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遷補償臨夏模式破解征遷大難題

拆遷補償臨夏模式破解征遷大難題

以地為主兼顧房屋基本杜絕私搭亂建

臨夏市房屋征收管理局工作人員回訪征遷戶。 本報記者 趙志鋒 攝

□ 本報記者 周文馨 趙志鋒

「我們家院子被國家征收用於修路,拆遷前就給我們補償了3套房子,修路也是為了我們好,我們都很支持。」站在院落內,趙龍笑著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最近,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臨夏市房屋征收管理局工作人員來到趙龍家裡,就今年6月征收趙龍家宅基地一事進行了回訪。

城市房屋的征遷補償工作號稱「天下第一難」,但自2010年以來,臨夏市因征遷補償發生矛盾糾紛的情況基本沒有,連續幾年未發生重大信訪事件,未引起一起重大矛盾糾紛,也未引起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

臨夏市常務副市長馬如雲介紹說,這得益於臨夏創新實施的「以地為主、兼顧房屋」的征遷補償新模式,減輕了征用拆遷難度。

甘肅省政府法制辦主任馬占元說,和其他城市相比,臨夏市有一個獨特現象,就是沒有「小炮樓」,經過了解得知這得益於臨夏實行了「不同」征收補償做法。總結經驗後他們申報了由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組織評選的第五屆「中國法治政府獎」。這是西北地區唯一獲獎項目。

杜絕「種房子」現象

站在東區辦事處毛園村的巷道內,一邊是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一邊是整齊劃一的農家院落。

「這些農家院落早已被劃入征遷範圍,但沒有一家農戶突擊加蓋房屋。」毛園村黨支部書記毛玉堂對記者說。

城市房屋拆遷原本是改善民生的好事,但卻成了地方政府的「難心事」。「最難解決的就是‘種房子’現象。」馬如雲說,原因是被征遷人預料到可能被征收補償,就突擊加蓋質量較差且不具備使用價值的房屋,以換取征收時不菲的補償。

「要想富靠動遷」「窮人翻身靠動遷」「翻身在此一搏」……這些想法催生了「守法者受損、違法者得益」的不正常現象。

針對這種現象,臨夏市在房屋征收補償工作中探索施行「以院落面積為主、以院落內房屋面積為輔」的征收補償計算標準,讓「突擊加蓋房屋、增加房屋面積」得不到高額征收補償,有效杜絕了「種房子」現象的發生。

「這樣一來,加蓋的房屋面積就得不到高額補償,群眾‘種房子’的念頭也就打消了。」馬如雲說,這種模式既減少了征收補償工作帶來的高昂成本和巨大的拆遷工作量,又節省了建築材料,有利於促進城市建設發展。

馬占元說,這種征收補償模式最突出的制度作用就在於可以防止「小炮樓」現象的發生,臨夏市的實踐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新政保護清朝古巷

臨夏市中心的「八坊十三巷」,猶如一幅展開的江南山水畫卷,堪稱民族建築藝術「大觀園」。

家住「八坊十三巷」的馬哎力每天澆花侍草,把自己的特色館裝扮一新。馬哎力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家園會變得這麼漂亮整潔。

記者了解到,「八坊十三巷」核心區面積約0.4平方公里,街巷結構最早形成於清初,古典建築群相對集中,有裙樓、閣樓、磚雕、木刻等特色工藝,體現了中國傳統建築的主要特徵,是臨夏典型的少數民族聚居區和城中村。

臨夏市國土資源局局長牟全海告訴記者,由於「以地為主,兼顧房屋」征收補償新政的實施,群眾普遍形成了「加蓋房子也無利可圖」的心理預期,私搭亂建的「炮樓」現象在「八坊十三巷」基本杜絕,巷道的歷史文化風貌得以完好的保存下來。

在此基礎上,臨夏市堅持「文化為先、利民為本、一巷一特色」的原則,稍加改造形成了集古街民居觀光、文化博覽、美食體驗、院落休閒、文化創意多功能於一體的文化休閒院落與文化旅遊街巷,徹底解決城中村、棚戶區改造難題。

八坊街道辦有關負責人說,濃厚的民俗文化和民族商業氛圍,讓這裡的特色旅遊產業得到了快速發展,遊客日漸增多。

如今,「八坊十三巷現」的面貌煥然一新,已成為臨夏市城市名片、國家4A級景區和國家級歷史文化街區,為臨夏市的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強勁動力和豐厚回報。

新模式獲群眾支持

「我已經搬進新房一年多了,全家人終於告別了‘天上下大雨、屋裡下小雨’的舊土坯房。」征遷戶毛玉堂說,她對臨夏市實施的征遷補償新模式舉雙手讚成。

牟全海說,政府的基礎設施建設所有的項目,都是先安置,把房屋丈量以後,按照實際面積,直接分到政府的安置房,分完以後才開始拆遷,所以老百姓還是比較滿意。

經濟社會要發展離不開城市建設,而征地拆遷工作,一頭要保證各項重點工程及時用地,推動經濟發展;一頭又要依法保護被征地農民群眾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我們在廣泛調研的基礎上,堅持執行‘以地為主、兼顧房屋’的補償征用方式,盡量讓利於群眾,讓老百姓不吃虧。」馬如雲告訴記者,這種征遷拆遷模式,既保證群眾權益不減,又防止坐地修建、漫天要價現象的發生,得到廣大拆遷戶的理解與支持。

近年來,在這種征遷拆遷新模式下,臨夏市先後組織征遷了臨合高速公路、臨夏州醫院、棚改房、臨夏市污水處理廠擴建等省、州、市重點建設項目的土地,各類建設項目共計征遷土地7500多畝,征遷房屋2966戶,發放各類征地補償資金7億多元,安置總面積近89萬平方米,沒有發生一起重大矛盾糾紛。臨夏市也先後獲得了「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範集體」「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示範單位」「全省招商引資先進縣」等榮譽。

馬占元認為,臨夏市創新的「以地為主、兼顧房屋」的征遷拆遷模式,填補了以住宅占地面積為主要標準進行征遷補償方面的空白,能和現有的「以房屋面積為主」的征遷補償模式形成配套,對其他具有以院落為主居住特點的中小城鎮征遷補償工作,特別是「城中村」「棚戶區」改造具有很好的借鑒和推廣價值,也為國家城鎮化戰略過程中的城鎮建設、歷史文化古鎮保護開發提供了可操作的征遷補償經驗。

短評

征遷「臨夏模式」值得推廣

□ 趙志鋒

征遷難是全國性的難題,臨夏市在工作中,嚴格落實政策法規的基礎上,根據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實際,因地制宜,開創性地探索出「以住宅占地補償為主、房屋建築面積補償為輔」的征遷補償新模式,既保證群眾受益不減,又防止了「種房子」和漫天要價現象的發生。

這種「臨夏模式」既保障了重點項目建設如「棚改房」的順利實施,有效破解了「城市第一難」征遷難的問題,客觀上也保護了如「八坊十三巷」這樣的清代古民居,留住了鄉愁和記憶。

正如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餘凌雲教授所說,臨夏征收補償模式「具有創新性,又非常具有推廣價值,為解決拆遷難這一全國性難題提供了一種思路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