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學生創客拽著「新伯樂」創業

學生當「老總」 老師來「打工」
新潮!學生創客拽著「新伯樂」創業

挑戰杯大賽上新奇的展品引人駐足。陳鳳莉/攝

選手在介紹自己的項目。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陳鳳莉/攝

學生建議老師開公司?長安大學的李鵬飛還真做到了,老師愉快地接受了建議,而且讓學生擔任「老總」,自己來「打工」。如今,該團隊的創業項目運用北斗系統布設監測點,對地質災害點進行預警,監測精度已經達到了毫米級。

在2018浙大雙創杯全國大學生創業大賽賽場上,記者見到了師徒倆。李鵬飛的碩士研究生導師李家春長期從事地質災害預警研究,對專業有獨到見解,李鵬飛就建議老師一起開公司承接相關業務。

「我同意了,以前也想過開公司,苦於沒有時間。」李家春說,平時給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課,還要做科研,沒時間琢磨創業的事。

之前,他的內心一直在「打鼓」,以往的科研成果多以報告形式呈現,建議一些地方政府進行地質監測,雖然有的學術成果獲獎了,可是,是否真的能夠做到監測,是否能解決問題?一系列問題,一直懸在心中,他心中也沒有底。

其實,很多學者也有類似的疑問。開公司並非只是為了單純逐利,讓自己的科研價值社會化,得到社會的認可,才是更多「新伯樂」追求的目標。

學生創客成為「新伯樂」的「老板」

有一個問題讓李家春最擔心,「公司萬一倒閉了,會不會耽誤學生的前途?」李家春說,學生如同自己孩子一樣。

如今的年輕人,並不在意工作是否穩定,真正在意的是,好的技術能否在市場上更受歡迎,關心的是成就感,這樣的姿態和闖勁,讓李家春很快打消了疑慮。

2016年,公司開張了,學生成為「老總」,老師成為「技術員工」,西安微米防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雖然是「技術員工」,李家春知道學生沒多少啟動資金,自掏腰包進行投資。他不只是個好老師,也是學生們的「新伯樂」。

對於一群擁有碩士、博士頭銜的學生創客來說,最難的事情不是技術,而是日常的瑣事。比如施工就是讓他們頗為頭疼的事情。他們要在地質災害點上施工,需要往下打深孔,布設傳感器。這些地方很陡,有的邊坡就有七八十米。

「為了節省施工費,我們就自己購買、搬運水泥和砂石,自己當小工。」李鵬飛說,自己學過材料學知識,知道混凝土配方,現學現用書本上的知識。初創階段,雖然很辛苦,但是也很充實。

這群新創客並沒有白吃苦。今年2月19日,G108周至段公路瞬間被摧毀,3萬餘方土石崩塌而下。早在5天前,該團隊發出紅色預警,及時封閉了道路,避免了重大損失。團隊成功地預警了災害,讓團隊成員歡欣鼓舞。

「之前傳感器報告位移發生了1米多,我綜合判斷暫時塌不了,就沒有讓封路,直到位移3米左右,我們才發布了紅色預警進行封路。」李家春說,真刀真槍地解決實際問題,讓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李家春打開手機,點開自主研發的軟體,布設在各地的傳感器,每隔10分鐘就傳來地質變動的信息,匯集成曲線進行數據分析。

技術過關了,這群學生創客發現不懂市場規律就會「吃虧」。之前,工程進度幹得很快,墊資較多,但是難以回款,影響公司運轉。後來,他們經過摸索後發現,不能「傻實在」,要根據市場調節進度,避免小團隊的資金青黃不接。

李家春直言,公司成立之後,對自己的研究有很大的推進。「數據的積累是最寶貴的,如今我擁有幾十個項目的數據,科研的進展也加快了,給學生講課的案例也豐富了許多。」李家春說。

作為「新伯樂」的李家春被學生拽著跑,這樣的狀態,他感覺挺不錯。

「新伯樂」超越傳統老師角色

來自唐山師范學院的22歲本科生王曉虎也當上了「老總」。剛上大學時,因為家庭困難,他曾經為學費發愁。班主任李敏賢和丈夫是他的「新伯樂」,邀請他加入研究PVC材料(聚氯乙烯)熱穩定劑科研團隊,一起工作。

「失敗的次數太多了,全天泡在實驗室,比如考察一種原料與酸的反應時間,各種溫度就要逐一去試。」有時候沒有達到預期效果,王曉虎感到非常焦慮。

2017年,團隊的技術相對成熟,他們就成立了公司,王曉虎從科研員轉變為「老總」,團隊人不多,五六名學生,再加上幾名工人。王曉虎與李敏賢的關係也從師生關係,升級成為合作夥伴關係。

「剛開始時,我的角色更重一點,不過基本上誰說得對聽誰的。」李敏賢介紹,團隊雖然小,但財務、技術、市場的分工基本齊全,目前企業也開始營利。

學生的話語權究竟有多少?王曉虎說,比如在收入分配上他這個老板可以說了算。他強調,團隊中已經做好相關的分配制度安排。當問及個人收入情況時,他有些「神秘」,一再表示:「這並不方便透露。」

如今,王曉虎已經到了大四,正在面臨人生選擇。他坦言,還不確定是否會繼續做這個「老總」,但也感謝老師對他的器重,給予他莫大幫助——「新伯樂」的技術是創業的核心條件,分量舉足輕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大賽湧現的一批「新伯樂」,有足夠的胸懷讓學子們折騰,學生創客也有足夠自信與「新伯樂」合作,他們之間因為創業紐帶的新式連接,超越了傳統師生關係,是一種新型的亦師亦友的關係。

「新伯樂」分享個人資源與學生共贏

學生與老師如何分工?「老師主要是提供技術支持,客戶具體有什麼需求,我們學生具體來負責對接。」南昌航空大學的選手朱丁亮介紹,本次大賽中他帶來的是無人機高精度勘測系統,他所在的公司2016年成立,掌握了核心技術,擁有24項專利。

從普通老師到「新伯樂」的距離有多遠?作為學生創客的朱丁亮有著自己的判斷標準——願不願意與學生共享資源。

「當我們說沒有遇到困難,或者支支吾吾說不清楚困惑時,老師會‘批評’我們,這是關心我們的一種方式。」盡管他的老師長期從事科研工作,可是學生團隊遇到困難,依然古道熱腸,非常願意拿出自己的社會資源,甚至還會拿出個人的錢,幫助學生度過難關。

記者採訪發現,「新伯樂」之所以受到學生創客們的歡迎,最大的特點是願意拿出實打實的個人資源,為學生的成長「付費」。當然,在雙創時代,「新伯樂」與學生們的深度合作,也可以產生額外收益,前者提供科研成果,後者開拓市場,往往一不小心就創立了新的企業,在商業上取得成功。

在大賽現場,記者遇到昆明理工大學85後教師胡寅,他從事人工智能研究,已經指導學生創業項目近6年了。

在他看來,與學生一起做項目,一點點幫助他們改進項目的時候,也是自己與學生共同成長的過程。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章正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