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算什麼,看看閨蜜上位攻略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防火防盜防閨蜜。

真正傷害你的人,也許就是那個整天和你廝混在一起的ta!

大家好,我是王五五。

你有閨蜜嗎?小心點哦,說不定你的閨蜜也……

唉,別多想!我可什麼,都沒說。

一、聚會

我前幾天去了趟山東,在那里遇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曾經金融圈的朋友,老白,三婚,邀請我去參加他的婚禮。

大家不要覺得聽到三婚,就戴上有色眼鏡,他的故事也很離奇,前兩次婚姻算不上轟轟烈烈,可也是刻骨銘心。

第一個是青梅竹馬,「兩小胡猜」的發小,在老白髮跡前紅杏出了牆。

第二個更有意思,兩人在酒吧相識,身為山東人的老白居然被喝趴下了,但這段婚姻僅維持了三個月,老白說在一起很痛苦。

這一次,按照老白的話說,他終於到達了愛情的彼岸,祝他幸福。

這一次來山東,我深深體會到了山東特有的酒文化。

山東人民真能喝酒,有詩為讚:「東北虎,西北狼,喝酒喝不過山東小綿羊!」

作為大眾評審的酒量排名No.1的省市,真不是浪得虛名。

山東人豪爽、實在,可以從他們叫做「三二一」喝酒規矩中看到。

「三二一」就是開始三口一杯,之後是兩口一杯,最後是一口一杯。

但是老白這里還不太一樣,除了主陪帶著喝完三杯酒之後,還有副陪來了個「一二三」!

規矩相同,輪次相反,這一圈下來,用二兩的杯子計算就是六杯,喝完就是一斤二兩的白酒。

喝完這六杯酒,我已經有了登月的感覺。

這還沒完,後面還有「自由時間,」找人敬酒,這時候就可以看到平時沉默寡言、實在靠譜的山東人開始展現自己的勸酒才華了。

這個時候,主角出場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當真是如同「武松」附體,挨個找人「單挑」,拳怕少壯,喝酒也如此。

旁邊人小聲議論著,東尼真猛啊!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東尼?老師?難道老白還有美容美髮界的朋友?

後來才知道,這個東尼覺得自己本名不好聽,故意改成了這個。

本名叫……王二柱。

看著他一杯杯的下肚,我突然有一種感覺,他在跟自己較勁。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我只能說可能源自我多年的經歷吧。

吃喝完畢,其他賓客都走了,只剩下老白和我,以及這個東尼。

東尼此刻狀態鬆弛了不少,說最近壓力大,睡眠質量也差。

老白調侃著問道,那方面受到影響了嗎?

東尼哈哈笑道,開什麼玩笑?我現在可是隨心所欲的狀態……

眼看著話題就要十八禁了,我趕緊拉回到工作上。

接著,東尼就開始說自己的奮鬥史,從一個普通員工到了公司最年輕的部門長,下一步就是大區域經理。

可能是酒的後勁上來了,說這說著,東尼腿一軟坐在了地上。

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送他回家。

車開動沒多久,東尼醒了,非要吵吵著自己走回去,沒轍只能讓他下了車。

我現在還有點暈,也想透透氣,便告別了老白,自己打算走回酒店。

結果再次和東尼巧遇了。

只是這一次,讓我看到了不一樣的東尼。

我繞近道穿過了一個沒有路燈的胡同,隱約看到前面有黑影在晃動。

開始以為是某人在小便,走近之後,接著月光一看,竟然是東尼。

而他竟然靠著牆壁不停地用拳頭擊打自己的襠部!

「廢物!廢物!」

打完襠部,又開始抽自己的臉!嘴巴子跟不要錢似的,啪啪直響!

「哎,寶貝,我的寶貝……」東尼好像想起了什麼,手伸進褲襠里摸索起來。

東尼這是著了魔了吧?

想到之前說自己是隨心所欲,現在直接對著自己的命根子下了死手,這是多大的恨啊。

東尼猛的一回頭,發現了我的存在,他的臉嚇了我一跳。

口水、鼻涕被蹭了一臉,雙眼瞪得大大的,好像不認識地看著我。

接著,他轉過身去,蹭蹭蹭跑遠了。

看著他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這種情況,如果他不是精神有問題,就有可能……

本以為我和東尼也就這麼一面之緣,沒想到很快就再次見面了。

二、受傷

老白和我一樣,對於古玩很感興趣,拉著我去了一趟古玩市場。

不過我們溜達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好東西。

老白一拍腦門,說東尼家有幾樣不錯的,之前就邀請自己去家里看,但是當時一直忙著籌備結婚的事情,就耽誤了。

現在正好可以拉著我一起去看看。

聽到東尼兩個字,我立刻回想起了那天看到的場景。

空洞的眼神、自虐式的攻擊,讓我對於他產生了興趣,欣然同意前去。

在路上,老白一邊開車,一邊給我閒聊。

聊著聊著不知怎麼的,就聊到了東尼太太。

他說自己要是也有個東尼太太那樣的老婆,就算自己精盡人亡也值得。

我咳嗽了一下,說至於嘛,能有那麼好看?

老白一副向往的樣子,說東尼太太就是典型的美人,能夠通殺的美人。

對此我嗤之以鼻,告訴老白,我現在對於這些個什麼美女都已經免疫了,什麼樣的女人我沒見過,真正讓我能覺得通殺的還沒有出生呢!

老白使勁白了我一眼,嘴里叨叨著,見了你就知道了,瞧把你能的……

來到東尼家的時候,給我們開門的就是東尼太太:劉佳佳。

看到她,我愣了一下。

美人,妥妥的,能夠通殺的美人。

想起我之前給老白拍胸脯說的話,現在我只能說……真香!

東尼太太沖我們點點頭,並沒有說話,將我們請了進去。

進了屋我們意外得知,東尼受傷了,是從樓梯上摔下來的。

東尼家是越層,他下樓梯的時候突然滾了下來,胳膊骨折了。

我打量了一下這段樓梯,坡度很平緩,正常來說,幾歲的孩童都不會摔倒,更別說大人了。

老白拉了我一下,讓我別眼氣人家的大house了,趕緊去看看東尼。

我猶豫了一下,想到要再次見到他了,會不會很尷尬呢?

結果,東尼好像完全忘記了那晚我們在胡同中的偶遇。

他此刻正躺在床上,看到我們之後,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張口說的還是工作,說自己這一摔,太耽誤事情了。

東尼和我們聊著天,旁邊的東尼太太一直在收拾,擦桌子、掃地,就沒有停過。

雖然話不多,看上去有些冷淡,但是對於東尼確實是照顧地無微不至。

老白低聲說道,你看,我沒說錯把,東尼真是家有仙妻,懂事又疼人。

東尼抱歉地說道,自己愛人不太會招待,人太木訥。

我擺擺手,說畢竟是老師嘛,一般都是研究型的,不擅長交際很正常。

東尼太太端著一盤切好的水果放到了我們面前,我說了句謝謝,東尼太太可能沒有聽到,放下就離開了。

可能是決定自己愛人失了禮數,東尼臉色有點不太好看了。

東尼一邊吃一邊瞪著在廚房收拾的太太,手都開始哆嗦起來。

終於,東尼猛的把手里的水果往地上一扔,沖著外面喊了一聲。

「你倒是給客人說句話呀!」

東尼太太聽到聲音趕緊走過來,看著面帶慍色的東尼,明顯有些不知所措,咬著嘴唇,手在衣服上胡亂地抓著。

不好,我感覺東尼現在這勁已經不太對了。

看到自己太太依然沒有任何解釋,東尼發飆了。

東尼猛地一拍桌子,指著自己的太太喊了起來。

「整天一副苦瓜臉,給誰看呢?我每天這麼辛苦回到家也看不到你一個笑臉,我現在只是骨折了,還他媽沒死呢!」

東尼太太被嚇到了,呆呆地看著自己的老公,眼淚已經奪眶而出。

「給我滾出去!」東尼紅著眼睛就要爬下來。

我看了老白一眼,意思是讓他攔住東尼,可是老白這個豬隊友,直接去拽東尼太太。

得,我二話沒說,抱住了已經一半身子爬出來的東尼,趕緊安撫著他。

同時給老白使眼色,讓他帶著東尼太太先出去。

就在我抱住東尼的時候,無意中往床上掃了一眼,他的床單子都濕了。

接著我一看他的褲子,明白了,小便失禁了。

東尼剛才這是使了多大的勁啊……

我將東尼扶到沙發上,他全身還在顫抖著,看來剛才已經耗盡了他全部的力量。

看著東尼的樣子,我心中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東尼的問題不在身上,應該在心上。

來到門口,東尼太太正蹲在地上抹著眼淚。

而老白的手搭在東尼太太的肩膀,看到我出來了,他才不情願地拿開。

等到東尼太太情緒平復下來,我們才知道,看似和睦的家庭其實並不是看上去的樣子。

三、家暴

東尼曾經是一個合格的丈夫。

就算工作再忙,也會分出心思來疼愛自己的太太。

這一點老白很有發言權的,因為工作的關係,老白經常和東尼一起工作、吃飯、消遣。

很多次到了洗浴中心的門口了,東尼都會推說自己身體不舒服而回家。

忙完工作,東尼在回家的路上還會給太太捎一些愛吃的小食。

所以這兩個人一直都是圈內聞名的甜蜜夫妻。

看著東尼太太給我們展示的胳膊上的淤青,實在想不到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

「前一陣開始,我老公開始變得暴躁、易怒,稍有點不順心就對我動手,像這樣的已經算比較輕了……」

「弟妹,你早說啊,你早點告訴我,我肯定給我兄弟好好談談!」老白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樣子,可他的眼神卻出賣了他。

「我爸媽知道我被他打了,都已經給我說了讓我離婚……」

看著東尼太太,我心里很複雜。

按理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可一旦涉及到家暴,這就需要另當別論了。

小五我最見不得的,就是毆打無辜的女人和孩子。

老白也是極其聰明的,已經發現了我的想法,悄悄拉了我一下。

我將一肚子話咽了回去。

老白開車將東尼太太送回了她爸媽家,並且一再叮囑,先別急,離婚是大事,切不可衝動,否則跟自己一樣,很麻煩的。

不得不說,在離婚這個版塊,老白是我的前輩,經驗比我豐富的多。

畢竟有數據在那擺著,人家可是我的三倍。

看著東尼太太回了她爸媽家,老白一回頭遞給我一根煙。

「咱倆晚上嘮嘮,哎,看你的樣子我就知道你想勸佳佳離婚,是不是?」

我皺了皺眉頭,老白跟東尼太太很熟嗎?都直接稱呼人家佳佳了。

我點點頭。

老白悠悠吐出一口煙,說道,我一會回去請個假,咱倆喝點,給你說說關於東尼的事情,他呀,可算得上是咱們圈子里的傳奇嘍。

四、傳奇

老白咚咚咚連喝三杯,一抹嘴,還要再倒,被我攔住了。

「別介啊,就咱倆人,你還這麼喝,有意思嗎?」

我現在都有心理陰影了。

老白嘿嘿一笑,說這是熱熱身,給自己找找感覺。

感覺到了,老白也就打開了話匣子。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東尼竟然是男小三上位!

佳佳還不是東尼太太的時候,是有男朋友的。

兩個人是大學同學,從大三就好上了,後來工作分到了不同的單位。

佳佳在中學教英語,她當時的男朋友李海鵬在另一個學校教化學。

如果沒有東尼的出現,也許兩個人也就按照正常的發展結婚、生子。

直到佳佳同事的生日會上,東尼出現了。

當時的東尼還是佳佳同事的男朋友,名牌大學畢業。

看到佳佳之後,東尼的心就飛了。

當時他還給老白說,自己見到仙女下凡了。

而老白正在跟二婚黏糊著,沒搭理東尼。

結果沒幾天之後,東尼跟女友分手,開始慢慢接近起了佳佳。

佳佳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子,家境一般,防禦心也不是很強。

而東尼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他並不是要「追求佳佳」,而是成為佳佳的「男閨蜜。」

正逢李海鵬去外地支教,很長時間不能和佳佳見面,而東尼的出現,正好暫時填補了李海鵬的空缺。

東尼告訴老白,其實佳佳也是心有顧忌的,生怕自己會對不起李海鵬,便和東尼「約法三章。」

兩個人約定,只作閨蜜,不做戀人,佳佳不會做對不起李海鵬的事情。

東尼還像模像樣地簽了一份「保證書。」

看到保證書上的簽名和手印,佳佳放心了。

兩個人逛街、吃飯、看電影,聊天、K歌、打遊戲。

東尼就像一個知心大哥哥一樣,將佳佳照顧的無微不至。

甚至還多次以男友的身份,擋掉了一些追求佳佳的人。

「二柱還真是他娘的能忍!有一次兩個人出去玩,結果旅館都訂滿了,只能住一個屋了,他居然都忍住了!」

當然,後來老白知道了,當時東尼其實是有想法的,但是被佳佳扼殺在萌芽狀態了,東尼可能還是想獲得美人芳心。

老白腳邊已經放了數不清的酒瓶子,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又點上一根。

我搖搖頭,心想東尼還真是為了能獲取芳心,做到了一個男人的極致。

「嘿嘿,這個小子,還真是有本事,臥薪嘗膽,不要名分,尤其是後來,那個李海鵬都已經給調回來了,二柱照樣抱得美人歸!哎,美人啊,歸了二柱嘍!」

老白一臉羨慕的樣子,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這個時候電話響了,老白一看是自己的太太,趕緊跟個三孫子似的,點頭哈腰地說著。

我問老白現在怎麼這麼慫啊?原來在北京,也是敢跟老外拍桌子的主。

老白嘿嘿一樂,說沒轍啊,誰讓老丈人是自己公司的董事長呢……

沒出息的東西。

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五、離婚

躺在酒店的床上,已是深夜,我卻怎麼都睡不著。

腦中關於東尼的假想再次湧了上來。

自虐、家暴、高材生,這些名詞一再地出現。

我坐了起來,給我北京的一個做醫生的哥們打去了電話。

我也著急地忘了時間了,幸好他上夜班呢。

將東尼的一系列症狀告訴了他,問他這會不會是某種毛病。

哥們尋思了一下,說這有點像某種神經性的過敏反應……

這下我就徹底清醒了。

第二天,我給東尼打去了電話,沒想到他已經上班去了。

按照他的話講,「加班使我快樂,工作使我進步!」

我們在他公司的樓下見了面。

寒暄之後,我告訴他其實是關於他的身體。

這樣子下去也不是個事,也許我能幫到他,但是需要他來配合。

聽到我的要求,東尼的反應很激烈。

但是聽完我的解釋,他慢慢地恢復了平靜,同意按照我說的來做。

和東尼分開之後,我所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個結果。

幾天後,東尼給我打來了電話,說讓我去他家里。

佳佳提出離婚了,一會回去收拾東西。

我和老白,在佳佳趕到之前到了東尼的家中。

老白的神情很複雜。

我偷偷告訴他,就算佳佳離婚,也不會對老白有意思的,讓他斷了念想吧。

老白嘿嘿一樂,說自己真是有賊心也沒有賊膽啊,老丈人那里惹不起。

沒多久,佳佳來了。

幾日不見,佳佳的氣色好了很多。

但是依然沒有和我們說什麼話。

佳佳忙活了一會,拿著兩個大旅行箱站在門口,回頭看了一眼東尼。

「盡快把離婚協議書簽了吧,我不想鬧到法院去,當然,就算到了法院,我也肯定勝訴的……」

「是因為我們都是目睹你被家暴的認證對吧?」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佳佳。

東尼扭過臉驚訝地看著我,他根本沒有想到我連他家暴的事都知道。

我看了東尼一眼,接著問佳佳,樓下那輛黑色轎車里,是不是坐著李海鵬?

佳佳的嘴角不自然地動了一下。

當然,不止是佳佳,東尼的身體也動了一下,看來這個名字讓他很不自然。

老白著急了,沖我小聲說道,「老王,別說了!」

老白很清楚,李海鵬這三個字,在這個家里是禁忌。

我收起了笑容,看著東尼說道,如果我不提這三個字,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接著,我拿出一份紙,是剛剛收到的,擺在了東尼的面前。

東尼拿起來一看,臉色就變了。

這是一份食物成分檢驗報告單,其中有幾種對人體有害的微量元素數據超標。

檢材來源於東尼每天所食用的飯菜,上次和東尼見面之後,我讓他故意留下一些給我。

我拿到之後迅速寄回給了北京的哥們,他找專人進行了檢查。

佳佳一直在給東尼的食物中下毒,盡管單次的毒性較弱,但是經不住長期服用。

東尼身體發生的變化,包括性功能障礙、易怒、暴躁、小便失禁都和這些有著直接的關係。

「佳佳,李海鵬是一個化學老師對吧?相信他製造這些東西肯定也花了不少心思……」

東尼猛的站起來,眼里冒火地看著佳佳,罵道,毒婦!你他媽就是潘金蓮!

我咳嗽了一下,「難道你就很乾淨嗎?」

六、上位

東尼為了得到佳佳,其實真的下了很大的功夫。

只不過,這些功夫都是要加引號的。

東尼本以為李海鵬去支教,兩個人的感情會慢慢淡化,再加上自己的出現,會填補感情空缺。

沒想到異地戀還可以如此持久。

就在李海鵬回來之後,東尼慌了。

尤其是佳佳和李海鵬都聊到了關於結婚的話題了,東尼只能想一些歪門邪道了。

這段歷史,東尼只跟老白說過,而且讓老白無論如何不要說出去。

可是套話這種技能,對於我來說就太過簡單了。

老白將當時東尼使用的伎倆都抖了出來。

東尼很聰明,利用了結婚時最易出問題的地方。

彩禮和嫁妝。

東尼說既然是結婚嘛,就需要有一個中間人,也就是媒人。

但因為佳佳和李海鵬是同學,這個中間人乾脆就由自己來做好了。

然後,東尼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先是找人到李海鵬父母那里扇風,說佳佳那邊的風俗是「萬紫千紅一片綠。」

大家知道「萬紫千紅一片綠」是什麼意思嗎?這是山東、河南等地的彩禮熟語。

指一萬張5元鈔票,一千張百元鈔票,至於五十元的「綠」是新郎看著給,即使不算上這五十元的鈔票,其他的鈔票加起來已經15萬。

這對於普通農民來說,這種起價15萬的彩禮肯定是天價了。

各地的彩禮可謂差距懸殊,從百萬到幾萬的不等,簡單聊兩句。

最貴的肯定是北京和上海,要求都是二三十萬,加房子,加車,咳咳,北京上海的房價,這個就不用多說了吧。

我想說一下甘肅,如果說北京上海是因為經濟發展水平高,可以理解,而甘肅呢?除了房車,還需要十幾二十萬的彩禮,農村也基本上幾萬十幾萬。

算一算,甘肅可能需要攢個30多年,才夠彩禮錢。

甘肅的親人們,你們不容易,真是不容易,當然還有河北、河南以及山東等等。

很多地方都發文,要求不得出現天價彩禮,可實際情況呢?民間風俗很難因為某一項要求就立刻改變,天價彩禮依然存在。

也許,還是需要時間吧。

嗯,說多了,接著說佳佳這邊。

之後又跑到佳佳父母那邊,說男方要的嫁妝,必須是20萬的轎車。

從雙方父母那里就定了調子,這門婚事就是不被祝福的。

東尼單獨面對佳佳或者李海鵬的時候,充分表現了自己的表演天賦。

如果東尼轉行做演員的話,肯定是實力派。

有了東尼的表演,配上父母的施壓,再加上七大姑八大姨的添油加醋,兩個年輕人漸漸產生了誤會。

結婚,從來都不是兩個人的事情。

之後,東尼還添了兩把火,將自己曾經和佳佳共住一間酒店的事情通過他人之口告訴了李海鵬。

如果在之前,李海鵬會相信佳佳的。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李海鵬和佳佳大吵一番,兩個人的信任已經所剩無幾。

最後壓倒駱駝的那根稻草,同樣來自於東尼。

東尼帶著李海鵬去酒吧散心,結果「無意中」碰上了東尼的一個女性朋友。

女性朋友和李海鵬相談甚歡,越喝越多,出門都是相互攙扶的。

正好被外面的佳佳看到。

最終,兩個人徹底分手。

是那種刪除一切聯繫方式的分手。

佳佳發現,經歷了這麼多,能夠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人,只有東尼。

後記

佳佳告訴了我們,她和李海鵬後來的事情。

東尼和佳佳結婚的事情,李海鵬也知道了。

盡管嘴上說已經放下,但是李海鵬卻始終處於單身狀態。

本以為自己不會和佳佳再有什麼聯繫,只能說造化弄人。

一次全市教師會議上,兩個人見面了。

其實對於兩個人的分手,李海鵬是有話想說的,但是性子倔強的他,一直憋在心里。

直到那次見面,李海鵬喝酒之後,將佳佳拉到一邊,一吐為快。

兩個人冷靜之後仔細回憶了一下,才發現他們之間有了這麼多的誤會。

而這些誤會都指向了一個人,那就是東尼。

佳佳開始關注起了自己的這位枕邊人。

經過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佳佳終於弄清了,當時的一切都是東尼乾的。

他們決定報復東尼,佳佳想到了一個可以懲罰東尼的方式。

她讓李海鵬製作了一種化學制劑,摻在了東尼的食物中。

再被家暴之後,她留下了證據,那天又讓我們成了人證。

她知道一旦成功,就可以分的東尼的一半家產,然後和李海鵬在一起。

可惜的是,紙終究包不住火,真相終會大白於天下。

佳佳淚流滿面地質問著東尼:

「你不是我的男閨蜜嗎?為什麼要破壞我們這段美好的感情呢?」

東尼冷笑了一聲,說出了一句憋了很久的話:

「去他媽的男閨蜜吧,我只想上了你!」

PS:

男女之間可以有純粹的友誼嗎?

在我看來,世事無絕對。

但是絕對要經過各種大風大浪才能真的堅持下來。

沒有私心、不想越界,真的不容易。

且行且珍惜吧。

最後給大家說點好玩的,我們會在「雙十一」那天搞點事情,讓你們過一個不一樣的「雙十一!」

期待ing……

我是你們的小五哥,下次再見!

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