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村莊被污水「纏繞」:農作物受損 村民得怪病

在圍繞河南汝州糞堆趙村的自然流水溝下遊處,水質渾濁,呈奶藍色。魏晞/攝
在圍繞河南汝州糞堆趙村的自然流水溝下遊處,水質渾濁,呈奶藍色。魏晞/攝

污水纏繞的村莊

兩年來,李勛(化名)承受了3次喪親之痛:他的兩個弟弟、一個弟媳先後病逝。

說起家裡人,李勛幾度嗚咽,雙手合上,「拜托你們關注一下我侄媳婦的病」。

他侄媳婦還不到40歲,因自身免疫性腦炎在鄭州治療,每天要花5000元。他心疼侄子在失去父母後妻子也得了重病,反復提到「(全家)都要靠他一個人(撐著)」。

李勛一家都住在河南汝州的糞堆趙村,之前從沒有家族成員得過「怪病」。

得怪病,並不是這個村近年來經歷的第一件「怪事」:先是繞村而行的自然流水溝裡滲出了煤焦油,原先透明的井水呈現茶色,到後來地裡種出的小麥乾癟,低價都很難賣出,有些幼苗被灌溉後整排倒在土裡,狀似枯草。

村民們懷疑,是位於村莊西南面的汝州天瑞煤焦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焦化廠」)和天瑞集團鑄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鋼廠」)污染了地下水,才引發村裡怪事頻出。

但政府部門卻一直告訴村民,糞堆趙村的飲用水(即井水)沒有問題。這讓村民們想要自證井水被污染變得更加困難。

村民人工灌溉的農田寸草不生(右),而靠天然雨水灌溉的農田能長出莊稼(左)。魏晞/攝
村民人工灌溉的農田寸草不生(右),而靠天然雨水灌溉的農田能長出莊稼(左)。魏晞/攝

怪事:「燒」掉的麥,病著的人

汝州市是河南省的一個縣級市,距平頂山市60多公里。

與汝州市中心一河之隔的糞堆趙村距離汝州只有5公里,曾因進城方便吸引了許多其他鄉縣的媳婦。歷史上,「糞堆趙村」因堆糞有利於農作物生長、糞堆邊上趙家樂於助人而得名。在附近鄉鄰的印象裡,這裡一度是土地肥沃、樂善好施的代名詞。

糞堆趙村現有2800餘口人,共568戶,常住人口2000人,下轄3個自然村,總占地面積3500畝。

玉米曾是這裡的主要農作物。但畝產1000斤左右糧食的豐收場景早在近幾年就消失了,如今小麥的畝產僅有300多斤。

這個變化,近70歲的老村支書王國林(化名)看在眼裡,急在心裡。30年來,村裡大部分村民手裡的土地因為占地等原因,減少了十分之九,從過去的每人一畝地變成了如今的每人一分地。

更讓他們痛心的是,由於水污染,村民被迫改變灌溉方法。按以前人工灌溉的方法,幼苗總是病秧秧的,他們如今種植只能「靠天收」。「靠天收」是指依靠自然降雨灌溉農田,這個方法比人工灌溉的農作物產量低。

「這一排是澆過水的,那一片是靠天收的。」王國林指著自己的小麥地介紹道。僅一步之隔,由雨水灌溉的小麥呈綠色、挺拔、錯落有致;另一側被澆過水溝水的小麥呈幼黃色,稀稀拉拉地斜倒在開裂板結的土壤裡。

即使熬過幼苗期,成熟後的小麥也不再飽滿。這直接導致了村民收益的降低。當地村民算了一筆帳,現在賣小麥,每斤1元都沒人買,而在過去,每斤小麥可以賣1.63元以上。

由於農業勞作的性價比降低,年輕一輩的村民更願意外出打工,留下父母與小孩守住家園。

65歲的村民李啟光(化名)育有兩個孩子,都外出打工,每個月給他寄300元。

「我以前身體棒得很。」曾經當過兵的李啟光很後悔,「我以前傻,一直喝井水。」2015年3月,他被診斷為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如今他病情穩定,每個月800元的藥費主要依靠孩子的打工錢和老年補助。

李啟光分析,他是喝了受污染的井水,才患上白血病。但從他的病歷單上,卻很難找到驗證的說法。「醫生也不敢確定是什麼導致了這樣的病」。

村民的應對方法不外乎兩種:要不喝5元18.9升的桶裝水,要不裝上了價格在2000元左右的淨水器淨化井水。

除了白血病,肝癌和甲亢也是村民多發的病症。此外,近兩年,還有村民被發現患上了因免疫系統低下導致的免疫性腦炎。

李啟光回憶,他曾看過村裡不少30歲左右的青壯年,出現過「在路上走著走著突然昏倒」的狀況。

據村民統計,近10年來,村裡60歲以下死於癌症或白血病的人不低於30個;在25~40歲的青壯年中,三分之一患有腎結石。據不完全統計,2014年污染較為嚴重的農歷十月至十一月間,糞堆趙村有10多名村民相繼去世。

不少村民暗暗比較,本村的死亡率和疾病發生率高於別村。

污染:相鄰的廠,排污的帳

站在糞堆趙村一眼望去,不遠處的幾個大煙囪正向天空不間斷地排出白色煙霧,正是由距離該村直徑不到200米的焦化廠和鋼廠排放。

村民們把水污染的帳都算在了附近的焦化廠和鋼廠頭上,但又找不到證明其相關性的證據。

這並不是糞堆趙村的村民第一次和焦化廠打交道。

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河南省汝州焦化廠建立。由於建廠需要占用糞堆趙村村民的農田,當時工廠給村民的許諾是,每人每月補貼50元,村民們往後不需要耕地,可以來工廠工作。

不承想,建廠後,真正能進入工廠工作的村民並不多,薪水也很低,進廠的村民幹不到幾個月就回到村裡。

更讓村民無法忍受的是,習慣於喝井水、在水溝裡嬉戲的他們慢慢發現,每次上岸後小腿都附著一層焦油,洗都洗不掉,從自家井裡打出來的水都是茶色,用於抽取井水的水泵的表面也變得光滑,泛著油光。

漸漸地,原來有許多魚的水溝裡,什麼生物都沒有了。

2004年,河南省汝州焦化廠改制後成為獨立法人企業——汝州天瑞煤焦化有限公司。根據工商信息,該公司的經營範圍有焦炭、煤氣生產銷售,煤焦油、粗苯生產,原煤洗選。

其中,天瑞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持有80.51%的股份,而天瑞集團鑄造有限公司則持有其股份19.49%。

沿著工業大道,焦化廠與鋼廠相對而建。雖然兩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同,但他們同屬天瑞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鋼廠的大股東也是天瑞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根據工商信息,鋼廠的經營範圍包括鑄造件設計製造、機械製造、冶金鑄造工業設備設計製造等。

在焦化廠和鋼廠方圓5公里的範圍內,有寧洛高速、林桐高速、207國道等,方便貨車將工業產品運輸到各地,而這兩個公司所在的汝州市汝南工業園區,也處於鄭州、洛陽、平頂山、南陽四市的交通中心。

如果把Google衛星地圖上的兩個公司的位置與汝河連成一條直線,處於兩者中間的糞堆趙村將橫穿直線。糞堆趙村也是距離兩個廠最近的村莊之一。

從老村民手畫的示意圖上看,由於糞堆趙村相對其他相鄰村莊地勢較低,又有環繞村莊、直通汝河的自然流水溝,焦化廠和鋼廠的工業廢水才沿著水溝,繞著糞堆趙村,排入汝河中。有村民認為,工業廢水滲透到了地表以下,污染了地下水。

也就是說,地理位置與地勢共同決定了,焦化廠和鋼廠一旦排放廢水,勢必會流經下遊的糞堆趙村,排向汝河。

為了證實焦化廠和鋼廠的確排放污水,村民們自發地尋找排污口,並總結排放的頻率和規律。

村民發現,在焦化廠附近,有一條火車鐵軌建在一個地勢較高的山丘上,排污口就藏在鐵軌下,枯葉堆積在洞口前,附近的樹木掩蓋了大半個洞口,四周是糞堆趙村村民的農田。乍一看,很難發現在鐵路兩旁的莊稼深處,會有排污口。

排污口的水面泛著油花,有一群蚊蟲在水面上亂飛。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接近洞口,用塑膠礦泉水瓶在排污口取樣時,發現離洞口越近,水的異味越大,讓人有眩暈惡心之感。從排污口洞口往裡看,筆直的排污管直通焦化廠所在的方向。

由於取樣時塑膠瓶外部接觸了水面,不一會兒就有黑色附著物黏在其表面,傳來明顯的焦油和炭的味道,且水呈透明的淡黃色。這與村民提到戲水時小腿上附著焦油的描述吻合。

從排污口往村裡的方向走,一條寬度不到一米的自然流水溝彎彎繞繞地流經小半個糞堆趙村,沒走幾米就能看到透明塑膠袋、白色泡沫板漂在上面。

順著自然流水溝的流向走到下遊處,在接近汝河的水溝盡頭,流水幾乎呈現奶藍色,水質渾濁,窄口處堆放著塑膠垃圾。

2016年,在原先老廠的基礎上,焦化廠又興建了新廠。村民形容建新廠時,「灰像雪花一樣飄落在肩上」,但相比而言,他們覺得,老廠排放污水更加「無法無天」。

維權:寧願忍受水污染,也想保住集體榮譽

為了解決飲用水的問題,村民們曾多次去焦化廠交涉,但連大門都進不去,更別提能得到焦化廠的回應。雖然明知焦化廠和鋼廠天天排污,但村民們的抗議總是小規模的,有些村民膽小,不敢出頭。

唯一一次交涉成功的,還是因麥田大面積受損,村民才獲得了賠償。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獲得的一份加蓋有鋼廠和焦化廠印章、落款為2015年3月的文件中顯示,2014年12月,村民用鋼廠和焦化廠排出的廢水澆灌麥田,造成糞堆趙村324.85畝小麥不同程度受損。因此,焦化廠和鋼廠賠償了村民20萬元。

拿到賠償款的村民宋明(化名)說:「(受損)輕一點的,一畝地賠300塊錢,重一點的,一畝地賠五六百塊錢」。村民們按照土地受損的程度,劃分為一級、二級、三級類別分配這20萬元賠償款。

該文件還提到,在2015年12月之前,鋼廠和焦化廠所排放的廢水進入產業集聚區污水管網,所排廢水達到國家排放標準。

但工廠並沒有履行這個約定,污染仍在繼續。村民回憶,那時候從高速公路朝糞堆趙村望去,看到的都是荒地。

這徹底激怒了村民們。

2015年10月,村民們到汝州市環境保護局(以下簡稱「汝州市環保局」)反映情況。他們提供了蹲守在排污口所拍攝的視頻和照片,也提供了排污水和井水的樣本,希望汝州市環保局能檢測水質。

村民聽說,在市環保局的干涉下,焦化廠建了相應的污水循環裝置,將污水循環利用。

但好景不長,村民們很快發現,焦化廠和鋼廠只是改變了排污的時間和頻率:從天天排污改為雨天排污,從日夜排污改為下半夜排污。他們推測,污水循環利用後積累到一定程度,工廠會趁著雨天一次性把積累在廢水池的污水通過排污口漫進環繞村莊的流水溝裡,滲入地下。

由於排污變得隱秘,村民難以摸清如今工廠排污的周期性和固定頻率。

根據《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七條,禁止向水體排放、傾倒工業廢渣、城鎮垃圾和其他廢棄物;第三十九條規定,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

也就是說,即使排污不再頻繁,焦化廠和鋼廠向水溝排放污水的行為也存在問題。

2018年10月23日,根據村民提供的電話,記者以村民的身份聯繫了市環保局負責接訪工作的陳姓負責人。對於焦化廠雨天排放污水一事,該負責人說「那個廠(天瑞焦化廠)原則上污水不外排」,接著否認了污水外排這一情況,並介紹雨水外排有特定管網。

這類說法,宋明也聽過多次。他曾經對證明水被污染一事信心十足。他看著被過濾後全是黑色物質的井水,指著大片燒死的地,一字一字地說:「這難道不是最直觀的證據嗎?」

但市環保局的回應屢次讓他和其他村民犯難,在他印象中,除了口頭上告訴村民們水質沒有問題,井水可以飲用之外,環保局沒有出示檢測報告或公告檢測結果。也曾經有好幾次有關部門同意架設自來水管道,但之後再沒了動靜。

由於市環保局沒有公布水質檢測情況,村民們並不清楚現在的井水水質究竟有沒有得到改善,改善了多少。但村民們普遍感覺,如今的水質比群訪前好了一些。

「後來我們明白了,環保局說你沒污染就是沒污染,一切由它說了算。」宋明說。

對於村民關心的水質檢測報告結果,市環保局陳姓負責人回應說,環保局定期會對焦化廠進行每月一次的檢測,可以通過查看近幾個月的水質檢測報告,確認是否存在超標情況。

該負責人強調,企業如果違法超標排放,環保局將堅決對其處罰並立案,「叫他整改,如果不整改就關停」。

將糞堆趙村的飲用水定義為「合格」的不只是汝州市環保局。

2017年12月28日,汝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曾開具一份《汝州市汝南街道糞堆趙村飲用水衛生合格率證明材料》,其結論寫道:「通過檢測,(該村飲用水)各項指標均達到地下水III類水質標準」「通過以上措施糞堆趙村做到飲用水衛生合格率100%」。

除了水污染,糞堆趙村的村民們對村莊目前的發展特別滿意:以前臟亂差,現在有了垃圾分類,生活條件也好了許多。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走訪發現,糞堆趙村的道路整潔寬敞,有供村民娛樂的公共文化場所和體育設施,道路兩邊貼了普法標語和公益廣告。

更讓村民珍惜和重視的,是糞堆趙村於2017年下半年被評上了汝州市三星級文明村。

但這也給水污染的治理帶來阻力:由於榮譽得來不易,村民們在維權時不敢過分違背上級單位的意思,寧願忍受水污染難題,也要保住集體榮譽。

爭議:超標的數據,不同的說辭

一方面,政府部門證明「合格」的數據、口頭認定時常出現,另一方面,村民反復上交並被存檔的只有一份檢測於2015年5月22日的報告。因為害怕檢測機構不受理村民自發取證的委托,村民甚至將委托單位謊稱為從來沒交涉成功的焦化廠。

這份由村民自費委托第三方檢測公司進行化驗的檢測報告,檢測公司為河南思源環境檢測有限公司,內容為對水質樣品(飲用水、排污水)中的硝酸鹽、苯的濃度進行檢測。

檢測結果顯示,飲用水(即井水)中硝酸鹽的含量為220mg/L,苯的含量<0.05mg/L,排污水中硝酸鹽的含量為26.3mg/L,苯的含量為<0.05 mg/L。

《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GB 5749-2006)顯示,硝酸鹽作為水質常規指標,其限值為10mg/L,作為地下水源限制時為20mg/L。苯作為水質非常規指標,其限值為0.01mg/L。對照該標準,上述水質樣品飲用水中硝酸鹽的含量已超過國家標準限值的21倍。

同時,該標準要求採用地表水為生活飲用水水源時應符合GB3838要求。

2002年6月1日起實施的《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3838-83)將水質指標增加至106項。其中,「集中式生活飲用水地表水源地補充項目標準限值表」顯示,硝酸鹽的標準值為10mg/L,苯的標準值為0.01 mg/L。

按此標準,經營範圍包括粗苯生產的焦化廠的污水排放已然超標。

地表水監測項目表顯示,對於集中式飲用水源地的必測項目除硝酸鹽外,還包括水溫、PH、溶解氧、懸浮物、高錳酸鹽指數等29種項目,選測項目中包含苯。因此,只檢測硝酸鹽和苯兩項,不足以全面反映水質。

河南省開封市行政服務中心官網顯示,河南思源環境檢測有限公司於2013年12月獲得營業執照,經營範圍包括檢測檢驗服務、環境技術評估和環境信息咨詢。2017年1月18日,該機構獲檢驗檢測機構計量認證證書。

負責編寫和審核檢測報告的是該公司的執業人員冉瑜和白希希,二人均獲得河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培訓合格證書。

也就是說,因為認證證書的批准時間晚於檢測時間,這份檢測報告的可信度被打了折扣。目前針對水質最權威的認定,只有政府專業部門認為飲用水沒有問題的說法。

2018年10月23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走訪焦化廠和鋼廠附近,試圖找到水污染的真相。

焦化廠主管宣傳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焦化廠作為天瑞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沒有權限對外說明情況,也不清楚市環保局定期檢測水質一事。

「不存在水污染,我們都是零排放。」說罷,他拒絕回答記者的提問,隨後轉身離開。

但一個自稱在鋼廠工作十幾年的老員工卻透露了截然不同的情況:焦化廠和鋼廠的廢氣會處理後排放,但是廢水卻沒有經過任何處理就直接排放,工廠也沒有處理廢水的設備。

面對這兩個工廠是否真的沒有經過處理直接排放廢水這一問題,對方回答了四次:「都沒處理」。

他還提到,鋼廠的產量很大,一年能生產100萬噸,盈利幾百萬元;而涉事焦化廠也是當地焦化廠裡數一數二的。

有村民說,焦化廠和鋼廠只處理廢氣,不處理廢水,是因為廢氣的排放受到各部門監管。

2015年7月27日,汝州市環保局曾因超標排放污染物對焦化廠作出行政處罰。據汝州市環境監測站廢氣重點污染源監督監測結果顯示,該廠焦爐煙囪排放口二氧化硫排放濃度實測均值和顆粒物均值,都超過了國家規定的污染物排放標準。

2015年12月17日,河南省環保廳官網顯示,河南省環境監察總隊曾以該廠排放大氣超標物為由進行8萬元行政處罰,並要求立即改正違法行為。

2016年,汝州天瑞煤焦化有限公司進入環保部國家重點監控企業的名單,監控類別為廢氣。

2018年10月22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圍繞焦化廠走了半圈,沿途能聞到輕微的刺鼻氣味,夾雜著近似硫的味道。每當有拖拉機或電動車經過焦化廠門口,粉塵飛揚,司機往往屏氣埋頭,以避開撲面而來的煙霧。

但在其附近開電動三輪車的司機卻聞不到異味:「現在的空氣比以前好太多了,這幾年整治的力度很大。」糞堆趙村的多名村民也證實,焦化廠近兩年排放廢氣比處罰前克制很多。

也就是說,得益於監管嚴格,工廠排放廢氣比排放廢水謹慎得多。

與其他污染地不同的是,糞堆趙村的村民們大多不願意搬遷,尤其是在這裡生活了一輩子的老人家。由於水污染一時間不可逆,無奈之下,村民只能寄希望於村裡能接上自來水,然後繼續守住家園。

但市環保局曾作出飲用水無污染的口頭認定,讓他們唯一能想到的解決方法都指望不上。

10月30日上午,記者聯繫汝州市環保局,按對方要求發送了採訪郵件,對方確認收到。截至發稿時,未收到對方回復。

眼看著周圍村莊的村民接上了自來水,糞堆趙村的村民只能花高價解決飲用水的問題:如果購買均價5元、18.9升的桶裝水,一家三口能用3天,每個月大概花50元左右;如果改用淨水器淨化井水,每3個月村民還得花費600多元更換質量較好的過濾網。

但倘若能喝上自來水,按照每噸2.4元的費用,每月使用10噸,村民每個月僅需花費24元就能解決飲用水問題。

「我們寧願飲用水(即井水)被評為不合格,也希望有自來水。」宋明代表村民們表達了共同的願望:即使水污染一時間無法解決,也希望能喝上自來水。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朱彩雲 魏晞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