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搬進農家 面對面審案普法

法庭搬進農家 面對面審案普法
江南區巡回法庭以真實案例釋法,增強村民維權意識
■本報記者 陸增安 通訊員 黃昕如

昨日上午10時,一場特別的巡回法庭庭審在江南區蘇圩鎮慕村村頭大榕樹下開庭審理。一條橫幅,幾張桌椅,一名法官、一名書記員、一名翻譯員,組成了一個簡易的巡回法庭。雖然簡陋,但不失法庭莊嚴。當天開庭審理的是一起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件。這場庭審,吸引了村民、村幹部等百餘人旁聽。

工人建房受傷致殘癱瘓在床

當天開庭審理的原告、被告雙方均是慕村村民。早在今年初,村民奚某杜和慕某隆一起找到黃某選,想承建黃某選新建的樓房。經雙方協商,最後以勞務中包即包人工及機械的承包方式成交。之後,慕某隆、奚某杜兩個包工頭分別組織慕某某、覃某藝等8人組成一個施工隊建房。

2月13日中午,施工隊在進行天面砌磚圍欄時,由覃某藝操作的吊車鋼絲繩突然斷線,吊上樓的翻鬥車掉落砸中樓下施工的慕某某,導致其腿部和腰椎部嚴重挫傷。後經醫院搶救,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事故造成慕某某重級傷殘,目前癱瘓在床,生活無法自理。

事發後,施工隊全體工友及房主黃某選,捐了8700元給慕某某作為治療費用,但距離95041元的治療費相差甚遠,且慕某某出院至今,每天都要花費幾百元錢處理傷口及加強營養,還需要專人特別照顧日常生活。

多次調解未果訴至法庭索賠

慕某某認為,慕某隆、奚某杜作為包工頭,沒有做好安全防范措施,房主黃某選沒有注意檢查和加強管理,而且額外請施工隊做工,沒有交代好包工頭,存在安全隱患並導致事故的發生。

為此,慕某某曾向慕村村委反映,並經村委會多次調解無效後,遂起訴至江南區法院蘇圩法庭,訴求法院判令房主黃某選和包工頭慕某隆、奚某杜及操作吊車的工友覃某藝共同賠付醫療等費用。

庭審中,黃某選稱,按照雙方口頭約定,機械設備、施工工具都是由包工頭提供,他無法對包工頭帶來的設備及工具的合格標準進行檢查。且按照農村慣例,從來沒有鑒定和檢查包工頭提供的設備和工具。另外,這次事故發生主要原因是吊車的鋼絲繩老化才會斷線,而吊車及鋼絲繩均是傷者慕某某提供且出租給施工隊的,此前奚某杜已告知慕某某吊車的鋼絲繩嚴重老化,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要求換新,但其並沒重視,也沒有更換。

慕某隆、奚某杜、覃某藝共同辯稱,當時是慕某某自己跑到施工作業盲區,他們均不願意承擔賠償責任。

巡回法庭進村屯面對面審案

因分歧較大,原被告雙方不同意調解。最後,法官在聽取雙方當事人的陳述以及查看相關證物後,當庭判決慕某某自擔60%責任;房主黃某選和吊車操作工覃某藝分別承擔35%和5%責任,分別賠償慕某某醫療費、住院夥食補助費等各項損失34741.65元和4642.66元。

「目前,農村自建房也越來越多,但由於安全意識薄弱和措施不全等因素,導致安全事故常有發生。此次將審判法庭搬進農家,是讓村民們以此為戒,增強安全防范和以法維權意識。」蘇圩法庭負責人劉紹鋒介紹,巡回法庭以開庭審理真實案例的形式,讓越來越多的村民了解法院案件審理過程,讓庭審不再神秘。同時,庭審開到村裡,拉近與村民的距離,方便村民訴訟,縮短訴訟時間,並通過村民身邊的典型案例,以案釋法,以公開、透明、直觀的法治宣傳方式普及法律知識,達到「審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社會效果。

村民表示,法庭開到村裡,讓他們能學習到法律知識,這一做法真正做到了下基層接地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