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延禧攻略》里弘晝的前世今生

本文作者:子魚

01

《延禧攻略》里,到第十幾集出來了一個人物,弘晝。上來就被扣了頂帽子,強姦宮女。《延禧攻略》里好多人物故事都是有原型的,歷史上都真實存在過,弘晝也不例外。

電視劇中,他給自己辦喪事就是真的。劇里還只是一群人口述了一下過程,在另一部電視劇里,是真給過鏡頭的,那就是《雍正王朝》。

《雍正王朝》里,弘晝活出喪,有板有眼,和尚道士,吹拉彈唱,他坐在供桌上,挑挑揀揀吃貢品。還要家里人哭,誰哭得不好,就罰。

弘晝還親自製作自己的冥器,諸如鼎、彝、盤、盂等。對自己的喪事達到了一絲不茍的境界。

這些都是有史實根據的,在《清史稿》里記載,弘晝是典型的荒唐王爺。

他搞活出喪,還不是搞了一次兩次,而是很多次。一旦有什麼不開心,或者開心的事,他就搞一把活出喪。還親自躺到棺材里,「感受那種死亡的感覺」。

《雍正王朝》里說他是躲避是非,韜光養晦。康熙晚年,九子奪嫡,十分慘烈。雍正雖然兒子不多,皇位繼承也存在奪嫡戰爭。

三阿哥弘時和四阿哥弘歷,就打得不可開交。三阿哥弘時還多次暗殺弘歷。

弘晝應該是自小目睹了叔叔大爺們的慘烈戰爭,也目睹了兩個哥哥的爭奪,嚇怕了。他想了一個辦法:退一步海闊天空。

這一招還是跟他親爹學的,也就是雍正。雍正早期並不明顯要爭奪儲位,是二阿哥胤礽和八阿哥胤祀打得太厲害,最後兩敗俱傷,他坐收了漁翁之利。

他爹開始韜光養晦的辦法是在家養花養草,吃齋念經。弘晝沒復制他爹的辦法,他是走了「荒唐路線」。

這一招,走得真的很絕,皇帝只能有一個,明顯弘歷更適合幹,並且弘歷是自小就被康熙教養在身邊,拿他當皇帝培養的,如果自己再不知深淺,非要去爭奪,一定沒有好下場。

弘時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弘時不甘心,非要跟弘歷爭,結果被雍正賜死了。

皇家兄弟,最可悲的是「既生瑜,何生亮」,一旦有這種心態,必然要崩一個。

弘晝很清醒,能認識自己,他自己不去爭那個位子,就當一個富貴王爺就挺好。

人最難的是有自知之明,有自知之明且能做到恰如其分。這就是大智慧。

我們今天在這里評價他,好像覺得沒什麼了不起的,可是如果是身在那個環境中,能做到這種地步,其實非常難。

難就難在,很少有人能對自己有清醒認識,一般人都是高看自己一眼。

打個比方就很容易明白,以前天涯很火,很多人到天涯去求助或者分享自己的故事,寫到自己容貌的時候,常常是,本人,長相中等偏上。

可就這個「長相中等偏上」,常常禁不住人民群眾檢驗。一旦作者暴露照片,大部分人給的評價是,長相,中等偏下!語言刻薄的,甚至會攻擊,「這也叫中等偏上?這叫醜好不好。」

由此說明,就一個容貌問題,很多人就不能客觀評價自己,都覺得自己美。而自以為的美,在別人眼里,就是醜。

這個換算到才能上,也一樣,一般人不會認為自己無能,都認為自己才比天高。讓一個皇子承認自己不行,這個其實很難。再廢物的皇子也認為,同是龍子龍孫,憑什麼我做不得皇帝?

就連剛從石頭里蹦出來的孫猴子都想當當玉皇大帝呢,何況是俗人。

弘晝作為一個皇子,能很早就認識到自己不行。這就是大智慧的表現。

其實也不是不行,是相對弘歷來說差點罷了。這智慧真讓他去當皇帝,也不會太差。

02

《雍正王朝》里,雍正皇帝和弘晝有段對話,非常有水平。

雍正讓弘晝的三哥弘時,三大爺胤祉去抄八王爺的家,弘晝不想去,就在家里活出喪。還編了個借口說是算命的說了,他七天不能出家門,否則有血光之災,辦喪事是沖災呢。

弘時和胤祉讓他去,他不去,他說自己會寫折子向爸爸說明。

過後他爸爸找他,問他這事。

爸爸說,你辦活出喪,這時候把你找來,不會讓你染上血光之災吧?

弘晝說:不會不會,那是騙洋鬼子的。這只是我不想去抄八叔家的借口而已。

他坦坦蕩蕩承認了,就是不想去抄家,不想卷入政治鬥爭。

他爸是誰,他爸是人精,騙是騙不了的。不如坦誠。

果然雍正皇帝給予肯定,說小小年紀就知道明哲保身,比我都強。我在你這個年紀,也是不願意與人爭。

弘晝沒有順著這話承認,而是說,我跟您不一樣,您那是不願與人爭,我是真不行,我沒才華,不敢爭。

雍正前期韜光養晦是為了最後奮起,弘晝是真的無意皇位。這里有本質區別。

雍正又很高興,讚許地看著弘晝。緊接著雍正又對他說,我這有封信,上面都是別人說我的壞話,你要不要看看?

弘晝馬上說,這種信我不看,都是外人瞎說的,沒什麼意義,我建議您也別太在意。

這又把坑避過去了,這要是個傻的,趕緊看看,就壞了。說爸爸壞話的信,兒子看了,必然要參與討論,一討論話就多,不小心又繞進政治里去了。不看,是堅定地表示了不管誰說你壞話,我是不信的,我也不關心的態度。

整個《雍正王朝》里,弘晝的戲份也不是很多,但是每次出場,都很精彩。《雍正王朝》雖然也是小說,但是這些故事都比較接近真實的弘晝本人。

只剛才這一小段對話,就說明弘晝的智商情商都是超高的。裝瘋賣傻的人,常常是最聰明的人。

這之後,弘晝的荒唐,就等於得到他爸爸默許了。他以後更肆無忌憚地給自己活出喪,直到乾隆登基,也不干涉他。

為什麼雍正和乾隆都那麼寬容地容忍弘晝胡作非為,是因為他們知道這是弘晝的退避之術。他天天吃喝玩樂,鬥雞走狗,總比處心積慮要造反強。他這種作法,頂多費點錢,而造反,卻是要見血的。

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叫問題,尤其是對於財大氣粗的皇帝來說。

權力不要,我就要錢,弘晝每次活出喪,都要很多人去參加葬禮,沒人會空著手去,每出喪一次,他就斂財一次。

皇家無情,能不你死我活,還是不要你死我活,皇帝們也內心渴望一點溫情。弘晝看似荒唐,實則精明,他自己很會掌握分寸,總在爸爸和哥哥的容忍線下鬧。

《雍正王朝》這本書,我讀過很多次。非常喜歡弘晝這個人物。

《延禧攻略》里,弘晝的戲份非常少,只出來打個醬油就回去領盒飯了(不知道後期還會不會出來),這個戲里,弘晝的形象太醜,我有點難以接受。

弘晝的一生,活得富貴悠遊,想吃什麼吃什麼,想玩什麼就玩什麼,還不用擔責任。當皇帝那份苦,他一點也不用受。要知道,清朝的皇帝都非常勤政,常常起五更爬半夜地處理政事,工作非常辛苦。

乾隆喜歡當皇帝,喜歡累並快樂著,那就讓他當,弘晝就喜歡閒散悠遊,那就閒散悠遊。各得其所,兄友弟恭,相親相愛,兄弟典範。世上還有幾個人能有這命運?

弘晝的一生,用小林的一幅漫畫形容最恰當不過:

歷史上,弘晝的媽媽也不是《延禧攻略》中的這個樣子,他的媽媽是純愨皇貴妃,最後活了96歲,僅次於康熙皇帝的定妃,97歲。壽終正寢。

這娘倆應該都是懂得保養,心態隨和的人。

03

說到弘晝,不得不說他後代中的一個名人。這個名人是啟功。啟功是著名書法家,是弘晝的第八代孫,也就是雍正的第九代孫。

啟功的性格,讓我們看到了老祖宗的性格會穿越時間頑強地遺傳到子孫身上。家風啊,遺傳基因啊,都不是虛的。

他一生有三大怕,第一怕是「怕過生日」,第二怕是怕沾上「皇家祖蔭」,第三怕是怕給自己介紹老伴。啟功姓愛新覺羅,但他自己很不以為然,他不想姓愛新覺羅,他自己造了個姓,姓啟,名功。怕介紹老伴,是他和原配夫人感情很好,夫人死後,他不想再娶。甚至為了回絕那些介紹老伴的,他把雙人床都換成單人的,以此「明志」。

網上流傳一些啟功的小故事,都非常有趣。

一次一個自稱氣功大師的人,發功給他治病。在離啟功十幾步的地方張開手掌問:「有感覺嗎?」啟功搖搖頭說:「沒有。」他往前走了幾步,又問:「這回呢?」啟功還是說沒有。他又走前幾步。啟功還是說沒有感覺。最後他把手按著啟功的膝蓋問:「這回呢?」啟功說:「有感覺了。」那人高興了:「什麼感覺?」啟功輕輕點點頭說:「我感覺你摸著我的腿了。」

一位畫商到啟功先生家叩門拜訪,想得到老人一件墨寶。但此商人聲譽不佳,啟功久有耳聞,便走近廊前,打開燈後,隔著門問商人:「你來做什麼?」商人說:「來看您。」啟功貼近門窗,將身體不同方向一一展示給對方看,然後說:「看完了,請回吧!」畫商有些尷尬,囁嚅著說:「我給您帶來一些禮物。」老人幽默地說:「你到公園看熊貓還用帶禮品嗎?」

一位空軍高級將領派秘書前來求字,秘書開門見山擺明來頭,說明背景,提出要求,大有旋風直升機空降而來之勢。啟功正兒八經問那秘書:「我要不寫,你們會不會派飛機來炸我?」秘書一愣,摸不著頭腦,連忙說:「哪里,哪里。」先生接著說:「那好,那就不寫了。」

啟功是大書法家,有人向他請教,怎麼分辨啟功字的真偽?他說:「寫得好的是假的,寫得不好的是真的!」

啟功的學生總愛稱他為「博導」,啟功言:「我是‘撥倒’,一撥就倒,一駁就倒。」

托病不寫字時,就會在門上貼幾個字:「大熊貓病了。」

最後,他老祖宗的遺風來了。他也很喜歡給自己安排身後事,活著就給自己寫了墓志銘:

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妻已亡,並無後。喪猶新,病照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曰陋。身與名,一齊臭。

平時,他也喜歡拿自己死了開玩笑。有一次在京西賓館開會,啟功與幾位朋友一起去八寶山為一位故去的友人送別。回到京西賓館,他就在沙發上躺下了。大夥兒關心地問他怎麼啦?他說:「就當我現在去世了,你們來說‘你安息吧’,我立馬站起來致答詞。」

這種人是活得通透,卻又一腦門子童真的人。看上去總是有點不著調,他們似乎總在遊戲人間,其實是能力太強了,有餘力遊戲人間。

我不知道為什麼,對這種「不著調」的人特別喜歡。我要是追星,就追這種聰明,有趣,萌,可愛型的。

啟功老先生一把年紀了,喜歡娃娃,長得也是娃娃臉。這更證實了我那句話,相由心生,人在三十歲後,相貌靠自己的心態調養生成。

我討厭一本正經的老年人,討厭苦大仇深的人生。

人生雖然很苦,苦中能作出樂來,才是成功的人生。化一句時髦的話說就是,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然能一臉萌。

—END—

ps:《延禧攻略》我也在看,前面沒覺得多好看,後面越來越好看了。槽點很多,亮點也很多,對於寂寞了快一年的人民群眾來說,終於有個好看點的劇可以追追,簡直要彈冠相慶。你們有沒有發現,自從去年的《我的前半生》之後,已經快一年沒劇看了。

再ps: 我就是喜歡用彈冠相慶這個貶義詞形容我等凡人興高采烈的心情。

再再ps,我昨天從我家茶葉罐里拿茶葉泡茶,「驚喜」地發現,我家茶葉罐子跟瓔珞姐姐的骨灰罐子極其相似。我端詳了半天,喝不下去了,換了菊花。無語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