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改革開放中的「互聯網印記」

1994年4月,時任中科院副院長的胡啟恒專程赴美,拜訪主管互聯網的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代表中方重申接入國際互聯網。當月,中國做到與國際互聯網的第一條TCP/IP全功能鏈接,成為世界互聯網大家庭中一員。

一年後,瀛海威的創始人張樹新推出全中文的「瀛海威時空」網路,面向普通家庭開放,成為中國第一個互聯網接入服務商,為中國普通人打開了互聯網這扇大門。

1996年,同樣承擔著中國互聯網「啟蒙者」角色的《數字化生存》在中國出版,用暢銷證明了中國人對互聯網社會的渴望與暢想。而這本書的作者、《連線》雜誌專欄作家尼葛洛龐帝聯手風險投資家,投資留美歸國的張朝陽,創建了搜狐前身——愛特信公司。

那個年代,開放的大門不僅引入了互聯網,也喚回了張朝陽、李彥宏等留美的年輕人。他們像中國互聯網星空中的一顆顆璀璨的星星,由點成線,由線及面,匯就了一條燦爛奪目的銀河。

互聯網實驗室創始人、浙江傳媒學院互聯網與社會研究院院長方興東認為,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新階段。就在此間,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互聯網商業化浪潮剛剛開始噴湧。因此,改革開放為互聯網進入中國打開了大門,使得中國能夠在最恰當的時機全面擁抱這一浪潮。

全面深化改革的「助力者」「加速器」

「我是‘最多跑一次’改革的直接受益者。過去企業註冊登記少則幾周,多則數月,而現在一天就能辦完。」浙江盤石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田寧坦言,這項改革的提速,同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密不可分。

從浙江走向全國的「最多跑一次」改革,進入2018年以來,正成為這個改革大省撬動各領域全面改革的突破口。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和應用日益廣泛,大量政府事項做到網上辦理,互聯網變成了改革的「加速器」。杭州提出打造「移動辦事之城」,推動「最多跑一次」改革由物理集成向系統集成轉變、數據歸集向數據應用轉變、人工服務向智能服務轉變、從「只進一扇門」「最多跑一次」向「只上一張網」「能辦所有事」升級。

杭州往南140多公里的義烏,擁有43萬戶市場主體和210萬種商品,被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稱作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據金華市委常委、義烏市委書記林毅介紹,義烏不斷深化國際貿易綜合改革試點,並借助互聯網站上了發展新風口,開始從「世界超市」向「全球網貨中心」轉變。

在這個改革開放的地標城市,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義烏市電商交易額2220億元,內貿網商密度居全國第一,外貿網商密度居全國第二,逐步成為全國網商集聚中心、全球網貨行銷中心。

「互聯網在過去20多年間,高效連接人、信息與商品,推動了很多領域改革。」即將參加互聯網大會的快手創始人宿華說。在他看來,互聯網在工業生產、農業、醫療等領域都還有很大空間,特別是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意義重大,人工智能和大數據也將繼續成為深化改革的驅動力。

中國互聯網發展,劃出了同改革開放一樣的軌跡

奧尤是菲律賓本地電子錢包GCash的一個技術團隊負責人。這個菲律賓最大的電子錢包於2017年10月在當地上線掃碼付,將二維碼首次帶進菲律賓人的生活。目前,這一基於支付寶技術的支付平台,已接入了超過1萬家的菲律賓商戶。據這位女工程師介紹,在菲律賓馬尼拉主要商圈,「掃一掃」付款漸漸流行,這都得益於中國移動互聯網應用技術的輸出。

據螞蟻金服方面介紹,通過「合作夥伴+技術輸出」的模式,支付寶已在「一帶一路」9個沿線國家和地區,因地制宜,幫助對方搭建了9個當地人的「支付寶」,而GCash是其中之一。此外,支付寶已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支持27種貨幣結算。

「同改革開放相似,互聯網在中國也是先引進來,再走出去,不斷向世界輸出中國的創新。」宿華說,從引進到輸出,中國的互聯網發展,劃出了一道和改革開放一樣的軌跡。

方興東認為,無論互聯網還是改革開放,都極大地解放了生產力。前者通過技術創新,後者通過制度創新,兩者相輔相成,殊途同歸。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說,回顧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最需要感謝的是改革開放給予了巨大的包容和創新的空間。騰訊受益於改革,也將助力改革。他相信,數字經濟將成為中國領先全球、率先打開第四次工業革命之門的鑰匙,這事關深化改革,事關民族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