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上AI戰袍的未來戰士正向我們走來

披上AI戰袍的未來戰士正向我們走來

AI未來戰士想像圖

實習記者 唐 芳

最近,澳大利亞國防部門正式披露了一款AI未來戰士雛形,外形酷似身披綠甲的機甲戰士,裝備有功能神奇的作戰服、馬甲、頭盔、增強現實目鏡以及穿戴裝備,集結新興材料科學、傳感器技術、自動化系統、人工智能、外骨骼和混合現實(MR)等眾多硬科技於一體。

據介紹,僅作戰服就具備三大功能,「變色龍」一樣逼真的偽裝功能、彈片襲來最多擦破皮的防彈功能以及對受傷部位的加壓止血功能。澳大利亞國防部預計,到2035年,這款從裝備到作戰理念秒殺當代步兵的下一代AI未來戰士可能將橫空出世。你看好嗎?

「瘋狂」攻防難邁電池和通訊的坎兒

AI未來戰士由澳大利亞國防部科學技術部門(DST)的科學家們研發,他們試圖升級步兵所攜帶和穿戴的裝備提升步兵防禦和進攻能力。

除了神奇的作戰服,研究團隊賦予AI未來戰士的頭盔和增強現實目鏡也可圈可點。頭盔能日夜有效探知敵人位置,目鏡具備防彈、防霧、自清潔和增強現實顯示功能。而特殊材料制成的馬甲可根據環境的冷熱有效調節溫度,為士兵保持合適的體溫和舒適感。更引人註目的是,穿戴裝備不僅對步兵提供防守型保護,更可釋放小到可以放進手掌或嵌套在士兵戰鬥裝備之中的超小型無人機/車。

對此,中國自動化學會混合智能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復旦大學計算機學院張軍平教授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AI未來戰士可穿戴外骨骼的應用確實能夠增強步兵的對抗能力、防禦能力以及快速反應能力;其混合增強現實目鏡可將模擬系統的結果與現實結果進行比對,類似AlphaGo做戰場沙盤評估,目鏡也可對行動產生的各種後果進行評估,並且最大化贏面、最小化傷亡。

然而,張軍平指出,AI未來戰士始終面臨通訊和電池兩大瓶頸。曾經引發全球可穿戴設備熱潮的Google眼鏡,2015年初起停售。電池續航能力是其致命敗筆,有網友體驗後表示,用Google眼鏡錄制視頻只能持續45分鐘,而且發熱很嚴重。「Google眼鏡這麼小的物件耗電問題都沒有解決,AI未來戰士的可穿戴設計,不知道要背負多重的電池才能維持全身的智能化裝甲。」張軍平說。據了解,目前傳統步兵的裝備負重約20多公斤,信息化步兵的裝備負重達40多公斤,智能化步兵的裝備負重還是未知數。

張軍平認為,即便電池持續性問題解決了,還有很多實際的技術難點要處理,比如通訊問題。「戰場環境下有可能沒4G,也許關鍵信息傳輸完了,仗也已經打完了。」他表示,信息現代化或許更為可行,讓未來戰士在信息立體化的空間作戰,將衛星、無人機、相互間的配合作戰信息集成起來,通過各種智能設備來獲取,幫助未來戰士全方面了解戰場的瞬息變化。

智能化可能貫穿未來戰爭全過程

AI未來戰士看似是未來人工智能武器裝備的一個「預覽」版本。然而,有人預言人工智能將使「智能化戰爭」指日可待。

軍事智能化包括智能化軍事指揮、智能化軍事裝備、智能化維修以及智能化作戰方式等方面,智能將超越火力、機動力和信息力,成為決定戰爭勝負的最關鍵因素,全面鋪設應用在戰爭的準備、進行和結束全過程。

人工智能算法會讓機器人的自動化程度大大提高。傳統無人機可進行轉圈飛行等簡單自動化行動,今後無人機可遠程控制自由在城市飛行。網路空間戰爭中,圖像識別AI通過對抗生成網路的深度學習技術生成高質量的音、視頻數據,因而可以造假,使得對方情報人員分析的數據以及決策基於錯誤信息。

軍事科學院研究員遊光榮最近在《解放軍報》刊發的「人工智能將從根本上改變現代戰爭面貌」一文更加全面地指出軍事領域人工智能的潛在應用。

比如人工智能製造的「虛假新聞」在戰爭準備、進行和結束的全過程中無處不在。再如智能機器和智能武器將成為未來戰場的主力軍,用於信息支援、指揮控制、效果評估、後勤保障的「雲端大腦」「數字參謀」「虛擬倉儲」等人工智能作戰力量將在未來戰爭中發揮重要作用。又如遠程化、精確化、小型化、大規模無人攻擊將成為主要進攻形式,「人對人」的戰爭將向「機器自主作戰」的戰爭拓展。

遊光榮指出,智能化的蜂群消耗戰、跨域機動戰、認知控制戰將成為基本作戰類型,而人機分散部署、自主協同、集中能量攻防作戰,將成為跨域融合、全域作戰的基本準則。此外,「觀察—判斷—決策—行動」鏈路大大縮短,作戰節奏更加快捷、行動更加精準、效率更高。士兵將通過持續的對抗演習對人工智能系統和各類無人化作戰平台的升級訓練。遊光榮建議,國際社會應該早日建立防止人工智能在軍事上過度應用的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