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星:都說我嘴毒,其實我眼睛更毒!

「橙汁!」、「完美~~」曾幾何時,金星這些自帶畫面感和背景音的金句表情包構成了社交場上的快樂圖騰。而憑著某些「帶刺言論」,她也被冠以「毒舌」、「娛樂圈紀委」等稱號。

舞台上,她自稱「金姐」,天生自信,不怕樹敵,「隱形的敵人我從來不在乎,是敵人就站在面前,金姐從來不怕短兵相見」;私底下,她卻自嘲,自己的氣場其實沒有那麼強大,「和街道主任差不多」。

但無論台上還是台下,金星身上總有幾個特質不容忽視,比如勇敢、自信、真實。

因為即將上映的一部青春歌舞片《你美麗了我的人生》,作為該片藝術總監的金星坐到了受訪席。對於外人眼中的「女漢子」形象,她向麻辣魚予以否認,稱「不要以為我在男人世界里待了28年我就漢子了」,其實「舞台之外我一點都不霸道」,而且「善良著呢」。

▲金星

金星小姐

戰勝苦難,首先得承受它

1967年,金星出生在瀋陽一個小縣城,這個家里唯一的男孩從小卻特別喜歡唱歌跳舞和女孩子關心的事情。11歲,金星考進瀋陽軍區前進歌舞團,17歲,進入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系深造。

1988年,金星去美國研習西方現代舞。幾年後,28歲的金星帶著「要改變性別」的重大決定回國。思考了8年多,心態也準備了8年多,「如果我是膀大腰圓,一米八幾的大個子,我可能還是會放棄」。

直到事業、心態都準備好了,並得到家人的理解支持,「金星小姐」即將誕生。

張元曾有一部紀錄片《金星小姐》,拍攝的就是手術前夜的金星,因為簇擁的人,道具和燈光,進入手術室的金星反倒有一種「進到攝影棚的感覺,又上台了」。

「我拼命地想先得到事業上的成功,只有先做一個成功者,社會才有可能接受我的與眾不同。我比其他的變性者幸運,但這幸運是我咬斷了牙自己掙來的。」金星說。

她也因此一年過兩個生日——出生的日子和做手術的日子。按照手術新生的日子算起,金星正當歲月芳華。

醫院幾個小時的物理修正很簡單,最難的部分是從醫院走出來才真正開始。

還沒來得及享受蛻變的喜悅,不幸卻已悄然而至。由於醫療事故,金星左小腿以下到腳之間的神經全部壞死,醫生判定殘廢,好了也是個瘸子,跳舞就別想了。

金星不認,也不信。

之後,通過電擊、針灸等手段做復健,她的左腿恢復了70%,等到奇跡般重新站在舞台上的時候,只有金星自己知道,她把某些左腿的動作換到右腿來了。

「我向生活,向老天爺要了這麼大一份自由,老天爺把我又往下摁了一下,要的東西太大了,所以付出的還不夠,只有把這個苦難戰勝過來,你要求的東西和你才是成正比的,所以得承受它。」苦難過後的金星,挽回的不止是健康,還有藝術生命。

重回舞台的金星,重新贏得了掌聲。

1996年初,內地第一次公演現代舞專場《紅與黑》,那些懷著獵奇心和打探欲來看金星變成了怎樣的人,都被金星的舞技折服。

她並沒有懼外界的目光,反而頗顯坦蕩大方:「生活給予了我這麼大一個自由,還不允許人家有評論我的自由嗎?」

舞者金星

舞台沒拋棄任何人,是演員放棄舞台

1985年,17歲的金星在第一屆中國舞桃李杯舞蹈大賽中以塔吉克族舞蹈《帕米爾牧歌》奪得了人生中第一個金獎,也因此奠定了她在舞蹈界的地位。

金星曾說:「新疆給了一個舞蹈讓我一舉成名,我欠新疆一個舞蹈!」。

「還新疆一支舞蹈」的金星,應閻清秀導演之約,擔任青春歌舞電影《你美麗了我的人生》的藝術總監。

該片主演是金星在《中國好舞蹈》中的學生古麗米娜·麥麥提和新疆青年舞蹈家玉米提,影片講述了一對新疆青年男女因舞蹈而發生的愛情和人生選擇的故事。

「舞台是我的根」,金星說,在自己的認知中,會始終優先舞蹈與舞台,希望觀眾能走進劇場,「通過舞台,舞蹈認識我」。

「我不是明星,是一名以舞為生的老百姓!」但作為一名舞蹈家,金星能拿出來的履歷依然沉甸甸。

20歲時,金星成為國家公派赴美國紐約學習現代舞的第一位中國舞蹈演員;1991年被聘為美國舞蹈節首席編舞,作品《半夢》獲美國舞蹈節「最佳編舞獎」;1998年,其代表作《紅與黑》獲中國文化部頒發的「文華獎」;2006年,被授予英國普利茅斯大學達廷敦藝術學院榮譽藝術博士……

在金星看來,舞台沒拋棄任何人,都是演員放棄舞台。

作為一個「屬於舞台的舞者」,她的人生出口和平衡點就是舞蹈,「一到排練廳,一上舞台,我所有的人間煩擾都沒有了」。

及至現在,在金星創辦近20年的「金星舞蹈團」里,周一到周五,都是她的上班時間,只要沒有其他錄制工作,金星都會和舞團的演員們在一起,一般上午兩三個小時練功,下午編舞創作。

而每每說到舞蹈,金星的眼神都是帶著光亮的,面對舞蹈也比做其他事情更沉靜、專注得多。她說,自己從來沒指望要靠舞蹈去養活自己,因為熱愛,她反倒在用多種形式和多樣角色反哺舞蹈。

「其他事情我可以做,也做得很認真,但是我從來沒有把自己標榜成一個話劇演員、主持人,或者其他什麼角色。」金星表示:「我的主業還是舞蹈,實在不行,就還是跳我的舞唄。」

「毒舌」金姐

都說我嘴毒,但我眼睛更毒

雖然大多數人認識金星是因為舞蹈,但更多人熟悉了解她卻是通過脫口秀。

因為《金星秀》,金星才第一次全面徹底地闖入大眾舞台。在這檔收割全球2億華語觀眾的節目中,金星自稱「金姐」,評論時事,把社會新聞通過個人感受表達出來;吐槽藝人,范冰冰、王寶強、那英、薩頂頂等都是中招者。

她說:

「姐一直信奉一句格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禮讓三分,人再犯我,斬草除根’」;

「不要怪姐對你狠,姐對自己更狠;如果你敢對姐狠,姐讓你知道什麼叫狠;但是你要是真的以為姐狠,那是不知道姐愛的有多深!」

在節目里,她談處事原則,諷刺暴發戶,喊話明星,犀利直言,忙得不亦樂乎。她就像不分公私,熱情得有些過分的鄰家大姐,不僅使出過來人的經驗加以勸慰,還不免用生動案例渲染著色,就是要拯救你於迷途水火之中。

面對社會中很多敏感和棘手難言的話題,很多人或在心里默言,但她都是大聲說出來,雖然也知道這會引起很多爭議和誤解,「大家或許認為金星怎麼可以這麼想,但這是我的觀點,我只是想活得不累」。

「我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專家,要給人指點江山。我只是把我的困惑通過脫口秀說出來,其實是和大家交流的過程。我們從小接受的是很被動的教育方式,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很多思想、觀念可以交流。而脫口秀正好起到這樣一個作用。」金星為自己一貫的大膽表述這樣解釋。

不僅《金星秀》,她做的其他節目、表演,其實也都帶著強烈的金星標籤——「一定要做我自己」,同時澄清自己「一點不‘毒’,我善良著呢」。

「都說我嘴毒,但我眼睛更毒。很多事情我都沒有說出來,其實說出來的都不算什麼事,說不出來的才叫事兒。」在外人看來能說會道的金星表示,「我說話是因為工作需要,生活中其實是特別能靜的一個人。」

「在這麼一個紛繁複雜的社會里,金姐要沒有點能耐的話,能混到今天嗎?那不早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嗎?」不認為是「女王」的金星,卻總是透著一股「女王架式」,但她說自己想做一個活得通透的人,「多年後,我希望墓志銘上只留四個字:天地良心。」

金星10大金句

01.我就是一只破繭成蝶的蛹,經歷過痛苦。別人認為很不可思議或者敏感的事,在我看來都是我必須要走的一步。我認為痛苦和美麗是雙胞胎。

02.我能承受多少磨難,就可以問老天要多少人生。

03.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愛我們的人,一種是恨我們的人。我們要為愛我們的人活得有聲有色,而不是為了恨我們的人活得悶悶不樂。

04.一味的隱忍,會讓別人看不清你的原則;必要的憤怒,反而能讓人明白你的底線在哪里。

05.當你一無所有,還要決意迎接一切挑戰的時候,你的最後一張牌,也是最強的底牌,就是信念。

06.性感是讓男人追著屁股跑的,不是放在桌面上的,放在桌面上的不是性感,是豬肉。

07.有些人確實已經很有錢了,可還是拿著拉菲兌雪碧喝,那不是腔調,那是命苦。

08.隨心所欲是種境界,但很多事還沒到你隨心所欲的時候,就必須低頭。

09.如果金星的存在給你一個借口,你得到排解了,你罵金星的同時你排毒了,那就算我行善積德了。通過罵我你得到一種生命的優越感和價值感,那就繼續罵去吧,因為傷害不到我。

10.這個世界上有多種活法,如果命運將你推向任何一種層面都別奇怪,別怨天尤人,它並沒有剝奪你幸福的權利,在任何一種生活里,都要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