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得房產被中介出租 房屋產權人連日夜宿樓道

  來源標題:房屋產權人連日夜宿樓道

10月份,修先生通過法院網上拍賣得到了朝陽區百子灣一房屋的產權,但到場後才發現,房屋中有人租住。了解後得知,原產權人在8年前把房租給了中介。2018年4月,法院下達了對於查封房產的公告,修先生據此認為中介轉租無效,欲找開鎖公司破門。對此,為避免不必要的糾紛,律師建議修先生通過協商或公檢法的協助要回房產。

拍賣得房產 有家難進門

昨日北京晨報記者在百子灣西裡看到,修先生的父親守在樓道內,一張折疊床被褥齊全。修先生告訴記者,這是父親夜宿樓道的第四天,因為拍得房子後便退租了原有租住的房間,沒想到這間已經是自己的房子,卻另住了他人,自己也沒有房屋鑰匙。

修先生稱,10月6日,他通過法院在網上的公開拍賣,拍得了該處房產。10月30日,他與大興區法院簽署了《司法拍賣確認書》,得知房間內住有他人後,修先生與租住人取得聯繫,限期讓其搬離,「租住人自稱於今年8月份與房屋中介簽了協議搬進來的,一開始還表示配合,可後來就玩起了‘失蹤’。」

修先生稱,10月份單元樓門前還貼有大興區法院的公告,其中寫明2015年5月7日起至2018年5月6日,為房屋查封期,非經法院同意,任何人不得對查封的房間出租、轉移,法院將對房屋進行評估拍賣,並責令占有使用人於今年5月11日前遷出,未遷出將被強制執行。但在昨日下午,記者看到原單元樓門前的公告已被撕下。

大興區法院交給修先生的《執行裁定書》中也明確指出,該房產所有權歸買受人修先生妻子所有,「房產的所有權自本裁定送達買受人時起轉移。」

「雖然中介自稱在7年前與原房主簽了8年的租賃協議,但並未拿出相關文件。」修先生認為,現租住人的合同在法院公告期後簽訂,不具備法律效力。

自稱不知情 中介也喊冤

對此,記者聯繫到出租該房屋的北京洪順佳興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負責人丁女士自稱既是中介公司負責人,又為現租住者的朋友,「是我找到原房主租下房間,並轉租給朋友的。」丁女士向記者出示了兩份租賃合同,分別是2017年9月與原房屋產權人簽訂的有效期至2019年9月的租賃合同,以及今年8月與現租住者簽訂至明年9月的合同。丁女士還表示,她確實在2011年與原產權人簽過8年的租賃合同。至於為何在2017年單獨再簽,丁女士表示,這是由於付款分期所致。但昨日記者並未見到7年前雙方簽署的租賃合同。

針對為何在查封期間,中介仍然外租房屋的問題,丁女士表示此前並不知曉房屋被原產權人抵押、又被法院查封的情況,此外對於二單元樓門口的法院公告,丁女士也表示未留意,「在這個過程中,法院沒有告訴我們房產變化情況,如果提前說,我們會向原產權人追責。」

截至昨日記者發稿前,修先生已經報警,與中介雙方仍在派出所協商。

律師建議

協商解決或走法律程序

北京嘉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朱霞律師認為,如果在法院查封房產前,原產權人就與中介簽署過8年的租賃合同,且該合同未曾中斷履行,那麼根據「買賣不破租賃」,在租賃關係存續期間,即使所有權人將租賃物讓與他人,對租賃關係也不產生任何影響的原則。修先生進入房間,還需征得現租住人的同意。

如房屋租賃合同是在查封期間或查封公告發布後且在查封期內簽署,朱霞律師認為,租賃合同存在問題。「中介在理應知道房屋被法院查封並已發布公告的情況下,應該在之前合同到期後不再簽訂新的合同,中介相應的損失應該找原產權人索賠。」

朱霞律師認為,修先生準備破門而入並非合法有效的解決辦法,他應該通過和現租住人協商解決問題,或通過公檢法的協助要回房產。

作者:田傑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