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一淘寶女店主代購被判10年罰款550萬 丈夫:為了太太會負責到底

「網店店主代購逃稅被判10年」,最近這一消息引起公眾關注。

記者了解到,消息源頭來自一家「TSHOW進口服飾」淘寶店。11月2日下午,萬健為完成太太遊燕的想法,在太太一年多沒有更新的店鋪上架了新的寶貝——標題為「失聯很久的店主道歉信」。

上面寫著:「各位親,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現在廣州女子監獄,因為這個店鋪做進口代購被判刑十年,並處罰金550萬,如有任何未盡的退款之類事宜,請聯繫我老公,他會全部負責」。

從3日下午開始,這一封道歉信迅速在朋友圈、微博流傳開了,萬健的微信、電話也開始響個不停。

11月6日中午,記者來到廣州白雲區黃石路,見到了萬健。萬健表示:「初衷只是為了太太這12年的心血,最困難的階段如同‘煉獄’般的日子都撐過去了,現在慢慢緩過來。」

2018年2月24日,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遊燕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50萬元。7月18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入境時被海關抓獲 被指控偷逃稅款300萬元

2017年3月20日,跟往常一樣,遊燕前往香港為顧客拿貨,準備返回珠海時,沒想到入境時被珠海九洲海關緝私分局抓獲,同年4月27日,遊燕以「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被逮捕。

遊燕,1976年出生,大學文化,在大學畢業後做了一年的統計工作後,認識了萬健,很快倆人結婚生子,從此之後遊燕沒有再工作過。

出於對服裝生意的感興趣,在朋友的提醒下,她產生了開淘寶店的念頭,於是2006年正式註冊了淘寶店鋪,剛開始主要在虎門、中山等廣東省內城市拿貨,不過生意一直不是特別好,每月營業額好的時候一兩萬,差的時候幾千元。

到了2013年,同行跟遊燕介紹,要不去香港拿貨回國內從中賺個差價。考慮一陣子後,遊燕正式開始代購香港服裝,剛開始主要拿現貨回來賣。

萬健告訴記者,隨後生意也越來越好了,2016年是最好的一年,那年一兩百萬的營業額。對代購不熟悉的萬健,也提醒過太太遊燕這樣會不會違法?遊燕回復他:主要通過順豐快遞寄回來,如果有關稅也都會交的,應該不算違法。

本以為日子正在變好,可2017年3月20日遊燕被抓獲了。記者從珠海中院一審刑事判決書了解到,2017年3月20日18時10分至21時45分,九洲海關緝私分局先後合計5次到了遊燕住所、員工住所等地方進行搜查並扣押服裝、鞋子、包、電腦主機等。

同年11月24日,珠海市檢察院指控遊燕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向珠海市中院提起公訴。公訴機關指控,經統計,被告人遊燕在香港刷卡購買並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共計人民幣11400558.93元,經核定,上述服飾偷逃稅款共計人民幣3005187. 33元。

遊燕:刷卡記錄不能算做總金額

記者從一審判決書了解到,在偵查階段,遊燕供述稱其經營女裝店的貨源主要有4個來源。

第一種是向上海某一家貿易公司訂貨,該公司從義大利進口後在深圳或上海將貨物發給她。第二種是向香港名家公司訂三個牌子的女裝,由香港名家位於深圳、東莞的工廠生產,通過順豐快遞從深圳、東莞發到她的珠海倉庫。第三種是由香港名家公司從香港發貨,有時會找「水客」幫忙帶到深圳後快遞給她。第四種,向香港其他6個公司訂購,由香港店鋪的人通過快遞發貨。

在一審庭審中,遊燕提出:關於貨值、數量統計表等都是辦案機關匯總後讓她簽名的,其對表中的數據無法一一核對。遊燕辯護人也表示遊燕在看守所是沒有充分時間和條件對數據進行核查的,遊燕在上面簽字只能說明其在形式上確認了這份證據,但實際上對表格的內容是無法核查和確認的。

在11月6日的採訪中,萬健告訴記者,有關部門把她這幾年在香港的信用卡消費記錄全部認定為她的走私貨額,這是不合理的。「消費記錄有1000多萬,這不全是買貨的啊。」萬健和辯護人在一審庭審中都提了此關鍵點,這包括了遊燕在香港的住宿、吃飯、交通、看演唱會等其他各種消費了。

還有一部分消費是因為遊燕拿貨能得到較大的折扣,香港當地同行會請她幫忙拿貨,在香港當地就交給對方了,沒有帶回珠海。此外,部分貨物從深圳、東莞發貨的,這不應該算進走私總金額。

一審二審均認定偷逃稅額客觀真實

在一審中,遊燕及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遊燕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並無異議,雙方爭議焦點主要是對偷逃稅額的計算、認定,以及被告人遊燕是否具有坦白情節。

對此,珠海中院認為,遊燕走私普通貨物犯罪由三個事實環節構成:香港購貨、走私進境、網店銷售,並處於持續狀態,且持續時間達三年之久, 其走私進境的貨物絕大部分已經銷售。因此,如果以查扣的少量實物計稅,顯然與實際發生的犯罪事實相去甚遠。

法院認為,信用卡消費記錄更為客觀、準確、全面。但信用卡消費記錄中包含從境內發貨的情形,以及在香港服裝公司的押金,事實上公訴機關指控的偷逃稅額,已經扣除了該兩部分數額。因此,珠海中院認為,公訴機關起訴書指控的偷逃稅額客觀真實,應予采信。

對於遊燕的辯護意見,遊燕沒有提供確實證據支持其該辯解,故對該辯解意見不予采納。

2018年2月14日,珠海中院作出一審判決,遊燕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百五十萬元。遊燕不服,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8年7月18日,廣東省高院作出終審判決,維持原判。

對話萬健:希望同行不要再犯同樣錯誤

11月6日,在近一個小時的採訪時間中,在道歉信火了之後,萬健表示更多的是感動。在這幾天內,他收到不少陌生人的電話和微信,紛紛向他轉帳或者發紅包,以示安慰,甚至有顧客花了229元拍下道歉信那份寶貝鏈接。

新快報:為什麼會想到發這樣道歉信?

萬健:10月10日我去監獄看望燕(燕是萬健對太太的愛稱),無意間提了一句,你的淘寶店鋪上,有一些老顧客留言,問店鋪情況。她聽到後就崩潰了,從2006年到現在12年了,她花了很多心思在這裡面,於是她跟我說了三個想法。

第一要說明自己沒有更新的原因,第二希望引起同行的注意,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第三妥善處理好之前的訂單。

在回來之後,我就去咨詢淘寶同行,建議可以在店鋪裡貼上道歉信。於是11月2日下午,我開始著手做這個,可是我不熟悉,錯誤把圖片放在寶貝鏈接那,心想應該沒有人會去下單就沒管了。

新快報:道歉信發出去之後,有想過引起這麼大關注嗎?

萬健:道歉信發出去之後,3日下午突然很多人來咨詢發生了什麼事情,咨詢是不是真的。這讓我完全沒有想到。最初的想法就是責任不能讓顧客背,所有沒有退款的,沒有退貨的,我們一定會負責到底的,就算砸鍋賣鐵、賣血也要還上。

新快報:這麼多人找你,甚至給你轉帳,發紅包,你怎麼回復?

萬健:現在不敢添加微信好友,怕他們又給我發紅包。之前的顧客發我紅包、轉帳,我是一個都沒有領取,都會回復說謝謝,這個我不能收。

甚至有的客戶說,你實在撐不下去,接著賣東西啊,不管賣什麼我們都會買。不過目前不打算做這個,這不是燕的想法。

律師說法:判處10年符合法律規定

這一份道歉信讓不少人對走私普通貨物罪關心起來,對此記者採訪相關律師。

問題1: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10年算重嗎?

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藍天彬律師說,根據《刑法》第153條規定,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根據司法解釋,走私普通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稅額在25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

本案中,如果遊燕確實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總計1140萬餘元,偷逃稅款300萬餘元,那麼按照規定,屬於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應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因此法院判處十年有期徒刑是符合法律規定的。當然,本案和普通民眾的認識差異比較大,需要進一步加強普法力度,同時也要注意刑法的謙抑性原則。

問題2:個人代購跟走私之間的界限如何劃定?

藍天彬律師說,代購本身是合法的,是一種民事法律關係,收取服務費也是合理的。但是,如果不進行申報、不繳納稅款,就可能已經涉嫌走私。

藍天彬律師表示,根據規定,居民旅客在境外獲取總值不超過人民幣5000元(含5000元)數量合理的自用物品,可以免稅。如果是用於出售或出租牟利,則無論價值多少,嚴格來說,都應當向海關申報,按照相關規定繳納稅款。

根據《海關法》第46條規定,個人攜帶進出境的行李物品、郵寄進出境的物品,應當以自用、合理數量為限,並接受海關監管。也就是說,應當主動接受海關查驗。如果以自用名義通過海關檢查,而實際用於銷售的,涉嫌走私。

問題3:《電子商務法》明年1月正式實施,對於代購來說,代購需要遵循哪些手續?

北京市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馬錦林認為 ,根據《電子商務法》的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並依法履行納稅義務,依法需要取得相關行政許可的,還應當依法取得行政許可,否則將依照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進行處罰。

故對於代購者來說,合法的代購行為的開展,從行為開展之初的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到行為開展之時的申報過關貨物、繳納稅款,再到銷售之後的經營者責任承擔,每一環節都緊緊相連、必不可少。《電子商務法》在一定程度上會導致代購的利潤空間被進一步壓縮,但對於消費者來說,卻提高了產品安全質量的保證,這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

■新快報記者 何生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