想信念動搖,私欲膨脹,貪圖享受;心態嚴重失衡,部分主管幹部因升遷無望,極易對其擁有的權力、地位與經濟收入不成比例的現狀產生不滿;僥幸從眾心理,認為身邊存在通過權力「獲取」財富未受懲罰的現象,從而產生法不責眾的僥幸心理,違法攀比。

心態失衡後,往往導致放棄對自己的要求,極易沉溺於某些「燒錢」的興趣愛好,甚至沾染賭博等低俗「癖好」。

此外,法院發現,一些單位權力過於集中,難以形成對權力的有效監督和制衡。一些單位、部門的風險防控制度先天不足,執行的剛性不強,對制度落實的監督檢查不到位,導致既有制度形同虛設,難以形成對權力的有效監督和制衡。比如原太空物資進出口公司經理王大慶貪污、挪用公款案中,王大慶就是公司財務上的「一支筆」,經常會口頭安排財務人員支出資金,從不給財務人員留任何簽字的單據。他在數年間屢屢前往澳門賭博肆無忌憚,從不避諱公司員工,他在澳門賭博上癮,一夜之間輸贏幾百萬元的事情是公司內人盡皆知的「秘密」。但就是如此,王大慶在案發前,從未因賭博受到黨紀政紀等相關處理。(北青報記者李鐵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