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海域化工泄漏,只是一個「意外」?

文丨於平

據媒體報導,11月4日凌晨,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一艘執行碳九裝船的船舶與碼頭連接的軟管處發生泄漏,造成6.97噸碳九泄漏。整個港區異味彌漫,當地許多居民半夜被嗆醒。化工品泄露發生後,大片油污隨潮水漂到附近漁排,對魚排泡沫材料造成腐蝕導致漁排沉陷。養殖戶辛辛苦苦養的魚,一跑而光。而剩下的魚因為被化工污染,沒人敢買,每家養殖戶都損失慘重。

事故發生後,涉事企業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公開承諾,將賠償養殖戶損失。養殖戶損失當然應該賠,而且,此次化工泄露,對海洋環境造成了嚴重污染,相關的治理和修復,東港石油化工同樣得買單。此外,化工泄漏產生了高濃度有害氣體,是否給當地居民的健康造成損害,是否應給予賠償,同樣不能一筆勾銷。

(受事故影響,不少漁排上的泡沫浮材被腐蝕,造成漁排下沉,當地漁民損失嚴重。)

種種信息顯示,泉州海域化工泄露,恐怕不是一個「意外」。雖然當地環保部門稱,是油船連接至碼頭的軟管法蘭墊片老化、破損,導致部分油品泄漏,油氣逸散至空氣,致使相關區域空氣存在異味。但是,軟管法蘭墊片老化、破損,顯然不可能一下就發生,事先肯定有相關徵兆。正如海恩法則所指出的:一起嚴重事故背後,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

軟管是連接油船和碼頭的,裡面輸送的是危險化工產品,一旦出現問題,對於海洋環境將是一場災難。顯然,這一輸送管線無論如何都該嚴密看護好。在這次事故之後,需要追問的是東港石油化工有沒有做好對於管線的日常巡查和維護,如果定期巡查更換,怎麼會連墊片老化、破損這種重大安全隱患都沒有發現?所以,這場化工泄露之後,有必要追查涉事化工企業日常安全管理是否存在疏漏。

在網路上,一些泉州本地的網友更質疑東港石油化工選址不當,有人還指出,之前多次出現石油化工廠半夜排污,導致居民夜不能寐。這些質疑聲音,可能觸及這起化工泄露事故的深層次因素。

從相關新聞圖片可以看到,在事故發生當地,一排排高聳的化工儲存罐下面,不僅有漁業養殖區,更有大片的漁民住房。漁業養殖區、漁民居住區和化工企業近在咫尺,顯然是一個潛在的安全隱患。不僅如此,涉事化工企業,還靠近人口密集的泉港區,這次化工泄露發生後,嗆人的異味迅速擴散到主城區。一邊是繁華的城市,一邊是危險的化工鄰居,這恐怕是更不可忽視的巨大風險。

此前,環保部門曾對全國化工石化項目環境風險進行過大排查,在排查的全部7555個項目中,布設於城市附近或人口稠密區的有2489個,占32.4%。許多石化企業本來建在人煙稀少的地方,但隨著許多城市的城區範圍不斷擴張,居民區逐漸接近甚至包圍石化園區。

(2010年7月31日,原南京塑膠四廠的丙烯泄露明火引發特大爆炸。圖為爆炸後的廢墟。)

(2013年11月22日,青島輸油管爆燃事故致44人遇難,超百人受傷。爆炸過後,水泥板內的鋼筋變成「龍骨」形狀。)

雖然有關部門一再發文要求對這些石化企業進行搬遷,由於化工企業搬遷成本巨大,重新選址困難,許多高危化工企業的搬遷一直久拖不決,成為化工「定時炸彈」。南京「7-28」爆炸,青島黃島輸油管道爆燃等重大化工事故,都暴露了類似的問題。

那麼,泉州海域化工泄露事故背後,是否也存在選址不當的問題?對於這起重大化工事故的調查,顯然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在落實事故企業賠償責任的同時,當地政府當積極回應社會關切,盡快公布這次事故的真相,並及時排除隱患,才能減少乃至避免類似「意外」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