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警惕”奪命快遞”, 男子網購毒針紮死女友, 快遞運輸提供溫床?

前幾日,一則「男子網購毒針紮死女友」的新聞被發布在網上,引起了眾多網友的討論。

根據北京青年報消息,該起案件源於感情糾紛,一名男子在多次挽回女友無效之後,用事先在網上購買的「毒針」對女友進行注射,致其死亡。

調查結果顯示,這根致人死亡的毒針是一個含有氯化琥珀膽鹼成分的注射器,系該男子在網上購買。

據該男子介紹,女友提出分手之後,自己一直想自殺,剛好在網上看到新聞,有些偷狗賊使用毒針紮狗,不小心紮到人,結果很短的時間裡,人就死了。

為了嚇唬女友,就在網上買了20支毒針2支麻醉針

買回來之後,用流浪狗和兔子測試藥效,確認藥劑不致死之後,直接用針紮了自己,導致本人暈倒第二天才醒了過來

2017年2月15日,該男子帶著「毒針」來到女友住的地方,在多次要求和好無果之後,他把注射器拿了出來,說:

「既然這樣,那我要在你的身上留下個印記。」

隨後就在女友身上紮了兩針,紮完之後,女友大聲喊疼,女友父母沖了進來,趕緊撥打了120。

看著這一幕,該男子又拿出注射器往自己身上紮了一針,當時便暈了過去。

之後,男子被救了過來,但其女友因為多臟器功能衰竭,送往醫院後搶救無效死亡;

小小一枚「毒針」,釀成了一個大悲劇。

事後,該男子家屬代為賠償了被害人親屬的經濟損失,雙方自行達成賠償協議和刑事諒解,被害人家屬請求法院從輕處罰。

北京一中院對該男子進行判決,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其無期徒刑。

原以為事情到這裡就告一段落了,但沒想到的是,網上的輿論風暴才剛剛開始。

對於這起案件,有網友提出三個問題:

事前預謀的故意殺人罪,卻只判無期徒刑?「花錢買諒解」的做法是否不妥?

毒性物品屬於快遞違禁品,這種「毒針」究竟是如何「躲過」驗視,包裝上路的?

幾針就能致人死亡的危險藥物,竟然可以直接網購?

對於所謂的「花錢買諒解」的說法,網上形成巨大爭議。

有人認為,這名男子網上購買「有毒注射器」,又提前在動物身上做實驗,顯然是早有預謀,這樣的惡意之下,不應該從輕處罰

@風清揚-:事前有預謀的殺人,判無期徒刑太輕了!@滾球球滾:這種「錢能擺平一切」的風氣如果蔓延開來,以後那些有錢的壞人們,做起壞事來不是更肆無忌憚?@一只戰鬥基:自己女兒被紮死了,還能諒解?想錢想瘋了吧!

但也有人認為,網友終究是網友,不應該用自己的三觀去「道德綁架」受害者的父母,畢竟有些情況只有當事人自己清楚。

@醬油君的狗腿子:看到這個新聞,很生氣很憤怒很難過,那死者的父母呢?他們難道不比我們難過生氣?但是,女兒已經走了,他們總要考慮自己的以後,這就是現實。@許君一生:說實話,受害者的父母真的挺無奈的,這男的坐牢是坐定了,但是哪樣能讓他真正的「肉疼」?比起死刑,還不如讓他家拿出一大筆錢來,再送去坐牢,在監獄慢慢受罪。@藍藍藍藍球:你們以為「要錢」還是「要命」,對於受害者而言,是一道選擇題嗎?不是的。

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兩方網友的觀點都有一定的道理。

除了對判決的不滿之外,更多的網友在意的,是這個「毒針」到底是怎麼來的?

最近,網上流傳出一個視頻,揭秘了「網售毒針產業鏈」。

視頻裡介紹到,網上的毒針、毒粉種類多樣,價格在幾元到幾百元不等。

圖源:微博,新浪科技

有記者偽裝成買家,與網上的這些「毒針、毒粉」賣家聯繫。

一名賣家介紹,自己銷售的是一種名為異煙肼的粉末,多作毒狗用,6克30元。

圖源:微博,異煙肼

對於網上所說的」毒針「,賣家坦言自己不敢賣,銷售劇毒性物品,是違法的,但還是有人賣。

圖源:央視網

之後記者聯繫上了網上銷售「氰化鉀毒針」的賣家,據介紹,此毒針售價450一針,毒性很強。

圖源:微博,新浪科技

圖源:微博,麻醉針樣品

之後賣家詢問如何確保能收到貨,賣家表示:

「線上交易,快遞運輸,一般不會被查。」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網友和我有著一樣的困惑:

快遞禁寄目錄中明確寫明,劇毒危險品屬於快遞違禁品,

怎麼到了賣家口中,快遞運輸倒像是「毒針」的快速通道?

我專門問了一下在快遞公司工作的朋友,他們快遞攬收工作流程是怎麼樣的?

朋友介紹,一共分為:業務受理、業務攬收、快件分揀、快件投遞、 快件查詢5步。(不同快遞公司略有不同)

在業務攬收環節,包括了:

1.工作準備;2.快件核查;3.快件包裝;4.運單填寫及稱重收費;5.將攬收快件在規定的時間內運回處理點,並將運單公司留存聯及費用交給相關的工作人員。

根據朋友的介紹,我發現,在快件核查環節,快遞公司明文規定:

嚴格按照《快遞寄遞物品安全管理辦法》的要求對快件驗視,若屬於禁寄物品或限寄物品的,則不予收寄,若發現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物品必須及時向公司及國家相關部門報告。

那麼,這些「毒針」是如何躲過驗視環節的?

究竟是驗不出?還是沒有驗?

令人覺得可怕的是,類似這樣的「奪命快遞」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根據《青年報》報導,2014年,吉祥航空上海飛往北京的航班,飛行到濟南區域時,發生
前貨艙煙霧警告,飛機就近迫降到濟南機場。經調查發現,此次煙霧警告裝置被觸發,是因為
貨物中含有危險品「二乙胺基三氟化硫」,是一種
「腐蝕性液體」,易燃。涉事的幾家物流公司不僅超出經營範圍承攬危險品,更是企圖瞞天過海——對於含有危險品的貨物,他們卻將其謊報為普通貨物,在貨運單上,填寫的貨物品名是「
標書、鞋子、連接線和軸承」。最終中航協認定該行為性質惡劣,給出處罰決定,
註銷涉事物流公司的貨運銷售代理資質。

如果說吉祥航空這一次事故是「有驚無險」的話,那「山東快遞殺人」事件,就真的是令人痛心不已。

2013年,山東省東營市廣饒縣大王鎮的居民劉興亮給女兒網購了雙童靴,沒幾天快遞到了,劉興亮趕緊去取。

拿到包裹的時候,劉興亮覺得很奇怪,包裝袋和鞋子上沾染著一些黏稠的物體,氣味極其難聞。

劉興亮簽收快遞之後,用紙把鞋子擦了乾淨,還用手機拍了照,但沒想到的是,之後悲劇發生了。

劉興亮一家三口都出現了惡心不適的症狀,三人先後入院治療,遺憾的是,劉興亮最終沒能搶救過來。

警方調查之後發現,劉興亮擦掉的那些黏稠液體裡,含有氟乙酸甲酯這是一種廣泛應用於制藥領域的有毒液體,屬於劇毒化工產品。

為什麼網上買的童靴上會有劇毒化工品呢?

這一切還得從快遞說起。

圖源:微博

湖北省沙洋縣的荊門熊興化工有限公司需要寄一桶氟乙酸甲酯樣品給濰坊的一家客戶,為了方便,節省成本,就選擇了快遞

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家叫沙洋運通物流公司,將承接的氟乙酸甲酯劇毒化學物品和日常用品混在一起,當作普通快遞運輸,途中發生泄漏,這些有毒液體沾染到了其他快件上面,最終釀成悲劇。

事實上,在國家郵政管理局出台的禁寄物品指導目錄中,明確規定,類似氟乙酸甲酯這樣的易腐蝕性的劇毒產品,屬於快遞禁運物品。

圖源:馬蜂窩截圖

在《禁止寄遞指導目錄》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對於毒性物質等,明文規定,禁止運輸。

但為什麼這些「禁運物品」還是能進入貨運通道,包上包裝,成為一個普通的無害包裹?

無論是成為犯罪工具的「毒針」,還是傷人性命的氟乙酸甲酯劇毒化工品,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快遞行業在驗視環節的不嚴謹

在這個網購大時代,幾乎人人都會網購,人人都會收發快遞,誰也不能保證,下一個「奪命快遞」的收件人會不會是自己?

縱觀「毒針」事件本身,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在平台出售劇毒性物品的賣家有錯,違規售賣,絲毫不顧及這些危險物品帶來的後果;

快遞有錯,不仔細對快件進行驗視,讓「兇器」唾手可得;

最大的錯,還是那些購買這些「危險物品」的人,不論是毒人還是毒狗,都是一顆顆「殺心」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