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八裡:失去健康,他失去了一切

失去健康,讓他失去了一切。健康是1,有了這個1,後面才有可能加上其他的東西。

我的朋友小周醫生在康復科工作。小周醫生的脾氣好是出了名的,平時從來看不到他流露自己的情緒。一天,我們幾個朋友聚在一起,我發現他的情緒不是很好,覺得很奇怪,就問他原因。

原來他那天上班的時候,看到一對中年夫婦因為丈夫得了腦卒中,而鬧著要離婚,就有很多感觸,心情也變得很低落。

我為了讓他開心點,就和另一個朋友一起逗他:「你那裡有沒有八卦?我們都喜歡八卦。」

沒有想到,小周醫生並沒有開心起來,反而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這個不算是最慘的。」

在我們的催促下,他說了一個病人的悲慘故事:

「那是大約七、八年前吧,我剛剛上班不久。一天,康復科進行功能訓練的地方,吵架的聲音大到把康復科所有的醫生都驚動了。

聽著聲音我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跑過去一看,果然是那個女人在和另外幾個人吵。

這個女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吵了,我們都認識她。

他的丈夫,生了病總是拖著,捨不得去看,還要帶病堅持幹活。幾個月前從建築工地的腳手架上掉下來摔傷了。開發商給了前期的治療費用,另外還賠償了大約二、三十萬的樣子。

七、八年前的二、三十萬,也還說得過去了。但是賠償到位以後,這筆錢就被他丈夫的兄弟姐妹們扣下來了。他們的意思是怕這個女人拿了錢以後不給她丈夫治病,還怕她拿著錢就跟別人跑了。

這個摔傷的男人大概只有三十歲左右,他們夫妻有三個孩子。最大的孩子五歲,老二三歲,最小的孩子才剛剛七個月。

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孩子,她是無法出去工作的。在她丈夫出事以前,家裡的一切開銷都是靠她丈夫在建築工地打工賺錢。現在她丈夫出事了,家裡就斷了生活來源。而這筆賠償款,她又一分錢都拿不到。

她到醫院來向丈夫要一次錢,她丈夫的兄弟姐妹就跟她吵一次架,每次這個女人都是失望而傷心地哭著離開。這一次,當然她也吵不過她丈夫的兄弟姐妹。

但是,這一次,她沒有像往常那樣哭著離開,而是在走之前,突然很平靜地說:「好吧,我一個人,也吵不過你們,我今天回去先把三歲的老二賣了。如果過些日子,你們還是不給我錢,我的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我再把最小的娃娃賣了。」

說完,那個女人轉身就走了。那個丈夫因為摔到了後腦,影響了認知功能,平時看起來總是有那麼點不太清醒的樣子。但是,那天,他的妻子走了以後,他就嚎啕大哭起來。他的兄弟姐妹們怎麼安慰他都沒有用。哭到後來,在場的所有的人:醫生、護士、病人、病人家屬無不動容,大家都在偷偷地抹眼淚。」

說到這裡,小周醫生的眼眶也已經有點濕潤了。我們幾個聽的人,也沉默了好半天,情緒都被帶到故事裡去了。

「後來呢?」朋友中年齡最小的小付追問了一句。

「我第二天就被醫院派出去學習了,後來具體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等我學習結束回到醫院後,我還向同事打聽過一次,大家也都不知道後來怎麼樣了。因為,那個男人當時就吵著要出院,他的兄弟姐妹們怎麼勸都勸不住,只好很快就給他辦了出院手續。」

小周醫生的故事說完了,我們幾個人的情緒都開始不好了。我們大家最關心的,是那三個小娃娃,不知道後來到底怎麼樣了。

但願,那個女人丈夫的兄弟姐妹們,把開發商賠償的錢給了一部分給她,讓她可以好好的帶著孩子過日子吧。

那個女人的丈夫,是個極端的例子。也許是因為貧窮,讓他覺得,他必須拼命幹活,然後才有能力養家活口。但是,如果在生病之後,他沒有去工地幹活,而是休息幾天,等身體好了之後再去,是不是就不會從高高的腳手架上摔下來了呢?

一旦失去了健康的身體,整天躺在病床上,這時候的他簡直就是生不如死。我就在想,為什麼我們非得要等到回天無力的時候,才想到身體健康的重要呢?

在現實生活中,不管貧窮富貴,關注自己的身體健康,不但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自己的家人負責。你承擔了自己的責任,說大一點,那就更是對社會負了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