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秘書中,唯有他當過軍政委,曾和未婚妻一起參加秋收起義

在毛澤東的眾多秘書中,此人擔任秘書的時間,可能最短,且也是唯一當過軍政委的人。

他就是張文彬。

張文彬可以說是毛澤東的學生。

1927年春,張文彬被湖南平江縣委選送到武漢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學習。在講習所,他聆聽了毛澤東、鄧演達、惲代英等人的教誨,思想覺悟有了很大提高,隨後加入中國共產黨。

張文彬參加過毛澤東主管的秋收起義,且是和未婚妻一起參加。

張文彬學習結業後,回到了平江縣,組織工農武裝。

8月,平江縣委按照上級指示,決定成立平江暴動委員會,參加秋收暴動。張文彬和未婚妻黃喜鳳也一同參加(後犧牲)。暴動發起後,9月20日,義軍攻打平江縣城。因攻城信號失誤,沒有成功。

張文彬回家後,一次被清鄉隊包圍。他沉著地把文件藏在茅屋內,可身上的炸彈沒來得及藏起來,就被團丁抓住了。他呼叫著要去上廁所,趁機把炸彈丟在糞缸裡。敵人一無所獲,便走了。

不料,當晚,團丁又來張家搜查,將張文彬和長兄張閃堂一並抓去,嚴刑拷打。

結果,敵人沒拿到任何證據,見他年僅17歲,敲詐了兩百塊大洋,具保釋放。

張文彬獲釋後,帶著三十多人,襲擊「清鄉」連,擊斃連長一名,救出了被捕的胞兄張意清等人。

張文彬還參加過彭德懷主管的平江起義。

1928年7月,彭德懷發動平江起義,成立紅5軍。張文彬率領平江縣遊擊隊在起義後參加紅5軍,任第一大隊黨代表。然後,他跟隨彭德懷上了井岡山,在江西寧岡新城再一次見到毛澤東。

以後,張文彬在紅軍中先後擔任紅5軍黨代表(相當於政委)、紅7軍政委,後調任紅三軍團政治保衛局局長。

張文彬是一個愛兵如子的人。

長征中,他吃草根,把自己的幹糧省給傷病員吃。過草地時,部隊遇到一個大泥潭,不少人倒下去了。張文彬去拉一個戰士,也倒進了泥潭。警衛員去拉他,他卻對警衛員下命令:

「你先拉那位戰士!」

紅軍長征勝利到達陜北後,1936年黨中央決定以紅十五軍為主力軍,組織渡河司令部,指揮東征,周士第為司令員,張文彬任政委。東渡黃河不久,張文彬被調到毛澤東身邊擔任秘書。

由此,張文彬成為唯一當過軍政委的毛澤東的秘書。

但是,他擔任毛澤東的秘書的時間很短暫。

他擔任秘書,只有區區幾個月。不久,毛澤東就派他去西安,負責主管西北軍的統戰工作,開展抗日救亡運動。

張文彬這一次離開毛澤東,也離開了軍隊,改做地方工作了。

1936年12月9日,西安學生和群眾舉行紀念一二九運動一周年活動,張文彬親任總指揮,主管請願遊行。結果,警察打傷小學生,激起眾憤,他及時引導請願群眾赴臨潼,向蔣介石請願。

此舉,直接促進了西安事變的爆發。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他前往廣州,後被黨中央任命為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在廣東工作期間,他曾回延安專門向毛澤東匯報南方的工作情況,並且提出:

「我們對餘漢謀不能有過分的幻想。」

這為毛澤東等人所接受。事後很多事情證明,身為國民黨廣東省最高軍事長官,餘漢謀消極抗日,真心反共,不足為謀。

張文彬是毛澤東眾秘書中最早犧牲的秘書。

1942年5月下旬,中共江西省委(注意:非廣東省委)遭到破壞,時任南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長的張文彬當即同南委書記方方布置機關撤退工作,然後率部向東江撤退。在途經高陂鎮時,張文彬遇上叛徒郭潛。張文彬極力反抗,終因寡不敵眾,不幸被捕。

隨後,他被特務們解押囚禁於江西太和縣監獄。

在獄中,張文彬明確地對勸降的叛徒說:「寧可坐牢而死,決不跪著爬出去。」

1944年8月,張文彬犧牲,只有34歲。生前,他留下了一封題為《我誓死不能轉變》的信,其中說: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老兵在張文彬烈士故居前)

1983年4月,曾與張文彬一起關押的廖承志,在中央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南方局黨史資料征集小組座談會上的講話中說: 「張文彬同志同我關在一起,他犧牲是我親眼看到的……廣東黨委能夠重新恢復和建立,張文彬同志的功勞很大。」

在毛澤東的秘書中,有兩個人犧牲,一個是黃祖炎(1951年3月時任山東軍區政治部副主任遇害),一個是張文彬。張文彬犧牲最早,也是眾秘書中職務比較高的一個。張文彬犧牲後,延安兩次為他舉行追悼會。斯諾夫人在《續西行漫記》中稱張文彬為”中共第一流青年政治家”。

(注意,黨內有幾個張文彬,此張文彬非彼張文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