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課|海外代購店主逃稅三百萬被法院判刑10年,量刑是否過重?

最近,廣東一淘寶代購店主的道歉信截圖在網路熱傳,店主燕子(化名)自稱因做進口代購被判走私被法院判刑十年,現正在廣州女子監獄服刑。

中國裁判文書網2018年8月31日公布的判決書顯示,自2013年5月起,燕子在香港多家服裝公司大量採購服飾,並通過快遞郵寄、雇請「水客」偷帶及自行攜帶等方式走私入境,最後通過淘寶店銷售。經查明,燕子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共計1140萬元,偷逃稅額共計300餘萬元。2018年7月18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燕子因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並處罰金550萬。

2018年11月6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聯繫上燕子丈夫萬先生,他表示,道歉信是他在與妻子會見後,整理燕子想法後發出的,「燕子希望和她一樣從事代購的同行能夠吸取教訓,引以為鑒。」

該截圖流出後,也引發了廣大網友熱議:量刑是否過重?代購和走私的邊界究竟在哪?對此,法律人士指出,海外代購行為本身無可厚非,是否違法取決於代購後是否申報和繳納稅款。

淘寶被判逃稅胡代購店主留下的話

逃稅300萬被判十年,律師:偷逃應繳稅額巨大,量刑適當

萬先生告訴澎湃新聞,今年2月24日珠海中院作出原審判決後,燕子曾就偷逃應繳稅額的計核依據是否合理、計核數額是否準確、量刑是否過重等問題提出上訴。

廣東高院的二審判決認為,原判已根據燕子的犯罪事實、數額、並考慮其悔罪態度,對其從輕判處起點刑,並在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兩倍以下判處罰金,量刑適當,並對在燕子淘寶店倉庫查獲的其他非走私貨物、物品所作處理不當問題予以糾正。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浩指出,《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有明確規定,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三百四十七條規定以外的貨物、物品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澎湃新聞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亦有規定,走私普通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在十萬元以上不滿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偷逃應繳稅額較大」;偷逃應繳稅額在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二百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偷逃應繳稅額巨大」;偷逃應繳稅額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

周浩認為,燕子偷逃應繳稅額300多萬元,屬於「偷逃應繳稅額巨大」,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相對來說,淘寶店主因代購被判10年量刑適當。」

事實上,像燕子一樣,因代購進口商品被判刑的案例並不罕見。澎湃新聞以「淘寶+代購+走私普通貨物罪」為關鍵詞,共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檢索出25份判決書,其中41名被告人中僅有2名被免於刑事處罰,其餘39人均被判處6個月至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海外代購vs違法走私,如何劃清界線?

萬先生告訴澎湃新聞,燕子經營淘寶店已有12年,從2013年5月起才開始從事進口服飾代購。據萬先生介紹,其中一部分商品是在香港通過順豐快遞郵寄至內地,「燕子以為快遞公司已經替寄件人‘代報稅’了。」

判決書顯示,除快遞郵寄外,燕子還曾雇請「水客」偷帶及自行攜帶等方式將購於香港的物品走私入境。

澎湃新聞注意到,海關總署2011年第43號公告就曾對進一步規範對進出境個人郵遞物品的監管作出規定:個人郵寄進境物品,海關依法征收進口稅,但應征進口稅稅額在人民幣50元以下的,海關予以免征。個人寄自或寄往港、澳、台地區的物品,每次限值為800元人民幣;寄自或寄往其它國家和地區的物品,每次限值為1000元人民幣。個人郵寄進出境物品超出規定限值的,應辦理退運手續或者按照貨物規定辦理通關手續。

周浩告訴澎湃新聞,海外代購行為本身是合法的,是否違法取決於代購後是否申報和繳納稅款。他指出,《海關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個人攜帶進出境的行李物品、郵寄進出境的物品,應當以自用、合理數量為限,並接受海關監管。同時,《海關法》第八十二條規定,違反本法及有關法律、行政法規,逃避海關監管,偷逃應納稅款、逃避國家有關進出境的禁止性或者限制性管理,都屬於走私行為。

周浩補充道,將於明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所有電子商務經營者都應當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且依法履行納稅義務。這意味著,自然人、代購商店、代購網站或其他市場主體,只要從事海外代購交易的,都必須先在國內的工商行政部門進行備案登記並領取營業執照,同時去稅務部門辦理稅務登記證後方能經營,否則將受到相應的處罰。「這必然會對海外代購產生影響,對消費者而言也面臨漲價,但總體上會使得電子商務市場更加規範,」周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