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純粹的復仇:拜占庭帝國巴西爾二世的亞美尼亞戰記


巴西爾二世的大名,熟悉拜占庭歷史的朋友想必不會感到陌生。他不僅是馬其頓王朝「黃金時代」的締造者,也是拜占庭歷史上最後一位有能力大規模開疆擴土的皇帝。

縱觀巴西爾二世的軍事生涯,他所進行的對外戰爭不外乎是平叛或復仇。征服保加利亞的戰爭就是最典型的平叛戰爭,而在東線對亞美尼亞的征服則是純粹的復仇之戰。

最重要的外邦人

4-6世紀之間的拜占庭屬亞美尼亞

要想了解巴西爾二世對亞美尼亞採取軍事行動的原因,我們就需要追根溯源,從兩國的歷史淵源說起。

在當時,亞美尼亞是拜占庭帝國東部邊境最重要的鄰國之一。得益於兩國之間密切的外交聯繫,亞美尼亞人在11世紀前都堪稱拜占庭境內最重要的外族勢力。他們對拜占庭的軍事政治也產生了重要影響。無論是對外征服還是內戰叛亂,拜占庭軍隊中都不乏亞美尼亞人的身影。

為拜占庭軍隊服役的亞美尼亞士兵

原本的亞美尼亞王國,在公元387年和公元428年裡,兩度被拜占庭和薩珊波斯瓜分。被並入拜占庭帝國境內的領地,便成為帝國重要的東部行「拜占庭屬亞美尼亞」。

從公元5世紀開始,亞美尼亞逐漸成為帝國的主要兵源地。亞美尼亞人也開始在帝國軍隊中嶄露頭角。根據普羅柯比的記載,查士丁尼一世時代的宮廷禁衛軍,就由最勇敢的亞美尼亞人擔任。軍區制的奠基者希拉克略皇帝,也出身於卡帕多西亞的亞美尼亞家族。

希拉克略是第一位具有亞美尼亞血統的拜占庭皇帝

公元7世紀,阿拉伯人對近東地區的征服,則加深了亞美尼亞人與帝國的聯繫。由於不願意皈依伊斯蘭教,許多亞美尼亞人為了逃避人頭稅和宗教迫害而遷入拜占庭境內居住。為了妥善安置這些移民,並在帝國與阿拉伯勢力之間建立緩沖區。拜占庭皇帝君士坦斯二世在西亞美尼亞的故地建立了亞美尼亞軍區。這也是最早設立的四個拜占庭軍區之一。

得益於軍事上的重要地位,亞美尼亞人也開始頻繁干預帝國政治事務。伊蘇裡亞王朝的建立者利奧三世,在起兵奪權之初,便得到了亞美尼亞軍隊的支持。742年,亞美尼亞軍隊又支持軍區將軍阿塔巴斯杜斯起兵奪取皇位。790年,亞美尼亞軍隊還支持君士坦丁六世獨掌大權,拒絕接受攝政伊琳娜的統治。並迫使伊琳娜釋放君士坦丁六世。792年,由於對軟弱無能的君士坦丁六世感到不滿,亞美尼亞軍隊再次反叛,但最終被皇帝擊敗。

阿拉伯征服時代 很多亞美尼亞人逃亡到拜占庭境內

當然,亞美尼亞人在對外戰爭方面也是一把好手。他們不僅幫助帝國成功抵禦了阿拉伯人的侵襲,還為帝國提供了諸多傑出的軍事將領。為了防止亞美尼亞軍隊幹政的情況再次發生,後來的拜占庭皇帝們又將亞美尼亞軍區拆分為數個小軍區。但這並未影響亞美尼亞人在軍隊中的重要地位。

公元9-10世紀之間,有數位亞美尼亞人曾經統治拜占庭帝國。包括了利奧五世、馬其頓王朝的建立者巴西爾一世、羅曼努斯一世以及拜占庭黃金時代的另外兩位締造者——尼基弗魯斯二世與約翰一世。這足以反映出亞美尼亞貴族對帝國中政治影響力在日漸增強。

福卡斯家族的代表人物 尼基弗魯斯二世皇帝

10世紀時,帝國境內最強大的兩個軍事貴族——福卡斯家族和斯科萊魯斯家族,都由亞美尼亞後裔建立。他們在亞美尼亞當地也有著深厚的基礎。從10世紀中期開始,亞美尼亞人也成為拜占庭軍隊的主要來源。據統計,在963-1025年間新增的9萬軍隊中,絕大多數都是亞美尼亞士兵。

拜占庭木雕上的軍隊形象 大部分士兵都是亞美尼亞人

到了巴西爾二世的統治時期,亞美尼亞人已經成為帝國境內一股不容忽視的重要勢力。鑒於此前亞美尼亞人反復無常的黑歷史,權力欲極強的巴西爾二世對他們十分忌憚。但又不得不依靠他們贏得戰爭勝利,並維持對小亞細亞的控制。

不過,巴西爾二世在976年親政時,他還沒有對亞美尼亞人產生明顯的敵意。直到兩巴爾達斯叛亂以及隨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促使巴西爾二世改弦更張,決定消滅這個拜占庭東部邊境最重要的緩沖國。

亞美尼亞士兵幾乎參與了那個年代的所有政變

不安分的近鄰

亞美尼亞曾經被阿拉伯人統治了兩個世紀

在被阿拉伯人統治了近兩個世紀後,巴格拉提德家族於885年恢復了亞美尼亞的獨立地位。不過,此時的亞美尼亞並非統一王國。雖然巴格拉提德王國的統治者獲得了「亞美尼亞國王」的稱號,但與之並立的還有卡爾斯王國和瓦斯普拉坎王國等政治實體。

巴格拉提德王國的旗幟

建國後,巴格拉提德王國的首位君主阿索特一世便與巴西爾一世結盟,並在隨後的半個多世紀內都保持著較為友好的關係。然而,從10世紀中期開始,拜占庭趁阿拉伯人實力衰弱之際不斷東擴。陸續占領了塔隆、曼茲克爾特等地,儼然有吞並亞美尼亞全境之勢。公元974年,為了阻止拜占庭皇帝約翰一世吞並亞美尼亞的計劃,亞美尼亞國王阿索特三世與之展開談判,以提供軍事援助為代價暫時維系了雙方的同盟關係。若不是約翰一世於976年突然逝世,亞美尼亞恐怕將提前數十年被並入拜占庭帝國。

標誌著亞美尼亞復國成功的阿索特一世

巴西爾二世繼承了約翰一世的開疆野心。然而,他在親政之初並沒有什麼施展身手的機會。原因之一,便是朝政大權仍然由出任皇宮大總管的宦官巴西爾·利卡潘努斯掌握。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帝國兩大名將——巴爾達斯·斯科萊魯斯和巴爾達斯·福卡斯引發的多次叛亂,令帝國元氣大傷。

公元976年時,巴爾達斯·斯科萊魯斯在東部軍隊的支持下自立稱帝,發起了第一次叛亂。但他最終在第二年被巴爾達斯·福卡斯率領的政府軍和格魯吉亞盟軍所擊敗。只能狼狽逃往巴格達。

兩位巴爾達斯在976-979年內戰中的交鋒

公元986年,巴爾達斯·斯科萊魯斯在阿拉伯人、庫爾德人和亞美尼亞人的支持下卷土重來,發起了規模更大的第二次叛亂。巴西爾二世本打算故伎重施,讓巴爾達斯·福卡斯再度平叛。然而巴爾達斯·福卡斯卻率領軍與叛軍聯手,一同對抗皇帝。最終,巴西爾二世在由羅斯傭兵組成的瓦蘭吉衛隊幫助下,於989年平定叛亂。

雖然叛亂得以平息,但還是給巴西爾二世的內心留下了嚴重的創傷。此後,他不再信任本國軍事貴族,轉而開始大規模使用雇傭軍作戰。亞美尼亞人干預本國內政並多次為兩位叛將提供軍事援助的行為,更讓他憤怒不已。所以,他決心一定要讓這些敢於和叛軍聯手反抗自己的亞美尼亞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攻擊巴爾達斯·斯科萊魯斯叛軍作戰的瓦蘭吉衛隊

不過,此時巴西爾二世的首要目標仍然是與拜占庭在巴爾幹地區廝殺數百年的保加利亞。因而他並未在東線開展大規模軍事行動。990年,巴西爾二世首先討伐了曾支持巴爾達斯·福卡斯的格魯吉亞人,將上陶地區並入帝國。兩年後,巴西爾二世又討伐了曾支持巴爾達斯·斯科萊魯斯的穆斯林政權馬爾萬王朝,迫使他們向拜占庭納貢。

在巴西爾二世看來,這些攻勢足以讓這些東部邊境上的鄰居暫時安分一些。然而事實並非如此。1002年,格魯吉亞的阿巴斯吉亞王國趁著巴西爾二世兩線作戰之際,襲擊了拜占庭東部邊境。不過格魯吉亞人的攻勢被巴西爾二世部下將領烏拉諾斯挫敗。這次不明智的軍事行動,也增加了巴西爾二世對格魯吉亞人的仇恨。

11世紀的拜占庭重裝步兵

最後的復仇

在對付亞美尼亞人之前 巴西爾二世首先解決了保加利亞問題

1018年,巴西爾二世如願征服了保加利亞,消除了帝國西部最大的外部威脅。這回,他終於可以做到自己未盡的心願,繼續對東方的敵人們展開復仇了。

不過,率先挑事的仍然是格魯吉亞人。在1020年,阿巴斯吉亞王國統治者喬治一世誤認為巴西爾二世將進行南義大利的戰事而無暇東顧。便與南方的法蒂瑪王朝、亞美尼亞國王辛巴特三世結盟,再次對拜占庭的伊伯裡亞總督區發起進攻。

主動進攻拜占庭邊境的格魯吉亞國王 喬治一世

然而,當喬治一世得知巴西爾二世親率大軍進攻格魯吉亞的消息後,就立刻認慫並率軍撤回本國。盛怒之下,巴西爾二世率軍蹂躪了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大部,並贏得了1021年的錫裡米尼戰役和1022年的斯溫達克戰役的決定性勝利。眼見無力抵抗,喬治一世和辛巴特三世只得向拜占庭求和。

戰敗的喬治一世只得放棄對伊伯裡亞領土的要求,並同意成為拜占庭的附庸。相較之下,巴西爾二世對反復無常的亞美尼亞人,進行了更為嚴苛的懲罰。

率軍作戰的巴西爾二世皇帝

亞美尼亞地區的卡爾斯王國被拜占庭直接吞並,阿尼王國則成為拜占庭的附庸。此外,巴西爾二世還採用對待保加利亞戰俘的酷刑,刺瞎了所有亞美尼亞戰俘的雙目。在巴西爾二世的威懾下,亞美尼亞地區的另一個獨立王國——瓦斯普拉坎,為了避免自己遭受同樣的厄運,便決定主動歸附拜占庭。

主動歸附拜占庭的亞美尼亞瓦斯普拉坎王國(橙色)

1022年,瓦斯普拉坎國王森納赫裡姆將他的王國獻給巴西爾二世,以換取拜占庭的軍事保護。對這個王國的吞並,使拜占庭又增加了72座堡壘和4400個村莊。到1025年巴西爾二世逝世時,亞美尼亞大部分地區都已成為拜占庭的領土。

向巴西爾二世臣服的辛巴特三世

征服亞美尼亞,無疑是巴西爾二世的主要軍功之一。這使拜占庭帝國直接統治的領土推進至凡湖地區,鞏固了拜占庭在高加索地區的主導地位。也有效地打擊了反復無常的亞美尼亞人,間接削弱了國內亞美尼亞貴族的勢力,使自己的統治更加穩固。

1025年 整個亞美尼亞地區被拜占庭吞並 劃分為不同的小型軍區

然而,巴西爾二世也親手摧毀了東部邊境上最大的緩沖國,破壞了這一地區的戰略平衡。他在戰後對這一地區疏於管理,則使得亞美尼亞的人力資源未能被充分利用,反而導致帝國邊防壓力的增加。

在塞爾柱突厥人進攻中荒廢的亞美尼亞教堂遺址

到1045年為止,拜占庭帝國最終占領了亞美尼亞全境。但巴西爾二世的後繼者們同樣沒有糾正他的錯誤,致使這一地區徹底失去了防禦和緩沖的作用。很快,不斷擴散的突厥勢力開始乘虛而入。他們殺入缺乏防衛的亞美尼亞,造成了毀滅性的結局。同時也為1071年的曼茲克爾特戰敗,埋下了禍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