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記者被暗殺的另一些細節:兇手多數與沙烏地高層有密切關係

卡舒吉的死這兩天仍然是英美各大媒體重點關注的頭版頭條。

一個非美國公民的命運能夠引起這麼大的關注,挺罕見的。

要知道即使是貿易戰正酣的那段時間,大多數時候《紐約時報》的頭條仍然是專注地在懟特朗普。

引起這麼大的關注,一方面是因為卡舒吉本人身上有一定的美國色彩。比如他現在居住在美國,雖然不是美國公民,但算是美國居民,更是《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者。

但更重要的是,以一國政府之力大張旗鼓地跨國圍捕追殺一個普通公民,殘殺發生在領事館裡,手段毒辣無比,而目的僅僅只是為了封口,這樣的邪惡已經觸到了底線。

之前俄羅斯到英國殺人,好歹還是在公園悄悄下毒,而且殺的還是前間諜。兩件事相比,顯然沙烏地要惡劣得多。

隨著各家媒體的記者繼續深挖,更多的信息浮現了出來。

看這些報導,猶如在看美劇《國土安全》。

唯一的區別是,這一切並非編劇的虛構,而是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真實地發生。

#

昨天土耳其調查人員被允許進入沙烏地領事館和領事官邸進行調查,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公布任何結果。

此前土耳其官方聲稱的那些記錄卡舒吉遇害過程的監控視頻和錄音應該是確實存在的,雖然外界還是沒有辦法親眼看到這些材料,但《紐約時報》了解到了其中更多的細節。

據這些材料顯示,從沙烏地專程趕來的15人暗殺小組10月2日中午就在伊斯坦布爾的沙烏地領事館裡等著卡舒吉自投羅網。

13:14分,卡舒吉按照預約時間來到領事館,幾乎是在走進領事 Mohammad al-Otaibi 辦公室的同時,就立即被特工們撲倒在地一頓暴打。

卡舒吉的手指被斬斷,之後頭被割了下來,整個殺害過程只用時短短的幾分鐘。不能確認的一個細節是,斬斷卡舒吉手指的時候他是不是還活著。

錄音裡還能聽到當時領事 Mohammad al-Otaibi 對特工說:到外面去殺他,你們這樣會讓我惹上麻煩的。

其中一名特工惡狠狠地對領事說:如果你回到阿拉伯以後還想繼續活下去,那就最好給我閉嘴。

15人暗殺小組裡有一名法醫,據說攜帶著骨鋸。

他在動手分屍前戴上了耳機,並且解釋說,自己在做類似工作的時候都會聽聽音樂來緩解緊張。

他還說:要不你們也聽聽音樂吧。

CNN的報導說,屍體被切成了許多小塊,cut into pieces。

兩個小時以後,兇手們完成一切工作並清理好現場離開。

媒體還報導,土耳其官方已經把這些錄音錄像發給沙烏地官員,但是沙烏地方面沒有做出任何表示。

這樣的沉默也許能說明一些問題,不然應該會第一時間否認的。

#

越來越多的證據開始指向沙烏地政府,尤其是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 (Mohammad bin Salman,以下簡稱MBS) 本人。

沙烏地派往土耳其的那15名暗殺小組成員的名字,土耳其媒體幾天前就都已經爆了出來。

美國媒體通過各種手段,包括臉部識別技術、社交媒體記錄、沙烏地國內的電話號碼數據庫、公開的新聞報導、沙烏地政府內部泄露的文件等等,查證這些人的身份。

目前《紐約時報》確認其中至少有9人來自沙烏地國安部門、軍隊或者其他政府機構。

《華盛頓郵報》則確認有12人和沙烏地政府高層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華郵》和CNN甚至把其中幾人的護照復印件都登了出來。

15人裡,其中一個人是 Maher Abdulaziz Mutreb,曾經是沙烏地駐倫敦大使館的外交官,他的名字能在英國官方的外交使節名錄裡查到。

他曾經多次隨王儲出訪,媒體分析有可能是貼身保鏢。

今年3月、4月,MBS出訪巴黎和馬德裡以及美國多個城市,媒體在機場拍的照片裡都有這個外交官的身影,說明他屬於MBS非常核心的小圈子。

15人裡另一個關鍵人物就是上面提到的那個聽音樂的法醫,名叫 Dr. Salah al-Tubaigy,47歲。

他的推特帳號自我介紹是沙烏地內政部法醫證據部門的主管。英國媒體說他曾經在格拉斯哥大學留學。

確認這些人的身份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一來沙烏地如果推個臨時工出來頂罪就沒有什麼說服力了,畢竟這些暗殺小組成員和MBS的關係如此緊密。

媒體此前爆料說沙烏地準備對外承認卡舒吉被殺,但兩天過去了沙烏地還沒有做出承認,可能也是考慮到「審訊時出了意外」這樣的借口已經無法服眾,畢竟連解剖專家都帶過去了。

在領事館裡發生的暗殺,政府高官、外交使節、皇家警衛十多人參與其中,真是匪夷所思,只能說明沙烏地完完全全是MBS只手遮天的家天下了。

#

當然,到目前為止,所有的消息來源,追根溯源都是土耳其官方。

雖然大量的報導來自土耳其媒體,但土耳其媒體受到官方嚴格管控,涉及這麼敏感的重大國際事件,必然是有官方的喂料。

目前來看,埃爾多安和土耳其政府,是隱藏在幕後,主導著全世界媒體報導的那個總指揮家。

而選擇什麼時候放料,放什麼樣的料,土耳其應該也是根據自己的國家利益而有相應計劃的。

#

國際上對沙烏地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大公司開始取消和沙烏地的合作計劃。

下周利雅得原本要召開一個MBS發起的高端金融會議,現在因為西方各國的金融巨頭和媒體機構紛紛抵制而不得不取消。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態度卻越來越騎牆,越來越軟化。

從特朗普的公開講話來看,他在極力幫沙烏地打掩護和辯解,並且還再三表示不會因此事破壞美國和沙烏地的雙邊關係和貿易往來。

他用的一句話是,沙烏地「在被證明清白之前都是有罪的」(guilty until proven innocent),聽起來是在說沙烏地有罪,但言下之意其實是在幫沙烏地開脫。

《紐約時報》還發現,星期二,也就是蓬佩奧閃電訪問沙烏地的同一天,沙烏地悄悄地給美國政府打了一筆1億美金的巨款。

這筆錢是之前沙烏地許諾用於幫助美國維持敘利亞穩定的經費,但具體的支付計劃並沒有定下來,到了周二沙烏地大方主動地打錢,時間點很值得玩味。

當然站在美國的國家利益角度來看,特朗普這樣做是情有可原的,畢竟沙烏地是美國軍售的大客戶,特朗普多次表示過對沙烏地金主的喜愛。

同時沙烏地還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美國在中東需要得到沙烏地的幫助。

但這樣的姿態,恰恰也說明特朗普是完全沒有任何道義感的,作為商人他做事的唯一出發點就是利。

所以現在美國媒體除了繼續挖掘真相以外,另一個報導重點就是痛罵特朗普。

《華盛頓郵報》一篇社論的標題是,「特朗普給地球上每一個暴君都發了殺戮許可證」。

#

這兩天沙烏地在推特上發動大量水軍,強行在本國推特用戶中刷屏「向王儲表達愛的信息」和「取關國家的敵人」兩個話題。

接下來,沙烏地當然仍然可以否認王儲MBS是暗殺的主導。

但無論如何,MBS,這個星期地球上最炙手可熱的政治人物,在世界上已經徹底地信用垮台了。

如果說之前外界對MBS的所謂改革還抱著觀望和半信半疑的態度,現在大家基本可以確認,這是一個披著改革者外衣的暴君。

MBS上位之後,大肆打壓異己,抓了幾千名社會活動分子。

那些逃到國外的異見者他也不放過,從倫敦到加拿大,他都曾經派出手下去打人抓人。

他的另一個伎倆是誘捕,先在國外找到人,許諾人身安全和高薪厚祿,引誘回國後再做處置。

他的權力沒有邊界,他的野心也沒有邊界。

之前,這些事件沒有引起國際社會的太大關注,但這一次全都被放在了聚光燈下,他徹底玩過了火,燒到了自己。

MBS野心勃勃的改革,他要把沙烏地建設成世界大國的願景,光靠沙烏地本國的力量是無法完成的。

他需要得到以美國為首的其他國家的支持,就是為了推銷他的中東改革計劃,尋求美國精英階層的支持。

今年4月,他在美國罕見地出訪三周,去了五個州和華盛頓特區,拜訪了四位總統和前總統、五家大報社以及美國無數的政商大鱷。

一般的政要出訪,在一個國家最多也不過三兩天,王儲在美國一呆就是21天幾乎可以說是史無前例,足見他對美國的重視。

當時《時代》周刊把他放在了封面上,不過文章標題用的是疑問句:「Should the world buy what the crown prince is selling?」

現在沒有疑問了,這個問題只有一個堅決的答案,no。

#

卡舒吉失蹤後的第二天,他的助理把他的遺作發給《華郵》,但當時編輯希望卡舒吉能再改一下,就沒有刊登。

現在卡舒吉確認遇害,再也沒有辦法對文章進行修改了。

《華盛頓郵報》昨天登了這篇文章,標題叫《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自由的表達》,這是他留給世界最後的一些話。

他寫到了沙烏地著名專欄作家 Saleh al-Shehi 的被捕,寫到了埃及一家報紙被勒令關閉,整個阿拉伯世界正在降下一道自我封閉的鐵幕。

「阿拉伯世界裡只有突尼斯一個國家是有新聞自由的。排在之後的是約旦、摩洛哥和科威特,它們有部分的自由。而其他的阿拉伯國家,則都被歸為不自由。

結果就造成了,生活在這些國家的阿拉伯人,要麼對很多事情根本就不知道,要麼知道的也都是錯誤的信息。

他們無法去關心、更不可能公開討論那些影響整個地區和他們日常生活的議題。

政府主導的敘事占據了公眾的心靈,雖然許多人並不相信,但大多數的人成為了這些虛假敘事的受害者。可悲的是,這樣的狀況不太可能發生改變。」

來源:騰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