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本文由娛樂大爆炸原創,轉載需聯繫授權

最近有人說楊洋撲了

周迅因為《如懿傳》的少女造型入圍了「金烏鴉獎」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楊冪黑紅體質,極盡嘲諷的賽事自然少不了她。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闞清子因為各種「媽媽」後台上熱搜。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細想了一下,這些最近都不太順的藝人他們都出自同門——榮信達

而他們的發展軌跡也都暗和了「榮信達定律」:

即離開榮信達後,藝人都會迅速的紅起來。

1

其實被調侃的「榮信達定律」背後隱藏的是:資源不行,分配不均,做法老派。

「資源不行」。

李沁2017年被列入「待爆小花」,其實她入行10年了。

當年在新版《紅樓夢》中飾演薛寶釵也是眾人捧的小公主。

之後卻陷入了瑪麗蘇撕X的大嬸劇,專注灰姑娘勵志的豪門三代恩怨及愛恨情仇。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千金歸來》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璀璨人生》

其實從小學昆曲的李沁,樣貌身段氣質都很出眾,只是最好的年齡沒有出演大女主戲,錯過了古裝的爆紅時期,讓看好她的粉絲惋惜。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後來和榮信達解約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掛靠在” 新生麗量 ” 之下,在這期間李沁出演了《如懿傳》、《楚喬傳》《白鹿原》等份都比較重而且人設討喜的角色。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 新生麗量是由新麗傳媒和浩瀚星盤合作的經紀公司,而浩瀚星盤是一個選角公司,參與了李沁以上出演的劇還有《我的前半生》、《凰權·奕天下》、《鬥破蒼穹》、《武動乾坤》的選角。

之後還有騰訊影業、新麗電視、深藍影視、閱文集團、華娛時代、海南廣電等共同出品的《慶餘年》播出,所以李沁的發展也讓粉絲心里稍安心了些。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分配不均」

楊洋出走,據爆料的消息是不滿公司的「唯血統論」。

在《紅樓夢》之後承諾給楊洋的劇是《花開半夏》,為此楊洋剪了短髮,也出了海報。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可是臨開機前男一換成了老板娘李小婉的兒子林申,楊洋成為男二號。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這個好像是壓倒楊洋的最後一根稻草。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不過這個說法榮信達那邊一直堅稱是「謠傳」,「公司對每位藝人都有自己的規劃」

之後解約過程鬧得很難看,榮信達以「在未與我司簽約的情況下,擅用我公司藝人楊洋作為該劇主演」,將《盜墓筆記》五家出品方告上法庭索賠900萬元。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楊洋委托的律師王軍發微博聲明:楊洋接拍《盜墓筆記》是以「個人身份」對外簽約出演,與任何主體無關。

解約之後李少紅參加法治節目被問到楊洋,留下了一句的「我不想評價他」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楊洋之後,蔣夢婕和闞清子分別以「7年未看過合同」「傻傻的堅持與付出,沒能換來對等的尊重」離開老東家。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做法老派」

蔣夢婕出走還有一個原因在聲明中也言辭激烈的列了出來「劉志軍事件公司不作為」。

榮信達堅信的理念是「清者自清」,可是在如今的娛樂圈,網友比較吃強硬態度的一套。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還有公司「捧劇不捧人」的理念也讓會藝人感覺到「不公」:

保護性質的讓他們上戲,不能一口吃一個大胖子,是幾斤幾兩,我們就接幾斤幾兩的戲,如果去演了結果承載不了,我們就要讓他們修養三個月,繼續培養技能,再尋找適合的戲。

我有的機會雖然好,但是並不適合你,你不能勝任這個,很有可能就砸了(劇大於人)。

2

現在提起經紀公司有歡瑞世紀和嘉行傳媒,製作公司有正午陽光。

但曾經榮信達是和華誼、金英馬三足鼎立的。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榮信達是由李少紅和李小婉這對9歲就相識的閨蜜成立的公司,李少紅負責導演,李小婉負責經紀,她們有過太多的輝煌和高光時刻。

1996公司成立之初,榮信達的第一部電視劇《雷雨》就取得了成功。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這部劇掙了16萬元,在當年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2000年李少紅拍攝的《大明宮詞》在央視播出,該劇探討了武則天與太平公主母女之間一生權力和情感的矛盾爭鬥。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人物的人生力度與情感歸宿的立意就決定了這部劇的高水準,直至今日仍有很多忠實劇粉。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2002年拍攝了《橘子紅了》,講述了兩代女人面對命運的「戲弄」不同的選擇。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另外還有《人間四月天》的播出,周迅迅速走紅而榮信達也一躍成為主流的製作+經紀的影視公司。

而且李少紅和李小婉挖掘明星的眼光真的非常準,「她們非常善於抓取演員的特質並放大演員的靈氣。」

所以,在前期榮信達憑借優秀的劇捧紅了演員,公司再用自家藝人拍攝好劇,形成一個良好的經營模式。

3

直到新版《紅樓夢》的策劃與失控,讓榮信達遭遇了滑鐵盧。

2006年拍攝之前北京電視台先推出了《紅樓夢中人》演員選秀的活動,歷時一年,從近40萬人中選拔出67位決賽選手;

寶玉組通過新浪網「尋找寶玉」。

劇組本身從全國藝術院校、專業院團、各經紀公司選拔藝人。

紅樓夢中人的舉辦一方面造勢成為了全國性的熱賽,另一方面人員變動被質疑各方資本博弈。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這樣一場轟轟烈烈的選秀,新版《紅樓夢》怎麼可能會好?

首先,人物從外形上就難以讓人入戲。

不撕扇的時候,晴雯看起來也比王熙鳳還二奶奶。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賈政的小妾趙姨娘善妒刻薄,她的定妝照是這樣。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87版的趙姨娘雖不是驚艷的美人,但也有作為一個大家族妾室的風韻。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另外,賈雲春省親的那一集,大觀園中的貴妃娘娘端莊自持,貴不可言。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可是新版的讓人誤以為這是寶玉他媽。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而且還犯了最基本的禮節常識,賈母都要跪拜的貴妃怎會當著眾人的面和賈政搭著手呢?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另外王熙鳳和賈璉是夫妻哎,可是她詭異的笑小仙女還以為誤入了片場。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更令人噴飯的莫過於「出火」。

巧姐兒生了病供痘疹娘娘,王熙鳳讓賈璉挪到書房去睡,這段兒書里寫說:

「那個賈璉,只離了鳳姐便要尋事,獨寢了兩夜,便十分難熬,便暫將小廝內有清俊的選來出火……」

到了新版,旁白念著書里的句子,導演突發奇想拍成了拔火罐。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拍攝上,為了突出夢的縹緲之感,每個人都是白刷刷的臉和擁有瞬間移動「超能力」。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最後播出的效果大家也看到了,劇撲人也撲。

4

新版《紅樓夢》掏空了家底讓榮信達元氣大傷。

市場沒等到他們恢復就慢慢的被其他製作公司擠掉了。

但是榮信達從輝煌走到了落寞失利原因是很多種方面,不能簡單直白的抨擊是因為「做法老派」——

李少紅接受採訪時很堅定的表明對過多行銷和炒作的反感,她們曾用老派的做法拍出了經典的劇,也培養了陳坤和周迅這樣優秀的「畢業」藝人。

只是我們很低調。我們不願意用浮誇的形式和方法來炒作,尤其是對於演員、對於我們公司本身的品牌。

我們一個做實事的一個公司,精力放在哪兒?我的精力還是放在培養演員。

他們放在培養演員上的精力真的付出不少,而且曾經是有效的。

「每個藝人,公司都會給他們報班,請專業老師,對非常年輕的藝人,我們是有一段時間封閉式訓練的」。

其實,一步一個腳印和踏踏實實培養演員,這些都是沉的下氣才能做成的事,可是娛樂圈的腳步太快,她們跟不上了。

還有紅樓夢之後簽約的這一批藝人年齡都偏小,需要很長的培養階段,可是培養成之後就被「賊」惦記了:

前幾年我們簽這些小孩,有人說我們傻,可是我們對這些小鮮肉的前景非常看好,結果我們苦心培養了六年——《紅樓夢》三年,之後又三年,馬上就要看到收獲了,賊聞著味就來了,挖了不少我們的人,我們防不勝防。

另外一方面對榮信達的打擊是進入大IP時代。

投資方開始對製作的要求不高,只想趕著熱度把這個台子搭起來,拍了就播賺錢賺名利。

所以大女主的穿越、宮鬥劇一部接一部都火了,而榮信達從《紅樓夢》之後只有一部九夜茴的小說改編的《花開半夏》。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比起同期播出的《咱們結婚吧》《星你》被秒的一點水花都沒有。

不過,榮信達作為老牌的影視公司還是拿到了馬雲和虞鋒創立的「投誰誰賺錢,買誰誰上市」雲鋒基金的控股。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所以在20年周年慶上,李少紅宣布了《大唐李白》、《木槿花西月錦繡》、《劍俠情緣》、《媽閣是座城》等12部重磅IP項目。

雖然兩年過去了,目前看到的只有項目外的《大宋宮詞》,但如果李少紅保持製作《大明宮詞》的水準,也有可能這是榮信達的翻身之作。

李沁背後勢力的更換,是整個娛樂圈的重新洗牌

榮信達由盛轉衰,不是簡單的解約和對錯問題,而且解約這件事雙方都存在問題,簽約的紅樓夢這一批藝人,他們遇到的正是榮信達最無力的時期。

如果只想論對錯,那也是榮信達的「老派」方式跟不上影視圈最瘋狂的十年

榮信達公司的變遷心里還是唏噓的,真是「紅樓夢醒,飛鳥各投林」,從周迅到李沁,她們之間的更替,代表了一個影視製作時代的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