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楚新作《中年婦女戀愛史》 講凡塵也講星光

中新網北京11月6日電 (記者 高凱)著名作家張楚最新小說集《中年婦女戀愛史》最近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張楚在新作中記錄了當下這個時代的生存狀態,審視著人們的精神困境。然而凡塵之外,張楚一如既往探究到人物豐滿的內心,揭示出欲念中的美好星光。

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SKPRENDEZ-VOUS聯合主辦的「‘是凡塵,也是星光’——《中年婦女戀愛史》分享會」日前在SKP RENDEZ-VOUS書店舉行,張楚、評論家張莉、演員耿樂,演員、導演呂聿來與各界讀者分享了《中年婦女戀愛史》的閱讀感受,並就文學作品中的女性人物、小說創作背後的故事以及文學與電影等話題進行了討論和交流。

張楚最新小說集《中年婦女戀愛史》 高凱 攝
張楚最新小說集《中年婦女戀愛史》 高凱 攝

張楚曾多次在《人民文學》《收獲》《十月》《當代》等雜誌發表過小說,出版小說集《櫻桃記》《七根孔雀羽毛》《夜是怎樣黑下來的》《野象小姐》《在雲落》《梵谷的火柴》《夏朗的望遠鏡》等。曾獲魯迅文學獎、鬱達夫小說獎、《人民文學》短篇小說獎、《十月》青年作家獎、《十月》文學獎等。

其最新小說集《中年婦女戀愛史》創作時間跨度為2015—2017年。張楚的寫作,如同北方平原上萌生的植物,令人覺得踏實和親切。張楚坦承,在執筆的時候,他一直記得福克納小說《喧嘩與騷動》的著名結尾——「他們在苦熬」。

張莉認為,張楚小說中所有的人,既是凡塵中人,同時也是帶著星光的人,「張楚總是能讓他身邊那些凡俗的人們最後變成星光熠熠的人,這些人的內心生活、內心感受是如此豐富,他身邊的環境不再是乾癟的,因為他看到的世界不乾癟,因此這個人的內心也變得非常澎湃、非常濕潤。」

張莉笑稱張楚是「當代張愛玲」,他們的氣質雖然不同,但在筆力上某種程度上有些相似,而張楚的《中年婦女戀愛史》不僅僅是寫一個女性的成長歷程、一個女性的故事,他固然要寫她們的故事,但是他在這個故事之外要寫一個女人內心的心靈史,這是張楚特別寶貴的地方。

耿樂在《桃源》(根據張楚《七根孔雀羽毛》改編而成)中飾演男主角「張楚」,耿樂坦言自己作為一名演員在選擇角色時,最喜歡詮釋一個人物的豐富性,因為每個人都是矛盾的,每個人都是多面的,「我們會在憎惡他的同時又覺得好心疼,或者在崇拜他的時候又突然覺得有一點不太接受,這樣的人物是有血有肉的,是立體紮實的。張楚筆下所有的人物都是這樣的,你沒法用很表面的這人是好人或者不好的人來評價,他們就是生活中形形色色、豐富複雜的人。」

呂聿來剛把張楚的小說《七根孔雀羽毛》改編成電影《桃源》,這部電影也即將在院線上映。呂聿來說,「讀張楚的小說讓我重新看到了過去不曾關注的人的內心世界,這一點要特別感謝他,這也是我為什麼改編他的小說的原因。讀他的小說常常有一種直覺,就是對他的人物有一種熟悉感,像公車車售票員、清潔工等,他們也在為自己的生活掙扎、奮鬥,他們也在努力發光發亮,但是很少有人關注,張楚對這些人有一種深深的愛,就像耿樂說的悲憫和大愛,內心有愛才能夠發現他們,然後將他們表達出來。」

張楚坦言,因為自己一直生活在縣城,小說裡面大部分主角都是生活在縣城這樣的背景裡,這些人物雖然有自己的局限性和桎梏,但他們的內心世界並不比一個偉大的人乾癟,相反,可能同樣得豐盈、旺盛。正如物理學家勞倫斯·克勞斯的那句話,「你身體裡的每一個原子都來自一顆爆炸了的恒星。形成你左手的原子可能和形成你右手的來自不同的恒星。這是我所知的關於物理的最詩意的事情:你們都是星塵。」

關於凡塵和星光,張楚在其後為北師大的學生展開的一場「文學與閱讀」的文學公益講座中特別講到對於文學應有的執著,他說:「閱讀讓我們的內心世界更豐富、更細膩、更立體,它構建了我們內心世界的經度和緯度。當我們遠離經典時,我們的內心會越來越粗糙,並對這個世界保持著一份可恥的沉默,同時,對自身的社會屬性和社會正義缺乏必要的、完整的、切入肌膚的認知和反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