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詠去世「告別時, 我希望身邊擺滿話筒」

李詠生前曾做過一次演講,題目是《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他在演講中說:「我會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靜靜地待著,我不會有道歉,也不會有離別,更不會有抱怨,我只會有感謝……所有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感謝你們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29日上午9時31分,李詠妻子哈文在微博發文宣告丈夫的死訊:「在美國,經過17個月的抗癌治療,2018年10月25日凌晨5時20分,永失我愛。」從此,天堂多了一個亦莊亦諧的聲音:我是主持人李詠,下期節目再見。

而不少李詠的身前好友,都紛紛發文悼念。歌手李玉剛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李詠夫妻是他的好友,也是恩人,「希望哈導能夠節哀,也能夠釋懷。」央視主持人董浩動情地說,他和李詠相識於1991年,之後成為好朋友,「他是一個好人!才子!老弟走好。」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

妻子哈文:每天發文問早安

李詠1968年生於新疆,1991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進入中央電視台。歷任《幸運52》《非常6+1》《詠樂匯》等節目主持人,《夢想中國》大型電視選秀活動總策劃兼主持人,也是公眾熟知的主持人。昨日,哈文那條「永失所愛」的微博,累計獲得了38萬餘次的評論和近50萬次的轉PO。

早在2009年,李詠就在其自傳《詠遠有李》中提到了自己對葬禮的安排,「我已想好了在告別儀式上放的遺言:‘歡迎大家光臨我的告別儀式,勞累各位了,你們也都挺忙。今天來的都是我的親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沒跟你們客氣,走之前都說好了,今兒來送我,就別送花了,給我送話筒吧。我希望身邊擺滿了話筒。人生幾十年,一晃就過,我李詠這輩子就好說個話,所以臨了臨了,都走到這一程了,還在這兒說話。沒嚇著你們吧?’」

李詠和妻子哈文相識於1987年。當年李詠進入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學習,兩人是同班同學,也是彼此的初戀,工作後不久兩人便結婚了。夫妻婚後感情很好,擁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2013年,李詠離開央視,原因是想過家庭生活,之後他參加了不少地方衛視的錄制,而這兩年,李詠夫妻去了美國,全力治療喉癌。

當時李詠患癌的消息並不為外界所知,只有哈文微博上的只言片語,才露出一些蛛絲馬跡:2017年8月,哈文曾發過這麼一條微博:「愛滋病疫苗都有了,癌症疫苗還遠嗎?加油吧科學家們!」從這可以看出哈文內心多麼希望李詠能早日康復。

哈文每天早上都會發一個「早」,意為丈夫又堅持了一天,最後的早安,一直持續到10月17日。昨天,記者通過微博私信的方式聯繫哈文,但或許是過於悲痛,她並沒有回復。而和李詠一起主持過春晚的主持人李思思則表示:「從來都沒讀懂,哈姐這一聲聲‘早’背後的真正含義。今天猛然覺得,原來生命這般無常,迎接每一縷晨光都值得紀念,詠哥安息,哈姐堅強,愛一直都在。」

李玉剛悼念:

不會離開的人離開了

李詠的死訊,也讓《新貴妃醉酒》的演唱者、歌手李玉剛倍感心痛。昨天,記者通過李玉剛的經紀人了解到,李玉剛將李詠和哈文視為恩人。2012年首次登上央視春晚,就是經李詠向時為央視春晚導演的哈文引薦。李詠從央視辭職後,他參加了一個衛視節目,原本主辦方說哈文會到現場,但到場時,才知道哈文去國外了。

昨天上午,李玉剛在刷微博時,無意間獲悉了李詠的死訊,李玉剛說:「印象當中不會離開的人離開了。從《詠樂匯》的初次相識到2012年的春晚舞台以及後來的種種,詠哥與哈導對我的人生有著非凡的意義,他們的知遇之恩讓我在異鄉也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溫暖。哥哥每一次開懷大笑,對我的諄諄教誨都烙印在我的心中。多年的內心沉淀以為自己早已深諳世事,可這一刻我發現自己終究還是止不住的悲傷。哈導,保重身體,我一直都在。」

央視名嘴追憶:

一個好人、才子、老弟走了

雖已是前同事,但李詠在央視的各「名嘴」裡人緣很好。一位央視同行告訴記者,外形有些狂狷的李詠在央視一直屬於「異類」,據說僅頭髮這一項,就有「一百多位主管發表過意見」。而他的心態則是:「只要完成你該做的事情就行了。」

央視的著名兒童節目主持人董浩和李詠交情甚篤,從1991年便與他相識,昨日,驚悉李詠死訊的他難掩悲傷,回憶初次見面,李詠給他的印象有些「自戀」:「一開始認識他的時候是在1991年,常見到一個臉長長的年輕人。對著理髮室的鏡子喃喃自語‘真漂亮,真帥……’一聊才得知他是海外節目組的專職旁白配音。後來出鏡以後以他機智幽默及個性主持,嶄露頭角。之後成為好朋友,是一個好人!才子!老弟走好。」

楊瀾聽到李詠的死訊,同樣十分驚愕:「難以言表聽到這消息的震驚和惋惜。李詠安息,哈文和家人保重。」

主持人張泉靈則痛惜:「主持人的壓力,很少有人理解。失眠是主持人的常見病。但是開機的一剎那還要保持狀態,興奮、快速反應、風趣幽默。永遠記得你燦爛的笑容。走好,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