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格達之圍:伊斯蘭黃金時代餘輝

本帳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帳號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麼看阿巴斯王朝與哈里發?

作為伊斯蘭黃金時代的產物,巴格達是古代世界最重要的城市之一。這座城市的建立本身,就是阿巴斯王朝重新訂制伊斯蘭世界秩序的標準。巴格達的繁榮,也完全仰仗哈里發權力的如日中天。但隨著阿巴斯及哈里發勢力的衰微,巴格達的好日子也終於到頭了。

哈里發的黃金之城

巴格達的起源 來自哈里發本人的巨大野心

公元8世紀,起源於兩河流域的阿巴斯王朝,開始建立他們的新都–巴格達。包括數千名工程師在內的100000人,先後參與了這座城市的建設。巴格達也就此超越了君士坦丁堡,成為了當時首屈一指的繁華都市。

當時的阿巴斯王朝,統治者歐亞大陸上的眾多領地。除了中心區域所在的美索不達米亞,還有包括敘利亞、巴勒斯坦和整個阿拉伯半島在內的西亞地區。埃及與大部分北非沿海地帶,是帝國的西部重鎮。從伊朗腹地到呼羅珊地區,再到花剌子模、河中和錫斯坦,組成了同樣廣袤的東部各省。

巴格達是鼎盛時期的阿巴斯帝國中心

至於巴格達城的選址,也是為了在帝國的中心位置上設立一個分量十足的都城。城市不僅是哈里發及其家族的樂園,也是禁衛軍的最大兵營和聯通東西方貿易的大市場。當然,建成後的巴格達也會是汲取兩河農業收入的大倉庫。不僅比作為龍興之地的庫法城要更加精致,也會取代歷史上的巴比倫、塞留西亞和泰西封,成為河間地的標誌。最終,哈里發的巴格達將會超越羅馬皇帝的君士坦丁堡,獲得世界第一城市的美譽。

於是,在阿巴斯的哈里發還有足夠的權勢時,巴格達也幾乎承載了整個伊斯蘭黃金時代。多達150萬的人口,曾經生活或圍繞著這種城市。每年還有數以萬計的商旅過客會途徑此地,並對城市的規模與繁華都讚不絕口。

巴格達城曾經被阿巴斯人建設成世界的中心

但隨著哈里發個人權勢的降低,阿巴斯王朝的國力也進入了緩慢的下級通道。巴格達先後被數次內戰波及,人口開始迅速流失。尤其當北非和東方的很多省份開始脫離控制,足夠供養巨型城市的資源也就變得越來越少。

到10世紀時,哈里發自己都和全城一起淪為布韋希王朝的囊中之物。後者由堅持波斯傳統的北伊朗人建立,不僅信奉什葉派伊斯蘭教,更是險些恢復薩珊帝國時的拜火教信仰。

堅守波斯傳統的布韋希人 險些將國教改回拜火教

一直到1055年時,新崛起的塞爾柱突厥人南下,將北伊朗人的布韋希王朝驅逐。但哈里發與巴格達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盡管塞爾柱人早期在伊朗的哈馬丹建都,但還是像巴格達城派遣了自己的長官。哈里發送走了波斯人的軟禁,又迎來了突厥人的監視。之後,塞爾柱人索性將宮廷和首都也搬到了巴格達,並在很多公眾場合下讓哈里發屈居自己的蘇丹之下。但只要哈里發本人的精神影響力還在,早已微弱不堪的阿巴斯王朝就還保有一絲尚存的希望。

11世紀 巴格達與哈里發都成了塞爾柱突厥的戰利品

引火燒身的復興夢想

極盛時期的塞爾柱帝國版圖

最終,恰恰是塞爾柱王朝的內部分化,讓哈里哈與巴格達都看到了復興機遇。正如所有的洲際帝國一樣,各地方長官在塞爾柱中央無法維持強勢後,不可避免的出現強烈的自主傾向。原本是傀儡的哈里發,倒也因禍得福的也成為了一方勢力。

但與一般的地方領主不同,哈里發本身就是伊斯蘭世界的最高精神權威。在自身窮困潦倒之時,他們會通過點頭與欽定,向任何強大的勢力去兜售自己的認可。反過來,任何其他占據至高地位的軍閥,也要想方設法的要挾哈里發為自己背書。直接出兵控制巴格達,就是最行之有效的手段。

穆克塔菲重新控制的巴格達 依然是伊斯蘭世界的精神中心

1157年,當時在位的阿里-穆克塔菲就遇到了這種難題。他是一位頗有野心的政客,希望利用塞爾柱勢力的分奔離析來重建昔日的阿巴斯帝國。

兩年前,他剛剛組織了兩河流域的阿拉伯殘餘力量,將虛弱的塞爾柱蘇丹驅逐出去。阿巴斯王朝也迎來了時間不長的重新獨立。在當時,西部的塞爾柱勢力正在應對十字軍國家的聯盟。東部的塞爾柱勢力則要在內鬥之餘,應付西遼和花剌子模地方派。穆克塔菲在巴格達安穩的做了兩年的獨立哈里發。

位於伊朗北部的哈馬丹 一直是塞爾柱人的重要自留地

但當默罕默德二世在哈馬丹穩固了基本盤後,就將目光對準了巴格達城。原因也不難理解,相比西部的大軍閥努爾丁和東方的競爭者馬利克三世,穆克塔菲的軍事力量是最為孱弱的。他沒有阿巴斯人賴以建立功勛的呼羅珊軍團,也沒有能夠擔任禁衛的突厥士兵。巴格達也不是具有天險保護的強大要塞。一旦出兵占領,則擁有了兩河地區的賦稅大頭,以及哈里發不得不簽署的最高委任狀。

所以,默罕默德二世在覺得已有餘力時,選擇發兵巴格達。他的重要盟友是控制兩河北部的摩蘇爾軍閥臧吉,也同時派出了自己的部隊。一支由30000名突厥人、波斯人、庫爾德人和阿拉伯人拼湊的軍隊,在1月22日兵臨城下。

塞爾柱軍隊除突厥人外還有不少波斯、阿拉伯和庫爾德人

壯士斷腕的抉擇

哈里發用於保衛巴格達的部隊數量非常有限

穆克塔菲手里的部隊卻非常有限,包括他依靠個人關係從南部的希拉與瓦西特徵集來的阿拉伯部隊。加上城里本來就不多的守軍和臨時動員起來的市民,總計7000多人。

1157年的巴格達之圍,也就成為了一場阿拉伯勢力同突厥-波斯勢力間的碰撞。穆克塔菲的軍事組織,幾乎全部依賴日暮西山的阿拉伯傳統武裝。其中既有日常負責維護城市安全的民兵守備隊,也有依靠部落為紐帶的鄉間武裝。而默罕默德的大軍,核心是自己與麾下領主們的內亞軍事兄弟會。其次,才是附屬勢力的各級武裝。穆克塔菲一邊,幾乎全部是步兵隊伍。而默罕默德的軍隊主力是騎兵,但也不缺乏各類步兵團體。

塞爾柱人的重騎兵與弩手

讓穆克塔菲覺得兵力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巴格達城實在是太大了。從建城開始,巴格達的規模就一直在擴大。擴增的城市面積,給守軍的兵力分配帶來巨大困擾。進攻者卻可以集中力量,選擇對某些地方進行強攻。還可以出動幾路部隊,進行帶有欺騙性質的佯攻。一旦城市的某處城牆失守,城里的增援部隊還需要從很遠的地方趕來。

即便是守軍頑強抵抗,進攻方還可以通過圍困的手段,讓大城市陷入糧荒。已過巔峰的巴格達在當時還有30-50萬居民,非常容易被饑餓所擊垮。

巴格達的面積和人口 都是守軍的噩夢

以上兩種情況,在古代的巴比倫和後來的北京都有上演,1157年的巴格達也不可能免俗。所以,穆克塔菲必須採用非常手段來消除守軍的眾多劣勢。他大膽的做出決定,放棄面積巨大而人口更多的西城區,將全部的防禦力量都集中到易於防守的東城。

這樣一來,無法防守的城牆和不能參加戰鬥的城市人口,都被哈里發給直接甩鍋。流經城市中央的底格里斯河,則成為了守軍的一道屏障。在河上的全部橋梁被拆除後,巴格達東城區就成為了哈里發的堡壘。他們還不斷加固那里的城牆,並召集人員製造弩炮等技術武器。

穆克塔菲將設防區域壓縮到了東城區

因此,默罕默德的塞爾柱軍隊抵達後,非常順利的占領了西城區。他們直接在城里建立營地,掠奪可以找到的財產或物資,並搜集材料製造工程器械。

退守東城區的哈里發,也將武器庫里的存貨全部拿出來武裝志願者。他還利用自己的宗教情節,感召麾下為其努力戰鬥。最後,凡是在戰鬥中受傷的士兵,都會得到5個第納爾金幣的補貼。

困守巴格達一隅的阿巴斯軍隊

黃金時代的遺產

巴格達的城牆在設計之初就具有極高的水平

1157年3月4日,已經完成準備的塞爾柱軍隊開始進攻。他們一面從東部的城牆下手,另一方面也嘗試從西城區直接度過底格里斯河。但這些努力都沒有收到什麼成效。

在城牆附近的交戰,主要考驗雙方的工程技術水平。經歷過阿拉伯黃金時代的巴格達,依然擁有較多的科技遺產。工程師和工兵們,用加固的城牆和城門,抵抗對方的攻城錘襲擊。安放在城頭的弩炮,也可以發射帶有石油等燃燒物的弩矢。相比之下,塞爾柱軍隊在這方面的準備就不夠充分。長期的內亂與軍隊成員的高流動性,都不利於技術隊伍的保持。他們僅僅製造了並不複雜的攻城錘、雲梯和少量遠射武器,無法在技術上獲得優勢。

守軍所使用的各種弩炮

3月29日,塞爾柱軍隊又在已經控制的西城區發難。他們的工兵在己方的火力壓制幫助下,終於修復了底格里斯河上的一座橋梁。大隊蓄勢待發的步兵,蜂擁而上,企圖迅速擊垮守軍的防禦。

但僅僅一座橋的空間,並不能讓大規模部隊盡請施展。守軍則調集重兵來堵住這個缺口。身披重甲的持盾步兵,很容易用密集的方陣來迎接加速沖鋒的對手。雙方在漫天飛舞的箭矢籠罩下,發生了激戰。突厥人固然是使用復合弓的好手,但阿拉伯人同樣自先知時代開始就異常重視弓箭訓練。哈里發的軍隊還調來了弩炮,朝著河對岸的突厥人射擊。塞爾柱一邊的納法敢死隊,也用手里的燃燒罐摧毀了幾門弩炮。最終,士氣高昂的守軍將塞爾柱軍隊趕回了西城。

傳統的阿拉伯重裝步兵

同一天里,圍困東城的塞爾柱軍隊也發起了一次猛攻。但他們新造好的攻城錘,還是在撞擊城門時,被守軍用弩炮發射的燃燒物焚毀。攻城戰就此陷入僵局,塞爾柱人開始嘗試對城市進行圍困。但早已完成人員精簡的守軍,依靠提前儲存的糧食,繼續與強敵對峙。塞爾柱人也不敢用築壩的方式,截斷底格里斯河。因為那樣會對下遊的農業造成毀滅性打擊,將讓更多城市和村莊都加入到哈里發一邊。

此後,雙方在經常爆發的小規模衝突中僵持到6月底。期間,塞爾柱人製造了大量雲梯,準備以這種方法來體現自己的兵力優勢。

投擲燃燒罐的納法工兵

29日,不願意繼續浪費時間的默罕默德下令總攻。數千名軍中的各族士兵,使用400架雲梯,同時攀登巴格達的城牆。首當其沖的是地位最為低下的庫爾的人,以及負責摧毀弩炮的納法工兵。守軍也幾乎全部被安排到城頭,與對手做最後的殊死一搏。

由於兵力優勢且各處攻勢同時展開,塞爾柱人終於在圍攻進攻巴格達的三個多月後,登上了東城區的城牆。然而,這種即將勝利的錯覺是短暫的。守軍在絕望中爆發出驚人的戰鬥意志,給原本就士氣不高的庫爾德炮灰以極大震撼。加之納法工兵製造的火災開始在城頭蔓延,反而阻礙了更多後備軍攀登城頭。巨大的傷亡與漫天的大火,迫使進攻者放棄了當天的成果。

用來裝載燃燒物的陶罐

阿巴斯王朝的回光返照

巴格達之圍的勝利 讓阿巴斯王朝重新獲得獨立

1157年7月,參與進攻的默罕默德與臧吉,不得不分頭撤軍。兩人在巴格達耗費了太多時間和精力,讓他們的對手都有了可乘之機。

首先是控制敘利亞東部的軍閥努爾丁,以兩人進攻哈里發為借口,開始揮師東進。原本一直活躍在對抗十字軍第一線的他,趁著臧吉不再摩蘇爾的大好時機,準備鳩占鵲巢。受到這個壞消息的影響,臧吉帶著摩蘇爾來的部隊撤退。

控制敘利亞的十字軍大敵 努爾丁

接著是與默罕默德二世爭奪塞爾柱王位的馬利克三世,已經在東部聚集了新的軍隊。趁著默罕默德圍攻巴格達而不得的尷尬時機,偷襲拿下了北方的哈馬丹。默罕默德也只能選擇撤退,先去和自己的兄弟進行懸而未決的內鬥。

就這樣,歷經三個多月的鏖戰,穆克塔菲終於保住了巴格達。已是暮年的阿巴斯王朝,正是依靠這次勝利,迎來了最後的回光返照。哈里發終於擺脫了波斯或突厥來的軍閥,可以在傳統的兩河流域維持一個獨立的國家。

末代的阿巴斯王朝也哈里發迎來了短暫的復興

阿拉伯人在巴格達圍攻戰中的高昂士氣,也啟發了晚期的阿巴斯哈里發們。之後,無論何種出生的武裝人員,在投效巴格達當局後,都要進行成為阿拉伯武士的特殊儀式。這些成分複雜的「阿拉伯武士」,就又為阿巴斯小朝廷的安危而戰鬥了一個世紀。

1258年,也就是巴格達之圍結束後的整整101年,旭烈兀的蒙古西征軍抵達巴格達城下。哈里發本人連同整座巴格達城一起,被從地圖上抹去。

推薦閱讀

黑雲壓城:公元626年的君士坦丁堡圍攻戰

分享本文寫作資料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加入冷炮的知識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