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卻很悲傷,對不起,它不是你們期待的喜劇片…

提起金·凱瑞,想必大家對他一定不會陌生。

面目神經靈活是他的一大特色,好像表情生來就比普通人多幾倍。

骨骼清奇,是公認的橡皮人。

喜劇的意義之於他大概是對苦難的短暫逃避。

所以他在採訪中說:我的喜劇天賦來自絕望。

就在他把快樂帶給我們的時候,他自己卻還沒得到快樂。

2015年女友凱瑟琳娜·懷特在兩人分手後自殺,金·凱瑞無疑又因此遭受重創。

前女友的家人還把他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他把STD傳染給了懷特。有消息稱他沒提前告訴懷特自己患有性傳染病,而且還與她進行了無保護性行為。

此事之後金·凱瑞幾乎就是閉關的狀態,2016年分享出來這麼一張照片,看著明顯滄桑了不少。

2017年一部只有6分鐘的短片《金·凱瑞:我需要色彩》公開展現了這個天才的另一面。

這裡的他還是藝術家,但不是喜劇演員,而是畫家。

安靜地揮舞畫筆,塗抹顏料,這種表達方式與引人發笑截然不同。

色彩濃艷,對比強烈的畫作仿佛彰顯著他的內心世界,讓他的靈魂有處安放。

偉大的喜劇人似乎總是繞不開抑鬱症。

查理·卓別林是默片時代的喜劇巨匠,在現實裡是個偏執狂。

拍攝《香港女伯爵》的時候馬龍·白蘭度就在片場見識到了他是怎麼當著一群人的面挖苦訓斥自己的親兒子,自己也因遲到被他罵得差點罷演。

喜劇大師羅賓·威廉斯看上去永遠是一副和善帶有笑意的面孔,實則也與抑鬱症做過長期的鬥爭。

2014年,63歲的他在家中自殺。他的遺孀把他的死歸結到彌漫性路易體失智症對他的折磨。

《開玩笑》中P先生的父親說:有時我們以為自己想開了,其實只是在忍耐。

沒有真正幸福的人,只有想得開的人。

希望金·凱瑞能夠保重,看開一些,別在取悅他人時忘了把笑容也獻給自己。

需要影視分享的小夥伴,關注微信公眾號:美劇鋪,後台回復:開玩笑,即可免費領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