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中央警衛團從哪選人?周恩來親自"把關"

  1947年9月,毛澤東率領三支隊轉戰陜北到達神泉堡後,雖然住的窯洞比以前寬敞了,但生活還是十分艱苦。正值莊稼成熟的季節,由於西北風來得比往年早,氣溫驟然下降,早霜把快成熟的莊稼全打死了,山坡上的棗子成了老鄉們度荒的主食。部隊的生活更加艱難,毛澤東和警衛排不得不也挖野菜充饑。

當初中央警備團分出的另兩撥人馬,隨劉少奇、葉劍英他們離開陜北後,分別從河北平山縣和山西臨縣招了一批新兵,考慮到陜北的情況,派來補充警備團主力。就在毛澤東他們如此困難的時候,新兵們千里迢迢到達了陜北。團長劉輝山和政委張廷楨高興地迎接了他們,然後,把他們和老連隊的戰士們安置在一起,駐紮在距神泉堡十多裡遠的閻家峁,擔負毛澤東等人和前委機關的外衛任務。

誰知這批新戰士來自比陜北富裕的地區,很不習慣。他們雖然也是窮苦人出身,但老家苦還沒苦到如此份上,難也沒有難到如此地步,兩眼是望不到盡頭的黃土坡,住窯洞,穿舊衣,吃的更是野菜湯。因為不了解陜北的實際情況,於是他們紛紛死活不相信自己是來到了神往已久的黨中央駐地。有的幹部甚至找到劉輝山說:「我們是來保衛毛主席的。這裡沒有毛主席,你還是讓我們回去吧!」

有的新兵還乾脆說:「你們不說實話,幹嘛騙咱是中央警備團?」

陜北的艱苦環境居然使得新兵不信自己是來到了中央警備團。這讓劉輝山等人始料未及。劉輝山耐著性子,告訴他們說:「我們的確是中央警備團,是保衛毛主席的部隊。」

「當毛主席的警衛,還住這樣的破窯洞,穿這樣的舊軍裝,喝這樣的野菜湯?你們的話是二流子燒香——信不得。」

「都是革命同志,我們騙你們幹啥呢?」

「誰知道你們是咋想的!」

大概是國民黨軍征兵常玩「指東說西」的騙局,結果,劉輝山等人越做工作,反而越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弄得自己有口難辯。眼看新兵蛋子吃了「迷魂藥」,「信任危機」無法解決,劉輝山等人只好連夜趕去神泉堡,向毛澤東求援。

在毛澤東的窯洞裡,劉輝山紅著臉,把這些情況一一匯報,然後求教:「他們咋就不認我這個團長呢?」

「哈哈!他們是不見真佛不燒香呀!」毛澤東忍不住哈哈大笑,「你這個真佛,他們不認,那就只有我這個真佛現身了!」

接著,他對劉輝山說:「你們回去後,準備開個新兵歡迎大會,屆時我和恩來、任弼時、陸定一都去,和戰士們見見面,說說話。」

「這是個好辦法!」劉輝山恍然大悟。

於是,他連夜趕回閻家峁了。

10月15日,早飯後,在警衛排的護送下,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陸定一、江青、葉子龍、汪東興等人,有的騎馬,有的步行,說說笑笑地向閻家峁走去。

閻家峁在一座又尖又高的山頂上,山高坡陡。眾人走了整整一大上午,才登上山頂。到達了村頭時,劉輝山、張廷楨等人早已等候在此。

眾人握手、寒暄後,劉輝山領著毛澤東、周恩來等人來到村中一塊平地。中央警備團的新老戰士已整整齊齊地站在那裡等候。毛澤東等人快步走上主席台,老戰士們都認識他,非常激動,熱烈地鼓掌。

而在此刻新戰士們卻露出十分驚詫的神情。因為在他們的想像中,毛澤東一定騎著高頭大馬,披著呢子大氅,穿著皮靴子,或者穿著貂皮大衣,威風凜凜,由人們簇擁著,至少行頭和裝束不比國民黨一位軍長差。誰知眼前的毛澤東,穿著灰布軍裝,腳上是布棉鞋,除了身材高大外,與其他戰士完全沒二樣。並且,他身邊的首長也是如此。他們看著老戰士們的激動和掌聲,終於相信來人是毛澤東,自己確是來到了中央警備團,於是也跟著「嘩啦嘩啦」不停地鼓掌。

劉輝山宣布開會,首先請任弼時講話。

任弼時講話完畢後,把毛澤東介紹給新戰士們:「這就是你們日夜盼望見到的毛主席,今日他特地來看望大家了!」會場上掌聲如雷。毛澤東站在主席台上,左手叉腰,右手打著手勢,以慣有的湖南口音說:「同志們,辛苦了,歡迎你們參加警備團的工作!警備團的老同志更辛苦,連續幾個月在陜北艱苦奮戰,戰勝了重重艱苦困難!希望老戰士關心新戰士,愛護新戰士;新戰士要向老戰士學習!新老戰士要互相團結!」

毛澤東聲音宏亮,一開口,話語就與一般人不一樣。這老戰士們是熟悉的,而新戰士第一次聽,個個凝神閉氣,會場靜極了。

接著,毛澤東針對新戰士的當前心理做思想工作了,說:「聽說你們從山西、河北過來的,覺著這地方太困難、太苦,這裡的老百姓也太臟。同志們,這地方確實是比較困難的。但是,要比我當兵的時候好得多。我今年53歲了,我當兵的時候,你們還只有這麼一條條著呢!(他用兩手比劃著一尺多長的樣子)有的還沒有出生。我不是給你們擺老資格。我當兵的時候,要比現在難得多。那時,我們只有七八個人,四五條槍,每條槍發五發子彈,還有一發臭子彈,就那麼幾個人鬧革命,與強大的敵人戰鬥,那才艱苦呢。你們聽說過嗎?賀老總一把菜刀幹革命,你說賀龍同志那時候困難不困難呢?他不是在困難面前垂頭喪氣,而是迎著困難幹,在他面前無困難,困難被他一個個地克服了,戰勝了。你們現在剛一當兵,就每人發給你們一支槍,百十發子彈,你們警備團幾百號人,坐這麼大片,這麼多的人,又有這麼多的槍,穿著整整齊齊的衣服,堂堂正正地坐在這裡開大會。我們當兵的時候,就那麼幾個人,帶著那麼幾支破槍,到哪去行動都是保密的,因為反動派怕我們革他們的命,到處捉我們。那時,環境要比你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困難得多,惡劣得多。還有在長征路上,爬雪山,過草地,沒有飯吃,就吃草根,吃樹皮,有的人把皮帶都吃了,沒有衣服穿,有好多同志凍死,餓死了,那才苦咧,相比之下,你們現在夠幸福的了。」

這番「憶苦思甜」,讓新戰士們明白現在比革命之初好多了,困難並不可怕。台下又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接著,毛澤東講了當前的形勢,特別強調「槍桿子是寶貝」的道理,鼓勵戰士們熟練地掌握武器。最後,他說:「你們是青年人,要好好學習。前途是光明的。你們一定會生活得更好!」

之後,周恩來、陸定一等人也都講了話。

這次會議解開了新戰士腦子裡的疙瘩。

由於天色已晚,毛澤東等人在團部吃過晚飯後,就在這裡過夜。

第二日,其他人回去了,毛澤東和江青還沒走,乾脆和警衛排戰士一起搬到了新兵連,和戰士們同住,與他們一起談心、聊天、拉家常,與他們一起到食堂吃野菜湯。

新戰士和日夜思慕的領袖在一起,十分振奮。幾個戰士圍住他說:「主席,你這麼忙,還看我們呀!」

毛澤東笑著說:「你們河北不是有句老話說”三年不上門,當親也不親”麼,我不來看你們,我們就不親了嘛。」說得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在一旁邊的劉輝山笑著說:「你們不相信來到了中央警備團,不相信是來保衛毛主席黨中央了,現在看是不是?」這話問得新戰士們臉緋紅緋紅的。

毛澤東笑著說:「當然,這也不怪你們。國民黨征兵,就全靠拐、哄、蒙、騙。開始說好好的,是去中央軍,結果把軍裝一穿,就稀裡糊塗成雜牌軍了;開始說當軍爺,被帶到部隊,一集合,成馬爺(馬夫)了,日日侍候長官的坐騎了……」

「哈哈哈……」

戰士們被毛澤東幽默、形象的話語逗得笑彎了腰。

隨後,劉輝山等人對部隊進行了整編,將老戰士和新戰士混合一起,讓老戰士對新戰士進行傳幫、帶。其中,以原第4連為基礎編為第1連,原第3連為基礎編為第2連,原第2連第1排為基礎編為第3連,三個連組成第1營,營長惠金賢,教導員杜澤洲。

毛澤東在閻家峁住了好幾天,然後才和江青、警衛排一起回到神泉堡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