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雪中送炭?還是價高品次?全面抗戰爆發前的中德軍貿實情如何?

全面抗戰爆發前的中德軍購,很多人都有耳聞。不過對於這種軍購,網路上看法比較衝突,有的認為,多虧德國人的武器,中國軍隊才沒被日本人快速擊敗,甚至有人據此認為希特勒對中國有好感;而另一種觀點認為,「德國人在1934-1937年時出售給中方的軍事武器、機械設備不僅昂貴而且用處不大」。那麼,抗戰期間的中德軍事貿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中德雙方的軍事合作事實上從北洋軍閥時期就已經開始。而到了希特勒正式掌權後的1934年,德國方面甚至開始加大與中國方面的貿易往來。對德國來說,位於亞洲的中國就是一塊巨大的「經濟蛋糕」。德國鋼盔,毛瑟步槍,甚至還包括了部分軍靴……這些裝備雖然在價格上相對要高出國際價格20%,但對於自1931年以來就與日本不斷發生摩擦的中國軍隊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早在1930年代初,德國方面就已經派遣了專門的經濟考察團來華探討建設化工廠、煉鋼廠等合作事宜。而作為一個貧弱的農業國,能有屬於自己的工業體系無疑就是邁入富強的一個象徵。與此同時,德國人在1934年3月時即派遣了「德國國防軍之父」塞克特來華擔任軍事總顧問。他本人無疑也對中德之間的軍事貿易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塞克特來華之後,將原本的中德貿易的相關事務特地交給了當時的「和步樓」公司全權負責。而和步樓這項民營企業也就此成為了中德軍備-資源之間交換的重要橋梁。1936年2月,中方甚至專門派遣代表團遠赴德國訪問,面見到了希特勒等德國軍政經濟首腦,再一次有利推動了中德雙方的貿易發展。

▲一手締造了二戰德國國防軍,第三任德國軍官顧問團團長的塞克特將軍無疑對中德之間的貿易發展有著巨大推動。他本人的建議也是促成中國代表團能與德方高層首腦對話的一個重要因素。

也就是在中國派出顧振為團長的代表團訪問德國1年多後,1937年6月,希特勒戰爭首都柏林再一次會見了以孔祥熙為代表的中國代表團,試圖公開表明自己對中方的態度。

然而在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戰爆發後,中德之間的貿易就隨著日本人的壓力而不得不終止了。作為同一戰壕下的「軸心」盟友,縱使希特勒不想失去這個在遠東地區具有巨大利益的「蛋糕」,在地球另一端的日本人也絕不會允許他繼續這樣「資敵」下去。

而中德的貿易數額也在1936-1937年達到了巔峰:1936年德方運抵中國軍火價值2374萬馬克。而到了1937年更是達到了8278萬馬克的數額。這其中包括了各種口徑高炮,戰車,輕武器,甚至是小型潛艇,魚雷艇!盡管這一數額相比日後美國人對華的「租借法案」以及蘇聯人日後的「貸款補助」相比少了許多,但在抗戰極其艱難的初期,正是這些「德國貨」幫助了中國軍隊能夠挺起胸膛,與素質與裝備上遠強於自身的日本侵略者戰鬥到最後一刻。但中德的這種急速發展的經貿關係完全是處於互相利用的需要,「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在此基礎上也就缺少了政治上的基礎保障,而這也勢必會導致有許多不穩定因素在其中,矛盾重重。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乃是亞洲產鎢大國。1932年-1938年的7年時間里,中國的鎢產量占據世界總量的37.6%。而德國人每年從世界購入的半數鎢,60%-70%為中國所進口。這一數字到了1938年時達到了79%之高!同時,德國進口的軍火占到了其進口總額的80%!由此也可以看出「德國貨」無疑也占據了抗戰初期的大半江山!

▲歐洲戰場上被視為「敲門磚」的Pak36-37炮,直到1945年時仍然能對停留在中國大陸上的日軍裝甲兵構成致命威脅。

從上述的數據我們也不難看出,在「美援無期,蘇援未至」的1937-1938年中期,德械實際占了中國軍隊的大半武器庫。雖然在數次會戰中敗北,但這些來自歐洲的武器依舊讓日軍頭痛了一把:德械的第88步兵師在南京雨花台血戰日軍部隊,裝配機槍的一號坦克在南京高淳附近使用機槍重創日軍。擊斃日軍戰地記者濱野曉夫,德國Pak36-37炮成為日軍坦克兵最為忌憚的「大殺器」……

可以這麼說,倘若沒有了中德互相的利用,在軍火禁令剛剛解除,而中國又缺少外匯,只能以資源換武器的情況下,又有哪個國家願意向德國人這樣「互利互惠」呢?

部分數據參考自:《友乎?敵乎?德國與中國抗戰》——馬振犢,戚如高(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主編抗日戰爭系列叢書)

本文為築壘地域原創作品,主編原廓,原著哈克。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更多精彩一戰、二戰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築壘地域:zhulei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