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周為何會被分為春秋時期與戰國時期?


文|小河對岸

很多人在小時候都背過《朝代歌》,大陸流行的人教版,其中有一段是:..夏商與西周,東周分兩段,春秋與戰國,一統秦兩漢…。西周與東周,西漢與東漢,西晉與東晉等等,都是後世對一個朝代不同時期的劃分。但是,春秋與戰國,卻並非朝代名稱,而是同屬於周王室東遷洛邑之後至秦王朝一並天下之前的那段時期。

既然,春秋與戰國並非朝代名稱,那為何要將東周那段時期分為春秋與戰國呢?後世之所以會將東周分為春秋與戰國。主要原因是,這段時期比較長,約有550年之久(前770年–前221年),而在這麼長的時間裡,社會發展有了明顯的變化與不同。

春秋的得名,源於孔子著《春秋》一書,《春秋》是一部編年體史書,記錄了從魯隱公元年(前722年)到魯哀公十四年(前481年),共計242年的歷史。而戰國作為一個時代的名稱,源於西漢末年劉向編輯的《戰國策》,《戰國策》為國別體史書,其記錄的年代大致上接《春秋》,下至秦朝一統。

而另一部史籍鴻篇《資治通鑒》也是編年體,其記錄的年代是從周威列王二十三年(前403年,周王室正式冊封韓、趙、魏為諸侯,即三家分晉),而到後周顯德六年(959年,北宋建立的前一年)。《資治通鑒》記錄到959年,很好理解,是為了不述及當代(宋代)。那為何又從前403年開始記錄呢?因為在司馬光這些儒生看來,孔聖人已經著了《春秋》,而後世孺子是不能比擬「聖人」的。故而,孔聖人寫過的那段時期歷史,後世儒生是不能輕易動筆的。

故而,《資治通鑒》的記錄年代,只能從《春秋》之後的年代開始。但是,《資治通鑒》又沒有緊接著《春秋》之後的年代(前481年)開始,而是從前403年(三家分晉)開始記錄。其根本原因就在於,司馬光等人把「三家分晉」這一事件,當成一個時代的分水嶺。而後世也基本上都認同,「三家分晉」、「田氏代齊」是春秋邁入戰國的重要標誌事件。

春秋與戰國的不同,從表面上看是傳統的那套規則體系越來越崩解,而使戰爭越來越無序、激烈、頻繁。但其背後的根本原因,在於社會形態體系已悄然發生了變化。周王朝建立的時候,實行的是分封制度。天子將部分土地封賜給宗室勛臣,以建立邦國,而稱諸侯。諸侯再將自己的部分領地封賜給各卿大夫以作采邑,而稱為家。諸侯的疆域(國)與各卿大夫的采邑(家),就共同構成了「國家」一詞。

按過去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將夏商周稱之為奴隸社會,秦朝到清朝這兩千多年的時期,稱之為封建社會。但實際上這種劃分,並不適用於中國,且馬克思本人也曾說過,他是根據西方的歷史社會形態進行劃分的,而對東方的歷史政治形態欠缺研究。

對比東西方的歷史,我們很容易發覺商周時期的分封制度,其實與西方中世紀那段時期更為相似。且「封建」一詞,源於《詩經·商頌·殷武》:命於下國,封建厥福。封建的本義,就是指封邦建國。

而春秋時期,雖說周王室已然式微,但在社會結構體系上並沒有本質變化,仍是那種封建體系。如晉國有六卿之臣,楚有若敖氏、蒍氏、屈氏等,魯有三桓、臧氏、展氏等,齊有高、國、崔、慶、鮑、田等等。各諸侯的國政,都由各國的世族卿大夫分掌,而很多諸侯國君都如同傀儡。

但是到了戰國時期,卻發生了變化。各諸侯紛紛實行變革,魏有李悝,齊有鄒忌,楚有吳起,韓有申不害,秦有商鞅,趙有肥義,燕有樂毅。雖變革的措施不盡相同,但其變革的核心就是:加強君權、削弱世族卿大夫的權力。故而,在戰國時期,雖也有分封采邑制度,但已經不占據主流。而漸漸實行了郡制、縣制(縣制始於楚,郡制在秦盛行),即由中央直接管理地方。

故而,君權才得以漸漸加強,而世族卿大夫的實力卻漸漸削弱。這也是為何魯國三桓,在春秋時期權勢熏天,而到戰國時期,卻漸漸沒有影響力的根本原因所在。不但大國在集權,小國也同樣在集權。可以說,至戰國中後期,封建制在各諸侯國都已基本解體,這也是戰國時期的戰爭規模突然變大的根本原因所在。再至秦始皇統一天下,而在天下範圍內確立了集權帝制的形式。簡單地說,春秋時期,仍為封建制度。而到了戰國時期,已悄然成為了君主集權制。正是這內在的變化,而導致了社會的更加動蕩,從而凸顯出了時代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