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解讀《紅樓夢》中的顏色:月白色到底什麼樣

中新網10月31日電 《紅樓夢日曆:錦色版·二〇一九》新書分享會日前在北京舉行。活動邀請為日曆中出現的7種色系、52種顏色定色的黃榮華,日曆的編者之一郭亞妹,與讀者探討《紅樓夢》中出現的顏色。

黃榮華。

一部《紅樓夢》,也是一部完整的中國色彩史。生於織造世家的曹雪芹,擅長繪畫,懂得用色,又通織造,在《紅樓夢》中,他對色彩的應用,取法天然,精準傳神。《紅樓夢》中出現的顏色,不僅對理解人物、情節至關重要,更是再現清代生活場景的重要線索。

薛寶釵為什麼喜歡穿黃色系和紫色系的衣裳?林黛玉的代表色「月白」到底是怎樣的顏色?香菱被弄髒的石榴裙,所謂的「石榴紅」是不是石榴花染就的?賈母用來做帳子、糊窗屜的四色軟煙羅,「雨過天晴」、「秋香」、「松綠」、「銀紅」,光聽顏色的名字就讓人遐想無限。還有書中出現的「松花綠」、「松綠」、「松花」,名字相近的三種顏色,究竟有什麼區別……

曹雪芹家族三代四人做過江寧織造,曹雪芹本人還寫過一部《廢藝齋集稿》,其中有一篇詳細介紹了編織印染工藝。因此,《紅樓夢》中出現的顏色名字,並不是曹雪芹憑空想像的,而基本上是他親眼所見、有據可考的。

活動現場,北京國染館創辦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植物染料染色」項目傳承人、北京服裝學院色彩中心顧問黃榮華首先介紹了中國傳統不同於西方「三原色」的、以「五」為基礎的色彩理論。「中國在西周就有了‘五正色’之說,黑、白為‘色’,紅、藍、黃為‘彩’。除了這五個顏色外,其他的顏色是間色,所謂間色就是我們配出來的顏色。」

隨後,黃榮華按《紅樓夢日曆:錦色版》中收錄的紅、綠、藍、紫、黃、白、黑七種色系,向讀者依次介紹了《紅樓夢》中出現顏色的來歷。

銀紅、粉紅、水紅究竟有什麼區別?黃榮華介紹,銀紅裡面加了朱砂,硫化汞加了朱砂以後有金屬的光澤,帶點白,所以叫銀紅。粉紅是一種遮蓋性的顏色,它是一種用礦物質來做的,有遮蓋性的淺淺的紅叫粉紅。而水紅是通透的。

石榴紅、海棠紅,是不是用石榴花、海棠花染成的?黃榮華表示,石榴紅是用石榴花最鮮艷時候的狀態來代表石榴紅,但不能證明它是石榴花染出來的。因為石榴花染出來的顏色是黑色。海棠紅也是借海棠花的顏色來表示紅色,並不是用海棠花來染的。

《紅樓夢》中的藍色,黃榮華特別介紹了月白。黃榮華認為,《紅樓夢》裡穿月白最有架式兒的是妙玉。月白有大概兩種說法,日曆選用的是清代早期的月白,幾乎接近白,裡面有非常淺的一點藍,到了清中期和清晚期,月白的顏色逐漸深了。

黃榮華介紹,染月白非常難,想染深色沒關係,花多點時間、多染幾遍;染月白只能幾秒鐘,在水裡撈一下就拿出來。而且是很不可控的——在水裡是綠色,撈起來跟空氣接觸氧化以後才變成藍色,根本無法知道染的顏色的深淺。

讀者們在引人神往的色名與黃榮華的講解中,對古人生活的五彩斑斕有了更深的理解。

郭亞妹。

曹雪芹文化中心品紅課課程總監郭亞妹,作為《紅樓夢日曆·錦色版》的編纂者之一,也參加了分享會。她與讀者詳細分享了今年《紅樓夢日曆》以「錦色」作為主題的原因,以《紅樓夢》第一回就有「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之語,由具體的色名入手考查《紅樓夢》,也是以小見大,以一種新穎的角度探尋《紅樓夢》更深層次的意蘊和價值。

郭亞妹指出,《紅樓夢》中顏色與人物的關係,也大有講究。曹雪芹擅長隱喻手法,也擅長以色喻人。比如,玉色的織物在襲人和芳官身上都出現過,但想要體現的是兩個人物的不同氣質。「玉在襲人身上體現為處於主流價值觀下的那種美德,在芳官身上體現的是玉的本質——玉的本質就是石,它是不流於俗的,甚至和世俗是格格不入的。」

然而,郭亞妹也說,我個人並不覺得可以把色彩和人物做簡單的鏈接或者對應的關係,因為這樣做會有一些簡單粗暴。如果我們非要用某個顏色比喻一個人,比如非要說林黛玉是月白色的,有些簡單和刻板了。

「喜歡《紅樓夢》的作者,在閱讀《紅樓夢日曆》的過程中,也可以有自己的闡釋,閱讀是一個非常私人的體驗。這個日曆最想帶給大家的是一個新的視角。」郭亞妹說。