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此人的賞識與提拔,就沒有立下不世之功的左宗棠與林則徐


文/趙心放

(陶澍)

左宗棠的成功,離不開林則徐的指導和重托。讀者諸君可知?左宗棠和林則徐的成長和發展,與兩人同視為恩師的陶澍息息相關。

(一)陶澍的身世及離奇婚姻

筆者今年初在為家鄉網路平台「黃桷小屋」寫《重慶塗山漫話》系列文章時,就識知了陶澍其人。他在《蜀輶日記》中,對重慶塗山絕頂鐵桅桿的來歷作了介紹。在此不贅述。

陶澍(1779-1839),字子霖,號雲訂,湖南安化縣小淹鄉人。嘉慶七年(1802年)中進士,任翰林院編修後升任禦史。曾先後調任山西、四川、福建、安徽等地任布政使和巡撫,後官至兩江總督加太子少保。陶澍為官期間,為國為民做出了較大貢獻。其著有《印心石屋詩抄》《靖節先生集》《陶文毅公全集》傳世。道光皇帝曾親書「印心石屋」匾賜之。1839年6月病逝於南京。

陶澍不僅在晚清算一個大有作為的高級主管幹部,其慈善之心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

在此講講陶澍夫人——真假黃小姐的故事。

(陶澍故裡)

早年陶澍的家庭比較貧窮,定親對象黃小姐,長得十分漂亮,其家景比陶家好,算小康級吧。鄰村有戶家境殷實的吳少爺,老婆病死後打算續弦,看上了貌美如花的黃小姐。吳父聽說黃小姐有未婚夫,但篤信錢能通神。於是吳家向黃家許諾,只要黃小姐毀掉與陶澍的婚約嫁到吳家,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雖然黃媽不同意悔婚,但嫌貧愛富的黃父和黃小姐本人同意另嫁。就這樣陶家和黃家開始扯起皮來。

黃小姐的貼身丫頭黃德芬提出,反正陶澍從來沒有見過黃小姐本人,自己願意冒充黃小姐嫁給陶澍,兩邊都不傷和氣,更不用去打官司。這「刀切豆腐——兩面光」的辦法黃家認為不錯,於是假黃小姐嫁給了正準備進京趕考的陶澍,真黃小姐嫁給了吳少爺作填房。夫榮妻貴嘛,假黃小姐後來被朝廷封為一品誥命夫人。陶澍一直不知道自己夫人竟然是冒名頂替的,假黃小姐也一直隱瞞著。直到父親病逝陶澍回老家守喪時,才模模糊糊聽人說起這件事。陶澍向夫人詢問,假黃小姐大大方方地承認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假黃小姐聰慧能幹溫柔,兩口子感情一直很好,陶澍不把這當作一回事,只是笑稱天意撮合。

真黃小姐平時為人處事差,吳父和吳少爺相繼病死後,受吳家人虐待,日子越來越不好過。陶澍知道了,以夫人的名義送去50兩銀子。真黃小姐羞愧難當,準備上吊自殺,幸好被人救下。陶澍聞知專門拿錢買了一棟房子給真黃小姐居住,並定期給她送錢和食物。(筆者旁白:本來就沒情,談不上續舊情,陶澍實則有悲天憫人之心矣。)

(林則徐)

(二)陶澍和林則徐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上下級,但林一直視陶為前輩和先學

1814年冬,陶澍等人發起組織詩社,林則徐經友人介紹加入。陶、林兩人成為詩友後,由於志同道合、性格相投,關係逐漸親密。

1830年,陶澍升任兩江總督,時逢江蘇連年水災,他知道林則徐曾有成功治水的經歷,就奏請朝廷批准,調林則徐任江寧布政使,後旋任江蘇巡撫,兩人為上下級關係。

陶澎和林則徐都是實幹家,兩人同心協力,在除惡安民、抗災救災、興修水利、整頓財政、治理漕運,倡辦海運,革新鹽政,興辦教育,培養人才諸方面,做了不少卓有成效的工作。他們都力主禁煙,分別提出《嚴禁鴉片章程八條》和《禁煙六策》。1838年陶澍在江蘇繳獲了不法商人窩藏的大量鴉片,首開禁煙運動的先河,得到朝廷的嘉獎。陶澍病逝後,林則徐成為禁煙派首領。

陶澍十分欣賞林則徐的為人處事和才能,真格是「你辦事,我放心」,凡入京覲見、回籍探親掃墓,多由林則徐代行職權,1839年初因病請求開缺(辭職),推薦林則徐繼任,在奏章中說:林則徐才長心細,識才十倍於臣。

林則徐十分尊崇陶澍。陶澍六十大壽時,林則徐撰寫三十首七律詩祝賀。(筆者旁白:三十首啊!)詩中充滿晚輩後學對其的仰慕之情。陶澍病逝後,林則徐在廣東任上含淚寫挽聯遙悼:「大度領江淮,寵辱胥去,美溢終憑公論定;前型重山鬥,步趨靡及,遺章慚負替人期。」

(三)左宗棠以布衣之身與高官陶澍和相識,由於相知相重,結成了兒女親家

林則徐虎門銷煙前兩年的一天清晨,湖南醴陵的縣驛館大門前,新貼上了一副楹聯:春殿語從容,廿載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翹首公歸。

當現埸指揮的縣令趕緊往後退幾步,瞇眼把楹聯東瞧西瞅一番後,不停地點頭。這官兒已經忙好幾天了,夠辛苦的!

醴陵縣令文墨膚淺,屬下也都是些刀筆拙夫,難寫出高水平的字和楹聯,只得延請時任醴陵淥江書院教師的左宗棠代勞。

讀者諸君可別小覷了楹聯,方寸之間寥寥數字,大有講究哩。高水平楹聯,除格律貼合,文采斐然外,還要能不顯山露水地把貴賓大大熱捧一把。那時代迎貴賓可時興這規矩。

貴賓是誰?是湖南首批出仕的朝廷封疆大臣陶澍。前幾天他由長江逆流而上,在江西檢查軍務後由萍鄉入湖南,回老家益陽安化省親,準備在路途中的醴陵小憩。

醴陵縣令有了溜須拍馬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至少在考核政績時能加印象分。左宗棠非常仰慕陶澍的才學和政績,接受委托後,他運用平生所學知識,殫精竭慮構思,把陶澍的家族淵源,才能政績,還有鄉 大家以他為榮的心情,用二十六個字表達出來。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陶澍來了抬頭一瞅那楹聯,就暗暗吃驚,心想我們三湘之地真是臥虎藏龍啊!左宗棠更沒想到,就是這副楹聯,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使他後來成為了中華兒女欽佩的民族英雄!

陶澍在驛館歇息一會後,就派人請左宗棠來館相會。兩人交談不久,陶澍就覺得這後生談吐不俗,既能精準評論時政,又博學多才文思泉湧。難能可貴的是,這後生還是個文武全才,對軍務韜略也有深邃的認識,著有《料敵》《定策》《海屯》《器械》《用間》《善後》等軍事六策。

有文史資料述,陶澍「一見(左宗棠)目為奇才,縱古論今,為留一宿」。素昧平生的一高官一布衣、一老人一青年談古論今,越聊越投機,有時竟然不知天已破曉。為此陶澍在醴陵留住了七天。

道光十八年(1838年),左宗棠赴京應考後返程,專程繞道金陵拜訪陶澍。陶澍熱忱留住署中,待之以上賓之禮,不僅多次與其商討國計民生大事和學問道德文章,史料載,並「日使幕友親故與之相談論」。陶澍曾指著自己的辦公座位對左宗棠說:他日君當坐此,名位尚在吾前。他還為兒子陶桄向左宗棠之女求婚。陶澍獨具慧眼,識人知人之深,令人嘆服。

陶澍逝世後,左宗棠接受委托,在安化縣小淹鄉待了8年時間,為陶澍理家課子,維持家業。

左宗棠在為陶澍理家課子之餘,靜心讀書。陶澍一生曾在多處地方為官,收藏的書籍非常豐富。左宗棠寫信給夫人周詒端說:吾在此所最快意者,以第中藏書致富,因得飽讀國朝憲章掌故有用之書….左宗棠由此得以知識大增,為其一生事業奠定了基礎。比如,後來左宗棠經略西北時,用在陶家藏書中「駱駝能識水脈」的知識,解決了地方水荒和在沙漠中行軍打仗缺水的難題。

左宗棠終生以陶澍事業的繼承者自許。光緒七年(1881年),陶澍逝世42年之際,在兩江總督任上的左宗棠,奏請朝廷建立祭祀陶澍和林則徐的專祠。左宗棠揮毫題聯:

三吳頌遺愛,鯨浪初平,治水行鹽,如公皆不朽;

卌載接音塵,鴻泥偶踏,湘間邗上,今我復重來。

(左宗棠)

(四)文末補遺

嘉慶、道光年間,湖南出現了以陶澍、魏源為代表的「湘系經世派」,其特點是:具有強烈的經世意識,主張積極入世,通經致用,「治國、濟民、平天下」,大力推行改革措施,陶澍的經世思想和經世功績,對左宗棠的世界觀產生了深刻影響。現代著名歷史學家蕭一山明確指出: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皆標榜經世,受陶澍、賀長齡之薰陶者也。

【作者簡介】趙心放,筆名趙式,曾從事多類工種和企業管理工作。近來年發表的各類體裁文字散見於網路和本地報刊。重慶南岸作家協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