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手機號碼一夜之間成”靚號”,當心這是經營商的”霸王條款”

來源:電腦報(CQCPCW)

最近有一個欠債不還的「老賴」,在沒有可供執行財產的情況下,被通州法院發現擁有一個尾數為88888的」手機靚號「,從而被通州法院通過網路司法拍賣以16.76萬元的高價售出。這些所謂」手機靚號「,長期以來都被不少小夥伴追捧。現在,經營商大佬們終於也盯上了這塊肥肉,開始有所行動了。

最近有媒體報導,廣東電信用戶蘭某發現自己使用多年的普通號碼,在一夜之間被經營商認定為「靚號」,並被實行最低消費限制,雖然對此感到不快,但苦於換號麻煩,不得不向電信大佬低頭,乖乖繳費;而浙江移動用戶王某更慘,他發現自己的「靚號」合約雖然三年到期,但最低消費限制要到2099年才能結束……

除了被莫名升級的「靚號」,有些吉祥、順耳的號碼的確也是小夥伴們自己特地辦理的。二哥則要告訴大家,不少小夥伴並不清楚,自己簽訂的「靚號」協議,背後還隱藏著長期的最低消費限制,有些甚至「長過壽命」,真的讓人啼笑皆非。

實際上,經營商大佬們將手機「靚號」經營成一套複雜的生意是違反了相關規定的。2003年3月1日起開始施行的《電信網碼號資源管理辦法》第十八條規定,電信業務經營者取得碼號使用權後,不得向用戶收取選號費或占用費。

之所以做出這一禁止性規定,一方面是因為手機號碼屬於國家資源,相關管理機關並未將這些資源分等級出售給經營商,經營商也就無權再次出售或變相出售;另一方面是因為,所謂的「靚號」也只是得益於我們古老的中華文化,其被賦予了吉祥美好的寓意以及稍微好聽好記的特點,在服務上與普通號一樣的,並不會額外增加經營商的成本。

然而,盡管上級經營商表面上沒有出售這些手機”靚號”,但是下級經營商用炒作「靚號」牟利的情況也是比比皆是。「靚號」高收費儼然成為了一個潛規則,如今甚至還強制用戶號碼升級成”靚號”,進而套上最低消費限制的”枷鎖”,二哥甚至認為這無疑是一種」霸王條款「。

對於這一問題,《電信網碼號資源管理辦法》沒有針對經營商收取選號費或占用費的懲罰措施,只是要求整改,其執行力度可想而知。同時,二哥認為這些”靚號”之所以會有市場並成為經營商眼中的一塊肥肉,跟不少小夥伴的不良消費習慣和消費心理有著必然的聯繫。

不少小夥伴虛榮、攀比、跟風等不良消費心理,讓一個隨機普通的手機號碼變成了可炒作的」商品「。因此,二哥提醒小夥伴們要認識到,手機號碼不過只是一串數字而已,沒必要自作多情地搞太多無意義的含義。同時,小夥伴們在選擇認購「靚號」時也要多長一個心眼,堅決抵制附著於「靚號」的霸王條款。

194年12月,我們小分隊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衛戰士每人配備一支沖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群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群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群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沖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著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群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著說:「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說,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幹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著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著,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幹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著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群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里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里。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說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溫順。其中一只狼圍著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只狼帶著狼群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里叼著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著,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里滾動著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復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復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復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著,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說:「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

194年12月,我們小分隊在滇西北找礦。小分隊一共8人,其中4名警衛戰士每人配備一支沖鋒槍。一天,出發前,一位納西族老鄉搭我們的車去維西。那天路上積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窪不平,車子行駛一段就會被雪塢住。我們不得不經常下來推車。就在我們又一次下車推車的時候,一群褐黃色的東西慢慢向我們靠近。我們正驚疑、猜測時,納西族老鄉急喊:「快、快趕緊上車,是一群狼。」司機小王趕緊發動車,加大油門……但是很不幸,車輪只是在原地空轉,根本無法前進。這時狼群已靠近汽車……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個個都象小牛犢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戰士小吳抄起沖鋒槍,納西族老鄉一手奪下小吳的搶。比較沉著地高聲道:「不能開槍,槍一響,它們或鑽到車底下或鑽進樹林,狼群會把車胎咬壞,把我們圍起來,然後狼會嚎叫召集來更多的狼和我們拼命。」他接著說:「狼餓瘋了,它們是在找吃的,車上可有吃的?」我們幾乎同聲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給它們吃。」老鄉像是下達命令。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緊張,大腦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問題。聽老鄉這樣說,我們毫不猶豫,七手八腳把從麗江買的臘肉、火腿還有十分珍貴的鹿子幹巴往下丟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紅了,興奮地大吼著撲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著,剛丟下去的東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鄉繼續命令道:「再丟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約50斤肉品又飛出了後車門,也就一袋煙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幹乾淨淨。吃完後8只狼整齊地坐下,盯著後車門。這時,我們幾人各個屏氣息聲,緊張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們不知道能有什麼辦法令我們從狼群中突圍出去。看到這樣的情形,老鄉又發話道:「還有嗎?一點不留地丟下,想保命就別心疼這些東西了!」此時,除了緊張、害怕還有羞憤……!作為戰士,我們是有責任保護好這些物資的,哪怕犧牲自己。但是現實情況是我們的車被塢到雪地里出不來,只能被困在車里。我們的子彈是極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喚來,我們會更加束手無策。我們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遲疑片刻,誰也沒有說什麼,忍痛將車上所有的肉品,還有十幾包餅乾全都甩下車去!8只狼又是一頓大嚼。吃完了肉,它們還試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幾包餅乾,但沒有吃。這時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經滾圓,先前暴戾兇惡的目光變得溫順。其中一只狼圍著汽車轉了兩圈,其餘7只狼沒動。片刻,那只狼帶著狼群朝樹林鑽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不一會兒,8只狼鑽出松林,嘴里叼著樹枝,分別放到汽車兩個後輪下面。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樹枝幫我們墊起輪胎,讓我們的車開出雪窩。我激動地大笑起來……哈……哈……剛笑了兩聲,另外一個戰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這突兀的笑聲驚毛了狼。接著,8只狼一齊鑽到車底,但見汽車兩側積雪飛揚。我眼里滾動著淚花,大呼小王:「狼幫我們扒雪呢,趕快發動車,」車啟動了,但是沒走兩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復剛才的動作:「先往車輪下墊樹枝,然後扒雪……」。就這樣,每重復一次,汽車就前進一段,大約重復了十來次。最後一次,汽車順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這時,8只狼在車後一字排開坐著,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鄉說:「靠前面的那只是頭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們激動極了,一起給狼鼓掌,並用力地向它們揮手致意。但是這8只可愛的狼對我們的舉動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們,然後,頭狼在前,其餘隨後,緩緩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連兇猛的狼都懂得報恩,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自身?自詡為「萬物靈長」的類,我們是不是應當讓這個世界充滿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