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圖有真相?商家花錢刷單,「刷手」一條好評轉30元

一些地下中介專門開設QQ群、微信群,招募學生、家庭主婦等刷單,定制「買家秀」,為商家帶流量攢好評,照片加50到100字的一條好評可賺取30元。

花錢刷「買家秀」,有的旗艦店也刷單

不久前,小林在淘寶上選衣服時被一張「買家秀」照片打動:一個白皙女孩穿著一襲黑色長裙,飄逸動人。翻看其他評價,也大多讚美裙子「仙氣飄飄」。

「‘賣家秀’不可信,我一般都看‘買家秀’。」小林果斷出手拍下了這條長裙。收貨後,卻是後悔莫及:裙子效果與「買家秀」截然不同,又肥又大,沒有腰身,當成風衣穿都嫌肥。她重新查看「買家秀」,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雖然買家照片都各不相同,但文字評價大多句子冗長,風格相似,內容基本差不多。

記者調查發現,隨著排名、好評成為消費者網購的重要依據,一些商家雇人刷好評的現象越來越多。

「有圖不一定有真相。」熱衷網購的小敏說,「以前我很信賴發照片的好評,以為眼見為實,後來逛得多了,發現不少好評都是同類型產品的照片復制黏貼,經常撞圖。」她告訴記者,前幾天曾網購新疆特產奶疙瘩,評論裡的圖片看著十分誘人,貨到後一吃卻並沒有醇厚的奶香味。店家表示,只要給好評就會返現3元。這讓小敏有上當受騙的感覺,也明白了那些好評是怎麼來的。

記者調查還發現,刷單的除了一些小店鋪外,也不乏旗艦店。一些「刷手」告訴記者,參與刷單的店鋪有的是新開的,排名較低,急於賺流量,以人氣吸引消費者;有的是銷量不低的旗艦店、網紅店,「看別人刷自己也要刷」。

消費者小露在某天貓旗艦店看中一套標稱60支長絨棉貢緞的床上用品,月銷量2000多,14000多條評價全是好評,包括1300多張圖片和100多條視頻,沒有一個中評和差評。收到貨後小露失望不已,除了顏色和圖片差異大之外,根本不是所謂貢緞,只是普通純棉。再仔細看評價,「發現表述幾乎都是一個模板出來的,不少買家的圖片也是重復的。」

入會「刷手」進行專門培訓,一單賺3至30元不等

「一單3至30元不等,做完立返,有傭金,有禮品,刷單雙收入,自己淘寶購物省錢!」看到這條信息後,廣東某高校大學生茵茵心動了,決定利用課餘時間兼職刷單,賺點零花錢。她交了299元會費,加入一個微信群,向群主提交了自己的模特卡和身高體重。

群裡每天都有群主發放刷單任務,「刷手」按要求拍下商品,拍攝「買家秀」交給群主挑選,然後配上50到100字的好評,發表在網店評價區。有的群還要求「刷手」在小紅書等社交平台上推廣。

茵茵告訴記者,完成流程後商品需寄返商家,商家退還墊付的貨款,支付30元左右的酬勞,有的商家沒有額外酬勞,會贈送小商品。

像茵茵這樣由中介組織刷單、商家支付酬勞的被稱為「代刷」。記者上網檢索發現大量「代刷」平台,有的平台需要繳納會費,分為98元、198元、388元三等,等級越高酬勞越高,做滿刷單任務可退還會費。

記者在某刷單群看到,任務從早八點到凌晨兩點不間斷發放,不僅有語音、圖片對刷單流程進行詳細說明,還有專門的「老師」培訓,「包教包會」。一些群還要求把這一賺錢管道分享至朋友圈,每成功邀請一位好友參與刷單另有酬勞獎勵。

為了規避電商平台的監管,「刷手」被要求「做戲做全套」,模擬完整交易過程。曾做過床品刷單兼職的大學生陳辰說:「一個支付寶帳號下單過多、瀏覽時間過短會引起懷疑,有的商家會發一份提問單,讓我們在拍下商品前向客服咨詢,例如尺寸、顏色等,下單支付前要瀏覽5分鐘。」

此外,還有一種方式為商家「互刷」。在一些群裡,商家之間會協商「互刷」,然後補齊相互差價。還有人在群裡兜售當天的物流單號,3角錢一個,這樣商家不用寄出商品,也可假裝發貨。

組織者、參與者、商家均違法,需加大力度打擊和規範

記者採訪發現,刷單平台瞄準的多是大學生、家庭主婦以及一些無正當職業的人員。許多人認為,操作不複雜,動動手指就來錢,把刷單當成一份「賺快錢」的正常兼職。

但實際上,無論是刷單平台的組織者、參與者還是商家,都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根據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對於「刷單炒信」和幫助「刷單炒信」將會面臨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一百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甚至吊銷營業執照。

北京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說,從刑法上看,組織者還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若故意設套虛假刷單,則可能構成詐騙罪;此外還將承擔行政處罰、民事責任。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對於欺詐行為,消費者可通過法律管道進行維權,主張3倍賠償。

網購刷單的火爆,引發相關人士對「流量經濟」的反思。邱寶昌認為,借助「刷單炒信」做大交易量,擾亂了互聯網秩序,屬於欺詐、不誠信的行為,會導致惡性競爭,「劣幣驅逐良幣」,需要加大力度打擊。「互聯網新興行業是一項系統性工程,流量僅是其中一個因素,卻被投機取巧者過分放大,實際上品牌、服務等仍然重要。」廣東財經大學教授王先慶說,政府相關部門應加強對新興行業的培育引導,嚴厲打擊刷單產業鏈,為企業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據了解,已有不少電商平台建立反刷單系統,打擊刷單行為。京東對參與刷單的帳號,建立風險評估和異常帳戶識別模型,對參與刷單的帳戶進行限制和懲罰;針對系統識別和人工舉報的刷單行為,進行核實和懲罰。有的店主因刷單被降低徵信水平,甚至懲罰至關店。天貓也發布新規,取消原有評分機制,增加對商家的全面考核。(參與采寫:陳藝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