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國故事品牌,紀錄片《長城》國際化傳播再出發

紀錄片《長城》(國際版)通過對長城起源、發展與演變的描述,對長城歷史和現實作用進行了細致梳理,還原了一個真實的長城,解讀了源遠流長的華夏文明在戰爭動蕩中的演繹與變革。

說起長城,恐怕許多觀眾很自然地會聯想到孟薑女哭長城的故事,或是長城壯觀的景色,再或是歷代的邊塞詩文。如今,以抵禦外敵、保家衛國為初衷而修建的長城已化幹戈為玉帛,化昔日戰場為錦繡河山,成為了一處無比壯觀的歷史文化遺產,吸引著世界人民為之神往。正在北京電視台紀實頻道播出的大型人文歷史紀錄片《長城》(國際版),講述的是中國長城誕生、興盛與演變的故事。這部紀錄片史料考證講究、內容翔實,電影化視覺效果和表演技巧的引入,為觀眾呈現了一場有滋有味的視聽盛宴。

國際視角下的中國故事

紀錄片《長城》在原12集紀錄片《長城:中國的故事》的基礎上,以歷史典故為基礎,以歷史人物為主角,從國際視角出發撰寫全新劇本,補充採訪中外長城學專家最新考古發現,在借鑒考古學、建築學、歷史學、文學研究等歷史學領域的海內外最新學術成果的基礎上,對細節和歷史疑點進行科學考證,為大家講述了千年來長城內外的故事。該紀錄片結合歷史真實事件對長城的起源、功能、意義進行挖掘,全片共計兩集。

第一集《不朽之城》講述了周朝到漢朝長城在外貿和功能上的變化,其中以秦長城和漢長城為側重點。秦始皇在統一中國後,為抵抗北方匈奴的侵略建立長城,為中原地區的農業和畜牧業提供了保障。到了漢朝,則加強了中原地區與匈奴之間的溝通,長城除了在軍事上作為重要的屏障之外,還成為了漢朝長城內外經濟、文化交流的紐帶。第二集《實力之牆》,主要講述了明朝建立前後長城的背景故事。北魏時期,遊牧民族不斷漢化,長城成為中原地區與北方其他民族文化交往和經濟交流的媒介。明朝更新了長城的防禦系統,在修築原料中添加了糯米,並建立烽火台。長城作為一個高效的預警和通信系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東方主戰場上,依然發揮著作用。

通過對長城起源、發展與演變的描述,對長城歷史和現實作用的細致梳理,《長城》還原了一個真實的長城,解答了觀眾對長城的很多疑惑。紀錄片以客觀史實為論證基礎,以嚴謹、真實為原則,用現代人的眼光去分析其意義和價值,更具有國際視野。

情景再現,深化內涵表達

在《長城》中,情景再現和配音的緊密貼合,讓形式與內容水乳交融。

「情景再現」是紀錄片中常用的一種對於歷史場景復原再現的表現手法。紀錄片大師伊文思把它叫做「重拾現場」或「復原補拍」。《長城》中的場景大量採用「虛化」手法推動故事化敘事,視覺上採用的3D、快切、跳接等流行的製作方式來吸引年輕觀眾的眼球。比如片中,秦始皇意識到只有在北方修建城牆才可以抵禦外敵,達到一勞永逸的效果時,導演用三維動畫形象地再現了長城建造的路線和設計結構,同時運用演員扮演的方式,通過勞力力搬運石塊、石磚等情景再現,把浩大工程的艱難險阻真實的表現出來,凸顯了大陸古代勞力人民的勤勞與智慧。扶蘇針對坑術士一事上奏,觸怒秦始皇,並被發配邊疆。在這一系列情景的再現中,導演在注重真實性原則的基礎上,運用了「士兵押解」和「持劍自刎」的鏡頭,給人一種強烈的舞台戲劇感。影片中大量的虛化處理環境和富有寓意的空鏡頭的運用,很好地營造了一種悲涼的歷史氛圍,完整地演繹了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社會面貌和戰亂紛飛的場面。

虛擬鏡頭、演員扮演、特效製作等情景再現元素的有機糅合形成了一種敘事的合力,增強了整部片子的視聽效果和藝術感染力。

除此之外,影片的解說詞也是吸引觀眾的一個關鍵。《長城》的解說詞側重突出現場感和節奏感,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解說引領著觀眾穿越時空隧道,走入那段動蕩的歷史場景中。這種解說方式,一方面,表達了主創團隊的訴求,另一方面考慮了觀眾所思,適應了傳播過程中聲畫結合的特點,達到了聲音與畫面密切配合的效果。這些手法的應用,都大大增強了影片在解釋歷史文化內涵時對觀眾的吸引力和說服力。

推動中國故事「走出去」

中國紀錄片起步雖較晚,但近些年發展速度在穩步提升。單從畫面看,中國比較優秀的紀錄片影像質量已經跟國外相差無幾,但人物視角、故事表達方式差別仍比較大。《長城》則通過專業的製作水平和國際化表達獲得全球市場的青睞。

在2018法國戛納秋季影片交易會(MIPCOM)上,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正式推出《長城》(國際版)進行全球首發。歐洲的奧地利ORF、法國FRANCE 5已預購電視播映權,計劃於年內播出。這是中國原創紀錄片改編版在海內外預售成功的案例之一,預售金額也創新高。《長城》在海內外電視台及新媒體平台的亮相,在國際市場引發了新一輪的「長城」熱潮。紀錄片需不需要講故事,該如何講故事,一直是中國紀錄片行業內爭議的問題。《長城》用影像本身表達故事,在滿足觀賞性需求的同時又達到了震撼性的效果,這種觸動源於中國故事最溫暖有力的傳揚,觀眾的感情共鳴就像噴泉一樣不斷湧動,深深為之感動。雖說講故事容易,但講好不易。《長城》就找到了與國際接軌的表達展示要素,提煉出了講故事的策略與方法。從整部影片的播出效果和國際市場影響力看,它無疑是成功的。

紀錄片的國際化傳播承載著弘揚中華文化和塑造國家形象的功能,《長城》為中國故事走出國門做了成功嘗試。其難得地呈現出了獨立的價值判斷以及人文立場,為該類型作品的創作提供了可供借鑒的參考樣本。

作者:七七


編輯:李頎 侯雯慧

【版權聲明】本文系《廣電時評》獨家稿件,《廣電時評》編輯部保留所有版權;未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廣電時評已入駐今日頭條、一點資訊、企鵝號、鳳凰號、搜狐號、百家號、網易號、北京時間等媒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