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沒成為爆款,或許是國產劇墮落的開始


表妹個人號「柳飄飄了嗎」

我是(被表哥拐走的)第 129 篇推文

《如懿傳》,終於大結局。

這是一部倒霉的大劇——從籌拍至今,歷經了疑似抄襲,無端延播,高開低走種種厄運。

僅僅前兩集,就被罵節奏慢、造型俗,周迅的臉還僵到令人不敢直視……

時機也很尷尬:恰逢懟天懟地的「爽劇」《延禧攻略》正火,歷史背景重合、人物設定迥異的《如懿傳》慢吞吞地開播,令人直呼「趕客」。

一句話——

人家是爛尾,它是爛頭。

——如今大結局播完,知乎網友評論:

這神一樣的結局,愣是把屎一樣的劇情升華了。

但,這話,表妹只同意前半句。

我們都很清楚:真正屎一樣的劇情,是再神的結局都不可能拯救的。

今天,表妹就想跟大家聊一聊:

《如懿傳》的總體質量究竟如何?

為何主角如懿會被稱為「境界超越甄嬛」的女性角色?

被稱神的大結局又好在哪里?

實話實話,《如懿傳》讓大家不滿的點很明顯:

節奏慢,宮鬥手法單一且殘忍(各種害孩子),女主戰鬥力太弱。

雖然表妹也感覺到全劇是漸入佳境,但咱們講道理:

前面就真的沒法拍得更好看嗎?憑什麼讓觀眾看到第三集甚至第十集、第二十集才覺得好看?

一句話:前期劇情缺乏吸引力,是無可爭辯的不足。

但,《如懿傳》的慢節奏,又不是心機式的註水。

它在慢的同時,也留下了不少鋪墊與細節。

有些細節是為了暗中呼應劇情。

比如如懿封后,背景是一幅巨大的畫,上面繪著兩只白孔雀。

為什麼是白孔雀?

表妹以為,這白孔雀有三層含義:

1、白孔雀的純白象徵純粹、高潔。

2、孔雀曾相傳是一夫一妻制(事實不是),這象徵如懿內心對忠貞愛情的向往。

3、孔雀終究是凡鳥,不是鳳凰,也暗示如懿最終命運。

有些細節是對真實質感的添磚加瓦。

比如日常修繕宮宇時,背景中不易被發覺的屋頂上,有兩個清掃的小太監。

這兩個小太監有什麼具體作用麼?

沒。

就為了讓觀眾更進一步沉浸在環境的真實里——如果你能發現的話。

有些細節,則是與《甄嬛傳》隔空對話,形成一個清宮戲閉環。

比如《甄嬛傳》真愛粉津津樂道的——

曾經眉姐姐做的最好的藕粉桂花糖糕,成了如今甄嬛最愛吃的點心。

上一屆宮鬥冠軍如今坐在太后位子上時,是否也會時時想起昔日故人的模樣?

圖片來源:知乎網友Filippo

種種看似無心實則用心的細節筆墨,賦予了《如懿傳》不同於一般宮鬥戲的故事根基。

即使面對一段虛構的歷史,它的創作態度,也是認真的。

當然,這年頭,認真不是收視率的考核標準。

爽才是。

尤其相比同期開播、被稱為「《如懿傳》克星」的《延禧攻略》,《如懿傳》的劇情,實在是太不爽,甚至壓抑了。

看看隔壁魏瓔珞——擋我者拖出去,惹我的遭雷劈。

好人都愛她,壞人都怕她。魏姐一出手,大清抖三抖。

但,魏瓔珞是真的「幾乎沒有什麼對手」嗎?

或許只是因為,《延禧攻略》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女主設置對手。

而《如懿傳》呢?

她的「壓抑」與「不爽」,也與它更加現實的設定有關。

她不夠警覺:情敵送了個避孕手環,戴了十幾年都沒發現。

醫學知識也很匱乏,竟然還要太醫點破!太丟人了!

她不夠幸運:堂堂大女主,皇上親封的繼後,生個兒子竟然沒別人的聰明!

還被別人利用來害親娘……

她甚至不夠迷人、不夠「魅惑」:

否則深愛的皇上為何沒有一直迷戀她??!

還為了別的女人打她?!!!

這些設定,是不是太喪?

也對。

但它為什麼要喪?

或許是因為,它不想粉飾現實。

若論女主的塑造,表妹想說:如懿這個人物,比《甄嬛傳》里的甄嬛更有意義。

更不用提《延禧攻略》的魏瓔珞。

想想看,要有魏瓔珞那樣的際遇,你,必須是物理、醫學、氣象、手工、化學、表演、魔術等等全科天才,同時擁有超級好運。

——換句話說,別做夢了。

歷史上的令妃,49歲去世,也沒享福太久。是10年生6胎生得太拼命,還是如野史所說「被毒死」?我們都不得而知。

但延禧的處理很簡單:

只報喜,不報憂。沒有喜,就編出喜。

這本沒錯——看劇嘛,圖個痛快。

但痛快完,轉身回頭看看真實人生,發覺暴脾氣常有、瘋狂好運卻不常有時,會不會突然覺得失落?

你不可能永遠留在那個開掛的世界,不再出來。

而《如懿》好就好在,它逼迫著人物常常走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在左右為難的掙扎中,顯露出清宮里上至皇上,下至婢女扭曲的尊嚴感。

只有如懿是個正常人。

如懿最讓觀眾大呼「虐心」的,就是她「戰鬥力」太弱。

但,始終不願參與宮鬥的如懿,真的只是包子嗎?

越看到最後,表妹越覺得:

如懿,才是清宮劇中,一個真正具有反叛精神的女主角。

甄嬛固然聰穎,但她說到底,仍是在利用規則,最終也成為了宮鬥中的一份子;而如懿,她是真的不在乎。

她得知皇上因為懷疑自己和侍衛有染,將其變為太監來羞辱她,怔怔地說:

我全然明白皇上這樣做的用意,可我想不明白……他居然真的這麼做了。

好友海蘭為保她處死侍衛,她對海蘭說:

我知道你這麼做是為了我,可你不該這麼做。

——仔細品味這兩句話,你就會發現:如懿並不是遲鈍,更不是軟弱。

所有宮廷生活中的「潛規則」她都知道,所有宮牆下的「見不得人」她都有數,她只是從不屑步入那骯髒的深淵。

接近尾聲時,太后甄嬛對皇上感嘆如懿:

哀家活了這一輩子

看盡了前朝後宮的明爭暗鬥 波詭雲譎

可在如懿這里

恩寵也好,權勢也好,後位也好

她都沒放在眼里

唯將情分盡到底

作為曾被狠狠傷害、從此逆襲成為贏家的甄嬛,她應當深知:

在這深宮之中,比起權力、地位、財富、子嗣……

愛與尊重,才是最高貴、也最奢侈的追求。

而如懿,不但敢於追求這份奢侈,更敢於摒棄其餘所有庸俗的標準。

自始至終,她在意的,只有情分。她想交手的,只有皇上。

——那個曾經和她恩愛兩不疑、卻在走入圍城後漸行漸遠的唯一。

在皇上面前,她從不曲意逢迎,反而不卑不亢,言辭犀利。

您只愛惜你自己

說到底,如懿的悲劇,是愛情悲劇,也是人生悲劇。

因為她希望與皇上,站在完全一樣的高度。

皇上曾對如懿說:「我給你全天下女人都最想要的後位,你還不滿意?你就不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嗎?

是啊。後位是你的,恩愛也可以是你的——而你需要做的,只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能做到嗎?放眼宮鬥劇中的所有女性角色,幾乎都可以做到。

——直到今天,在上流社會、富貴人家、甚至娛樂圈中,所謂「當大房、識大體」的女人,還處處可見。

但如懿偏不。

她就是要讓你知道:我要信我願意信的,絕不忍我不能忍的。

接受採訪時,飾演太后甄嬛的鄔君梅說:

太后和如懿可能的共通點是

我們都有過自己的初心

不同的點

我覺得是如懿比我更執著

這種「執著」,就是如懿這個角色的靈魂。

回看從第一集就開始念叨、象徵如懿與乾隆恩愛緣起的那出戲——牆頭馬上

《裴少俊牆頭馬上》是元代白樸代表作,來源於白居易的詩《井底引銀瓶》:

妾弄青梅憑短牆,君騎向馬傍垂楊。牆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這出戲講了一個什麼故事呢?

李千金與裴少俊一見傾心,與他私下結為夫妻,並生了子女。

而裴少俊怕被家人知道,將李千金和孩子藏在自己花園之中,一藏就是七年。

被發現後,李千金被視作「娟妓」,被趕出裴府。最終裴少俊進士及第,她才在兒女哭求中被接回了裴家……

守得雲開見月明,好一個圓滿結局。

但。

這個「圓滿結局」,不也是對整個封建時代,男尊女卑的極致諷刺——一個女人,她的名分,竟需靠子女才能爭取得到。

這個「圓滿結局」,不就是舊社會給女性編造出的愛情騙局:

無論裴少俊牆頭馬上,還是崔鶯鶯待月西廂。所有遠走私奔的熱情,最終比不過舉案齊眉的規矩

《如懿傳》的難得,則是它的不隨從。

它解密的,不是宮鬥的精彩,而是散場的疲憊;它著力的,不是情情愛愛的浪漫,而是羅曼蒂克的消亡。

所以導演汪俊說:

《如懿傳》更像一首挽歌

對封建的這種帝王式婚姻的控訴

最後,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

《如懿傳》的結局,到底有多神?

表妹不想劇透。

表妹只想說:它並沒有什麼神轉折,也沒有什麼細思恐極。它有的,只是水到渠成的合理,與看似平淡、實則勇敢的堅持。

當我們稱讚《如懿傳》結局時,我們稱讚的,其實是全劇的立意:

不屑搶奪逢迎,唯念平等與愛。

當然,表妹也必須承認,《如懿傳》距離一流的古裝戲,仍有不小距離。

三流的古裝戲,講的是人物的傳奇,小人物如何成底層逆襲,戰天鬥地,最終修煉成天皇天後。

二流的古裝戲,講的是傳奇的幻滅,在一個處處臭惡的體制,你的平等和愛,不過是無價值的徒勞,所有被它裹挾的人,無論主動被動,悲劇結局早已寫定。

而一流的古裝劇,一定是對歷史和人的雙重尊重。它透過歷史,尋找照見現實,照見當下的途徑;同時,它的人物也不是某種價值觀的圖解,他呈現的是價值觀之上更寬闊,深沉的命運觀。

這三者的典型代表:

一是《延禧攻略》,一是《如懿傳》,一是我們之前安利了無數次的《大秦帝國》《大明王朝》等。

(其他更不入流的就不談了)

黑色幽默的是。

第一流因為政策和收視率原因,如今近乎絕跡。

第二流因為收視率原因,正危在旦夕。

第三流是不是狂奔在路上,表妹不得而知。

但表妹敢說——

當市場上目之所及的都是第三種,那,一定也是國產古裝戲的喪鐘。

反正我,想為《如懿傳》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