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令智昏,他如一台瘋狂斂財的機器

欲令智昏,他如一台瘋狂斂財的機器
——西南林業大學原校長蔣兆崗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圖為蔣兆崗在看守所。 馬湛秋 攝

「我的家鄉元江盛產芒果,但芒果不是年年喜獲豐收。好的年份花多果多,差的年份花多果少,而有的芒果樹只開花不結果。這種不結果的芒果樹被老鄉戲稱為‘空喜樹’,就是可看卻無果的樹。如今的我就像‘空喜樹’,風光一時,最終卻給家鄉丟了臉。」西南林業大學原黨委副書記、校長蔣兆崗接受組織審查調查後,寫下的懺悔充滿了自嘲與悔恨。

2018年5月11日,根據雲南省監察委員會決定,雲南省公安廳發布A級通緝令,對蔣兆崗進行通緝。這是省級監察委員會成立以來全國首例應監委要求發出的通緝令。

一個大學校長為何會成為公安機關網上通緝的逃犯?是什麼原因驅使蔣兆崗走上潛逃的不歸路?一連串的問題,一時成為輿論關注的熱點……

5月30日,在通緝令發出後第20天,蔣兆崗在昆明市的藏匿點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雲南省監委對其採取留置措施。

日前,記者採訪了蔣兆崗,54歲的他和通緝令上的照片相比判若兩人,曾經烏黑的頭髮已變得花白。

「這段時間想的事多,壓力比較大,瘦了7公斤,人要是走到這一步,還睡得好肯定是假話,負疚感重,痛徹心扉……」蔣兆崗慢慢打開了話匣子,向記者講述他滑入犯罪深淵的歷程。

曾經的榮耀如落花流水,如今的恥辱將伴終身

「上學時吃過苦,考過文科狀元,家鄉人民誇讚,對我寄予厚望。如今我違法犯罪,曾經是家鄉的榮耀,現在變成了恥辱。」蔣兆崗說。

蔣兆崗出生在雲南省元江縣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他和弟弟分別是元江縣1982年和1986年高考文科狀元。

1986年7月,蔣兆崗從雲南財貿學院(現雲南財經大學)畢業並留校工作。2001年8月,因工作成績突出,年僅36歲的他走上了副廳級主管崗位。

2008年8月,他被選調到雲南省政府擔任副秘書長,對口服務時任副省長曹建方及其所分管、聯繫、服務的部門、企業、事業單位和相關工作。

「從2008年8月到2012年8月,是我人生中工作最繁忙、最充實、最辛苦、最努力,工作最受肯定的4年。」顯然,蔣兆崗十分懷念當年那種通過努力工作獲得的成就感。

也是在那4年裡,他感受到了權力帶來的巨大誘惑,走上了權力巔峰、獲得巨大滿足感的同時,心態也漸漸失衡,思想開始有了變化。

「為了攀附曹建方,甘當他的‘馬前卒’,對他授意的事,就不顧一切地去做。自認為與他相比,自己是小問題,不算什麼……好的沒學到手,壞的慢慢被熏陶了,到頭來,自己反而比他還腐化。」蔣兆崗懺悔道。

任職期間,蔣兆崗多次違反政治紀律,大搞政治攀附,樹山頭、拉圈子。

一方面,他千方百計攀附時任省委常委、副省長的曹建方,在其「關心」下,2011年被提拔為正廳級主管幹部,擔任省農村信用社黨委書記後,甘願成為曹建方謀取私利的工具,為其充當「馬前卒」「急先鋒」「利益代言人」,在工程建設承攬、幹部任用、職工招錄等事項上對曹建方唯命是從。

另一方面,他安插親屬、親信進入省農信社各個重要部門和崗位任職,方便其獲取和輸送利益。嚴重污染了省農信系統的政治生態,使省農信社成為了窩案頻發的腐敗溫床。

然而,再狡猾的狐貍,也有露出尾巴的時候。蔣兆崗的膽大妄為引起了省委巡視組的注意,省紀委有關部門也不斷收到針對他的信訪舉報,組織多次對其進行談話、函詢。

5月9日,雲南省監委決定對蔣兆崗進行監察調查。得知消息後,他走上了逃匿之路。5月11日,雲南省公安廳對蔣兆崗發出了A級通緝令。至此,蔣兆崗的人生走向了落寞。曾經的榮耀如落花流水,而恥辱將伴終生。

六項紀律全違反,貪婪無度兩面人

在懺悔書中,蔣兆崗交代自己違反了六項紀律:「我違反政治紀律,從思想源頭開始變節;違反組織紀律,從不願受約束開始變質;違反生活紀律,從突破道德底線開始變壞;違反工作紀律,從渾水摸魚開始腐化;違反群眾紀律,從謀取私利開始濫用職權;違反廉潔紀律,從違紀到違法終致犯罪。」

查閱蔣兆崗案的卷宗,顯現一個鮮明的特點,六項紀律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他項項違反,而違反生活紀律,是他走向毀滅深淵的助推劑。

2010年初,時任省政府副秘書長的蔣兆崗,在與朋友聚餐過程中,認識了未婚女性龔某,此後兩人迅速發展為情人關係。

為了滿足包養情人的需要,蔣兆崗四處斂財。同時,為掩人耳目,他萌生了讓龔某出境「躲風頭」的想法。於是,他在利益輸送人閆某的面前表露出想在新加坡買房的意願。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閆某心領神會蔣兆崗的意圖,為他在新加坡購置價值300多萬新加坡元的房產,並由其情婦龔某居住。為此,蔣兆崗利用職權便利,先後多次為閆某在承攬工程、貸款、出售辦公樓等方面提供幫助。

底線失守、欲望之門大開的蔣兆崗逐步發展到「欲令智昏」的程度,他毫無顧忌地違反廉潔紀律、工作紀律、群眾紀律,如一台斂財的機器,瘋狂攫取著財富:為某公司總經理何某提供貸款幫助,收受何某購買的價值250萬元的農信社股金250萬股;為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某承攬省農信社「智慧農信」項目提供幫助,收受李某財物價值共計55萬餘元、美元3萬元;為某大學職工姚某在貸款業務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姚某現金30萬元……

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蔣兆崗不僅收受賄賂,還違反組織紀律,打起了幹部人事任用的主意,幹起了賣官鬻爵的勾當:收受下屬薑某現金6.5萬元、黃金500克,塗某某現金5.5萬元,胡某某現金4.5萬元,施某某現金4.6萬元、美元5000元,唐某某所送金融卡30萬元,李某某所送13萬元……

幾年間,蔣兆崗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在辦理貸款、企業融資、承攬工程項目、幹部提拔調整等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謀取利益,大肆收受他人賄賂,折合人民幣共計2750餘萬元。

「對黨忠誠」「永不叛黨」是每名共產黨員入黨時的莊嚴承諾。而蔣兆崗卻台上講一套,台下做一套,對黨不忠誠,是典型的兩面人。

「‘紀律法律關鍵是自律,規章規定關鍵是規矩’,這些話台上我講的多,台下我錯的多。」「唯我獨尊,不把組織放在眼裡,不忠誠不老實,想用非組織行為和手段瞞天過海。」「正面的話,忠言逆耳的話,都不太聽得進去了。自以為是,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成了耳塞,聽任何話都是左耳進右耳出。」

經濟上貪婪無度,生活上腐化墮落,政治上當兩面人,這就是蔣兆崗的自畫像。

自作聰明拉攏腐蝕紀檢幹部,對抗組織調查踏上不歸路

2017年,雲南省紀委根據相關問題線索,對蔣兆崗進行組織談話。心中有鬼的蔣兆崗明顯感覺到組織的視線正向其聚焦,生怕違紀問題暴露的他,越來越忐忑不安,開始一步步實施自認為天衣無縫的計劃。

他一方面安排情人龔某到新加坡避風頭、悄悄退回受賄的部分財物;一方面隱瞞個人財產的申報,向組織推諉、隱瞞、否定相關情況和問題;另一方面,採取了找關係幫忙說情、向上級主管虛假匯報談心的欺騙方式,企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蒙混過關。

更極端的是,他將手伸向了紀檢監察機關,打起拉攏腐蝕紀檢幹部的主意。蔣兆崗通過工作關係認識了省紀委幹部黃某(另案處理),通過吃吃喝喝、幫助解決黃某請托,他與黃某的關係越走越近。

蔣兆崗向黃某展示的人脈、經驗、能力,吸引了年輕而閱歷淺薄的黃某,他漸漸地認為蔣兆崗是一個「可交之人」,在蔣兆崗的拉攏腐蝕下,黃某迷失了立場,充當起蔣兆崗的「內線」,進而為其「兩肋插刀」、通風報信。

得知自己被調查後,蔣兆崗一方面上躥下跳、四處奔走,企圖通過疏通關係為自己開脫;另一方面,他授意妻子以朋友名義,在昆明市區購買了一套公寓,準備出事時藏身用。

5月3日,蔣兆崗在得知省紀委對他的審查還在繼續時,便下決心要躲藏起來。5月5日到5月7日,蔣兆崗到安寧市躲了2天,後來在得知自己暫時安全的消息後,他又返回了家中。

5月9日,正在參加學校活動的蔣兆崗打聽到省監委將對他採取留置措施後,表面上假裝鎮定,堅持參加完活動,回到家後,他換了衣服,並把曾經與外界聯繫過的一部手機燒毀,當天中午便藏匿在自家車庫中。

「我在車庫內吃下了20片安眠藥,可能因為放的時間長了,安眠藥失效了,昏睡了兩天後,我又醒了過來。」在自家車庫中昏睡了兩天後,如驚弓之鳥的蔣兆崗在妻子的協助下,轉移到事先準備好的公寓中。

「在煎熬中度過的20天,那是非人的生活,怕被抓到,有點動靜就緊張,很絕望;感覺有一個魔鬼般的聲音在時刻呼喚:了結自己的生命,擺脫目前的狀態。」蔣兆崗回憶自己的逃匿生活時痛苦地說。

藏匿的公寓,只有簡單的生活必需品,沒有書籍、雜誌,沒有電視機、收音機,百無聊賴中,蔣兆崗把一份家電的使用說明書讀了一遍又一遍,以此來打發時間。

「我滴血的教訓是:千萬不要相信所謂朋友各種信誓旦旦的豪言壯語;千萬不要被所謂朋友各種感謝、略表寸心的虛情假意和行為打動。」回憶往事,蔣兆崗痛心疾首、泣不成聲。(本報記者 何詠坤 通訊員 李艷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