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病夫與西亞病夫相比,哪一個更加病夫?


文|小河對岸

提起「東亞病夫」(Sick man of East Asia)這個詞匯,很多人都會義憤填膺,認為這是西方人對近代中國人精神及體質的污辱。但實際上,這個詞匯的最早出現並不是指近代中國人的精神及體質,而是指滿清那種病懨懨的政體,並沒有過多的惡意。但滿清也並不孤單,同期還有一個「老大帝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也被稱為「西亞病夫」(也被稱為「歐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除了這兩個「聞名遐邇」的「病夫」之外,當時的摩洛哥與波斯(伊朗)也同被稱為「病夫」。

有人也許會好奇,那麼,在「東亞病夫」(滿清)與「西亞病夫」(奧斯曼)這兩個聞名遐邇的「病夫」之間,哪一個更加病夫呢?

很多人會直覺地以為「奧斯曼帝國」比滿清政府更加病夫,畢竟大陸現今的領土還有960多萬平方公里。而奧斯曼帝國到土耳其共和國,其領土縮水了約85%(鼎盛時期有五百多萬平方公里,而今只有約78萬平方公里的領土)。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如果滿清政府不是在1912年被終結的話,也很難避免被肢解的命運。

而對比同時期,奧斯曼帝國與滿清的實力。可以說,奧斯曼帝國雖在歐洲很「病雞」,但還是遠比滿清要強盛得多。西方國家(葡萄牙、西班牙等)開啟大航海的內在原因,就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在中東–東地中海地區的崛起,而阻斷了東西方的貿易商路。奧斯曼帝國曾多次進入歐洲腹地,幾度兵臨維也納城下,而令歐洲瑟瑟發抖。同時期的滿清,在遠東地區面臨數百哥薩克騎兵,都已頭痛不已,而被迫簽訂了《尼布楚條約》。

而自沙俄崛起之後,其擴張的重點方向,便指向了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自17世紀-19世紀,俄土之間爆發了十次重要的戰爭,如果再算上一戰與土耳其干預蘇俄內戰的話,俄土之間有十二次大規模戰爭。雖然,從最終的結果看,沙俄取得了最終的優勢,而擴張了領土。但從過程而言,沙俄在早期的「俄土戰爭」中並不占據壓倒性優勢,很多領地都是反復爭奪。奧斯曼土耳其的激烈抗爭,也讓沙俄的擴張付出了血的代價。

沙俄也僅從奧斯曼土耳其那裡攫取了約3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而滿清政府面對沙俄帝國,可以說連「拔刀」的勇氣都沒有。滿清面對的沙俄遠東力量,在實際上只能算是拓荒團,在遠東戰場上,可以說是以「我之實而對敵之虛」,形勢遠不如奧斯曼土耳其那麼險峻。結果卻是沙俄「兵不血刃」就從滿清那裡獲得了15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

而除了沙俄,奧斯曼帝國面對的對手還有歐洲強國–奧地利(奧匈),後期還面臨著英、法、意等國的武裝干涉與直接侵略。土耳其在一戰中,也有不俗的表現,曾給澳新兵團以巨大的傷亡。而在土耳其的獨立戰爭中,凱末爾主管的土耳其軍還擊敗了英、法等國參與的干涉戰爭(以希臘軍為主力,法國出兵6萬,英國出兵4萬)。其時,雖滿清政府已經滅亡,但以滿清軍隊在西方列強面前不堪一擊的既往戰績來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實力,是要遠勝同期的滿清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